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 >

体育界老摄影师回顾多年从业生涯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2-05
在体育摄影行业,有这样一个人,她双鬓已白,却依旧不愿意放下手里的摄像机。依旧坚持着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为了探寻这样一位老人的故事,以下是对老人的采访: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已入耄耋之年的中国体坛元老级摄影师洪南丽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讲述了自己40年的摄影生涯。
 
–洪老师,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
 
—我只上到大专,没有上过大学,都靠自学。我是靠着耳朵学的,去街上观察别的摄影师按快门,现在有的时候上网看别人的照片学习。比如第一次去看高尔夫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往哪里站,我就跟着外国摄影师学习。
现在已经四十年。那时我40岁,我们那个时代是工作调动,不像现在的工作可以选,那时候没得选,我被调到摄影组。我那时候是在上海市体委,他们跟我谈话后三天就把我的桌子搬到另外一个房间,工作调动就完毕了。
 
–您觉得这个行业难不难?难在哪些方面?
 
—很难,但是很有挑战。因为调动工作时我已经40岁了,这个年龄人家都已经有成就了,而我刚开始学摄影,我本来不喜欢摄影,又是个女同志,个子又矮,很多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挑战,不是很有利,还好我这个脑袋瓜还很灵活,我肯吃苦,所以我就把它拿下来了,还一直做到现在。我觉得摄影就是这样,考量一个人的智慧和能力,还有吃苦的程度,付出了就会有回报,也可能付出了还没有回报,但是你不付出,你不去做,你就永远不会有回报。
 
–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摄影的?
 
—一开始我不喜欢,但只要我去做了,我就会喜欢。做了有成就了,想到我也可以拍出好照片,就喜欢了,还会不断的更加喜欢,特别是我这张照片别人都没有,只有我有,而且别人要学也学不去,比如他要模仿我,他也没得模仿,我这时候最开心了,这是我独一无二的照片。
 
–像这种独一无二的照片有哪些?
 
—比方说93年,上海搞第一届东亚运动会,那时候萨马兰奇来上海出席开幕式,开幕式前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大家都去拍了,包括国内国外的。我那时在东亚运动会宣传部工作,当然也去了。我拍了一张萨马兰奇的大特写,因为我是大会工作人员,按理说不可以进去拍照,但我还是去了。我先躲在最后一排,每一排都坐满了人,都在采访。我拿了一个佳能200毫米1.8大光圈的镜头,拍人像特别好,我就想拍他一个大特写。我想别的记者都会拍现场,这种情景他可以发稿,一张大特写头像很难发稿,但是我这个头像可以有生命力,这个会结束之后一直还可以用,所以我就想跟人家不一样。我到第一排坐到地上,拍了一张萨马兰奇的大特写。他拿着一个中国长城牌的铅笔,正好压在嘴唇上,他在想。我这张照片的题目就是“萨马兰奇在想什么?”我这张照片谁也模仿不去。所以后来那一年申办奥运会新华社就把我的照片要去了,做在申奥杂志的封面上,我觉得很有意义,我拍了一张别人没有的也学不了的,没有一个机会给你再学的,像这种我就觉得特别开心,谁也没有。
 
–听说您是在美国得奖的第二个中国人?
 
—是的。那时候我拍了一张龙舞,人家都是舞龙,我的名字叫龙舞,就是龙在跳舞,那一次好像是92年上半年,反正就是一个运动会的开幕式,在彩排,一般上海市运动会的排练记者都不大会去的,我去了,我就想拍一张跟人家不一样的龙。这张照片出来以后,上海摄影家协会当时有一个副主席,他看到以后就跟我说:“你赶快去投稿,有一个摄影比赛,你肯定会得奖。”我就投了,结果没有我的奖。
 
后来摄影家协会有个很资深的摄影记者跟我讲,他说你这张照片肯定可以得奖,你投到美国去,投美国《大众摄影》,你肯定得奖。我那时想投过去不是白投嘛,那边谁也不认得,更加不会得奖。投到美国去全要写英文,照片的说明、拍摄方法,我写不出来,太专业了。最后都是上海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新华社摄影部主任夏老师帮我写的。大概一个月不到,美国那边就来信了,说我得了金奖。就这样我在美国得奖了,美国《大众摄影》是一个很有名的杂志,很权威,我查了一下,中国人在那边得奖的我是第二个。
 
–您参加过哪些国际比赛?
 
—我就去过一个亚冠,去年的亚冠。最早的几年中国只有几大通讯社才有资格出去采访大型运动会,而且一般出去的都是文字记者,除了新华社有摄影记者,其他媒体单位地方的没有摄影记者,后来开放了以后,各个地区自己的记者才可以出去。但是我那个时候已经离开了。
 
-您想去俄罗斯世界杯拍摄吗?
 
—想去,特别想去,因为我觉得在我还能走、还能扛得动、还能拍的时候,应该去见识一下世界杯的场面,跟年轻人一起去嗨一次。
 
–您在工作中遇到过哪些体育明星?
 
—俄罗斯女子撑杆跳运动员伊辛巴耶娃,还有俄罗斯网球运动员萨芬,我拍了他好几年,还有去年年底来的俄罗斯冰舞团体,冰上芭蕾。篮球明星有科比,最近退役了,还有库里。原来的霍华德、詹姆斯,还有美国的菲尔普斯,飞鱼,这些我都拍过。我觉得我很幸运,我那个时代的明星差不多都拍过。
 
—相机舍不得放下,因为这个东西一直没离开自己,那么多年了,我还会去拍,但是我今年80了,我曾经许诺过,我要拍到80岁,当然那是三年前还是两年以前的事了。我觉得到了赛场很年轻,很有活力。
 
看到洪老师对摄影事业的坚持,着实让人心里很是震动。一开始的不喜欢,到最后的放不下,人生着实是充满戏剧性的,却又是极其美好的。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