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 >

无法复制的《千年石城的最后留守者》 摄影师李建增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11-08
陕北,我们会自然的想起陕北民歌《信天游》,陕北革命根据地,还有陕北的榆林地区,那么会不会有那么个人,一直在默默的通过他是方式在关注着这片土地呢?
 
在秦晋峡谷陕西省榆林市吴堡县的黄河山崖上有一座始建于建于五代时期北汉政权的城——“吴堡石城”。 有这样一位摄影师,从2000年到2017年,他用17年的时间,拍摄了112张黑白照片,记录了石城从13户32个人,到现在1户1人的生活状态,编制了一本吴堡石城无法复制的,一段具有史诗性的图像资料——《千年石城的最后留守者》。
他就是摄影师——李建增。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摄影师坚持拍摄石城17年?本周腾讯会客厅,小编带你走进李建增老师背后的故事。
 
《千年石城的最后留守者》
 
编:可以聊一下您最初喜欢上摄影的契机吗?
 
李:那时我父亲在工会工作,他们单位里有照相机,所以耳濡目染很早就对照相机有印象。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榆林之春”摄影创作活动。第一次拿相机进行创作的照片意外地获得了一等奖,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鼓励和希望,我觉得我应该好好的在摄影上下点功夫。后来,我自考到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开始系统的学习摄影的专业知识。
 
编:您的作品几乎都是陕北纪实类的题材,尤其是榆林地区,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呢?
 
李:我出生在绥德的无定河畔,虽然从小跟着父亲在延安生活,但是经常听到父亲说起无定河、石狮子……所以在我的印象里总有一些诸如“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故事和画面。从骨子里我对陕北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我用相机和陕北互动、交谈,拍摄我熟悉的环境和文化习俗,记录发生在身边的人和事,这些记录经过时间的推移,会将很多瞬间定格成不可复制和追溯的回忆,对我来说,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石城里的老人
 
编:最近一直翻看您的作品,发现很多照片都是黑白风格,这个有什么特殊的表达方式吗?
 
李:黑白,即简单,最简单的往往就是最有力量的。我不想照片所表达的故事受到其他色彩的干扰,镜头下的老人、小孩、妇女、动物、树木等等……因为黑白显得更加真实、单纯。
 
编:我了解到您摄影将近20年了,随着数码产品的不断更新换代,您却来一直坚持胶片摄影,这是什么原因呢?
 
李:我害怕,我怕数码相机让我放纵。数码代替胶片,这是固然趋势,但数码除了相机的一次性投入外,二三十万次的快门有效使用量让拍照没有多大成本,同样的场景可能别人用数码会按100次快门,而我一般就三两下。胶片的传统工艺和成本会让我有一种压力,它让我在每一次按下快门前都会有个瞬间的寻找、分析。
 
2000年,李建增第一次到吴堡石城
 
编:拍摄了那么多组专题照片,您最喜欢哪一组片子?
 
李:我拍过很多专题,住在长城里的人、佳县淸醮会、放赦、横山牛王会、陕北道情等等。其实,我都挺喜欢的,相对来说对吴堡石城从感情讲最深。2000年,我第一次去石城拍摄,待了一周以后拍了很多照片,自己觉得挺满意的。然而,石宝锈老师看了照片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拍的这是啥嘛?!”当时我心里很是难受,心想我辛辛苦苦拍了一周的照片竟然得到了这么一句不认可且带有讽刺寓意的话。于是,几天后我到西安专程拜访石老师,并邀请了焦景泉老师和我耐心的交谈了三个多小时。回来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拍摄并从新定位。
 
美国的摄影家罗伯特.卡帕有一句经典名言:“拍的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我理解这个“近”,不仅是指物理上的近,更多的是心与心的近。此后的17年,我和石城的人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聊,他们认可我了,接受我了,也就不在意我的镜头了,拍出来的照片就更接近石城真实最自然的状态了。
 
编:是什么原因让您坚持拍摄吴堡石城坚持拍摄17年呢?很少有摄影师会这么坚持。
 
李:吴堡石城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每一块石头都是历史文化的痕迹,而历史文化的传承是靠人来实现的。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强烈的感觉到,在不久的将来,这座石城就会成为一座空城,仅留下“石城”这个符号,我可能无法改变这个现状,但我想用我的镜头给石城留下一点什么,石城里这些居民的生活状态无意是最好的内容,我应该把这些最后留守者鲜活的状态记录下来。用17年的时间拍摄一个村子,对于摄影师来说很长,但用17年的时间拍摄一座具有1000多年的古城来说,对于历史来讲很短。
 
2006年,辛赖货老人出殡
 
编:哪一张照片让您最难忘?最打动您?
 
李:是辛赖货老人出殡的那张照片吧。当时我正在定边拍照,石城里的人给我打电话说第二天有个老人要出殡,当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立马想起了大娘那满是褶子的面孔,于是连夜开车赶到石城。当老乡们抬着老人的棺材出城的那一刻,我看到的不仅是一个老人的离
开,也是一座石城历史的消逝,人一个个会走,城慢慢会空。
 
编:对于初步进入摄影圈,或者摄影爱好者有什么建议?
 
李:我只是个照相多年的陕北人,不是什么摄影家。但是基于自己20多年的摄影经验,我觉得一个摄影人首先对自己要有一个清晰地定位,拍自己的照片,走自己的路,做自己。摄影不一定非要舍近求远,能拍好自己身边的题材就不错了。
 
李建增简介:
 
1969年出生于陕西绥德,曾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2008年《陕北人》参加北京首届国际摄影季展,第四届连州摄影界当代中国摄影学术展。
 
2011年参加“民间·陕西纪实摄影展”。
 
2016年由人民邮电出版社发行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牛王会》被评为“大美中国”优秀摄影师作品集;
 
2017年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发行《千年石城的最后留守者》,获《故乡之源》全国风光人文创作赛第一名;获平遥国际摄影展“凤凰卫视优秀摄影画册奖”。
 
对于艺术家,我们有时会觉得他们就是个“疯子”,对于他们喜爱的事物,有着他们的见解和执着,摄影师李增建就是其中的一位,谢谢他让我们对榆林有了新的认识。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