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女儿被冠上失信,老人拿老本抹掉黑名单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2-09
春节是最让人期待的日子,如今因为被冠上老赖的名头之后,就不能安稳的回家过节,这无疑是成为了老人最心痛的事情,所以老人才会拿出老本帮女儿。
 
女儿一家连续四年没回家过年了!不是说“年底忙”,就是说“明年回”。
 
70岁的郭大爷始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两个月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托人打听到,因为5年前的一起官司欠款没还,女儿一家三口被列入了法院的老赖名单,“不敢、也不好意思回家”。
获知此事的第一时间,郭大爷拿出2万找到法院主动履行责任,随后打电话狠狠训了女儿一顿,“要诚信做人,堂堂正正做人。”
 
在外躲债四年之后,卸下债务负担与老赖标签之后,女儿一家终于踏上回家路。“现在好了,能堂堂正正回家过年了。”女儿说,会将父亲垫付的钱还给他,“那是他们的老本。”
 
一家三口列入失信名单
 
郭从元大爷今年70岁,家住苍溪县云峰镇某村。在他家堂屋里,摆放着一辆铺满灰尘的电瓶车,一看这辆电瓶车,郭大爷就忍不住泛泪。因为这辆电瓶车,他和女儿、女婿、外孙5年没在一起团年了。
 
郭大爷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郭香结婚后和老两口居住在一起。女婿李旺(化名)在郭大爷眼中就是儿子,外孙郭李(化名)也相当于他的孙子,加上郭大爷老伴,一家5口其乐融融。但这一切,被这辆电瓶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彻底打破。
 
2012年,郭香一家到广元城区开餐馆,意外悄然而至。一个月后的一天,郭香清晨骑电瓶车外出,结果和一行人相撞。这本是一起简单的事故,到医院治疗就好,但后来因为费用问题,双方发生殴打,对方受伤住院,李旺和郭李也因此被拘留。事情发生后,郭香的餐馆也关门了。
 
2013年,经广元利州区人民法院判决,除了受害人在公安机关领取的3万余元,郭香一家还应支付60761.3元。不过,判决出来以后,郭香一家却外出打工“消失”了。在法院联系无果后,2014年,受害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并没有查到郭香一家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2月6日,广元苍溪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文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此案虽然是利州区法院所判,但因为郭香一家住所在苍溪,后来交由苍溪法院代为执行。执行法官多次到郭香家找人,都一直没有找到。他们尝试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通知,也没有结果。由于一直找不到被执行人以及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将郭香、李旺、郭李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并冻结了他们的银行账户。
 
就这样,郭香一家成了“老赖”。
 
女儿连续四年不回家 询问才知成了“老赖”
 
这个春节,返乡潮从去年12月就渐渐开始了。
 
郭大爷的家紧挨着公路,1个多月前,公路上就开始出现很多年轻人的身影。他们从外面打工回来,背着大包小包从郭大爷家门前经过。有人也会询问,“你女儿他们好久回家”。
 
看着这些身影,听着这些询问,郭大爷心中不是滋味,老两口表面上默默笑笑,其实心中似如刀割。连续多年,春节来临的日子,每天午饭和晚饭时分,老伴在屋内做饭,郭大爷就站在门口抽着烟,两眼盯着公路。他期盼回家的年轻人中,有他熟悉的身影。但每每是烟头堆满一地,也毫无所获。
 
这一切,一位郭姓邻居看在眼里。这位邻居告诉记者,从2013年开始,到今年已经是第五个春节了,郭大爷和女儿一家4年没有一起团年了。2个月前,郭大爷忍不住拨通李旺的电话,“你们今年什么时候回家?”“工地上比较忙,年底很多人回家了,工地缺人,正好我们也可以多挣一点,”李旺在电话中承诺,“明年过年回来。”这个答案,和过去几年一样。
 
连续几年不回,郭大爷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女儿一家的官司他是清楚的,他也多次打电话问过。女儿总告诉他,“事情自己会处理,不用管”。不过,去年12月发生的一件事,让他的疑虑加剧。
 
那几天,一位邻居告诉郭大爷,“有法院的人问,郭香一家回来没有。”难道法院的官司还没有了结?去年12月6日下午,一位在县城当律师的邻居回到老家,想到自己女儿的事情,郭大爷赶紧找到这名姓宋的律师,请他帮忙问问苍溪法院,郭香的官司了结了没有。
 
宋律师的询问,最终证实了郭大爷的猜测——女儿一家三口早已被法院纳入失信人员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取出老本找法院还钱 “孩子们不能成为老赖”
 
“老赖”,郭大爷听到这两字,大声重复一遍后站起了身子,使劲扔掉手中的香烟。作为村上的老队长、老党员,他没法相信自己的孩子们成为别人眼中的“老赖”。
 
一听到消息,他赶紧回家拿出自己的存折,上面有两万余元。这些钱,是他这些年来从每个月几百元工资中积攒下来的。
 
“米法官,我女儿一家人该给的钱,我来替他们还,回去后我要告诫他们必须堂堂正正做人。”去年12月10,郭大爷拨通了苍溪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员米仕明的电话,希望他能通知申请执行人唐全,双方好好协商一下,就此把事情了结。接到电话后,米仕明通知了唐全,约定了时间。米仕明还查看了郭香一家被冻结的账户,上面有28000元,他也把这笔款项也告诉了郭大爷。
 
“事情也有几年了,郭香一家比较困难,家里负担也比较重,他们在外面打工也比较艰苦,我想替他们把这个事情了结了,一共3万元全部解决行不行?”在法官见证的协调现场,郭大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第一次,3万元的提议没有得到唐全的接受,他坚持应该按法院判决的6万余元执行。
 
“你能不能考虑到我们家的实际情况,少一部分可以不?我确实想把这个事情解决了,我一次性给你拿4.5万元行不?”郭大爷再一次提议。看到老人的诚意,唐全最终做出了让步,郭大爷一次性支付4.8万元了结此案。当天下午,郭大爷取了两万元,在法院交给了唐全。剩余的2.8万元,由法院从郭香冻结的账户中划扣。
 
唐全说,原本他并不打算让步,但在协商中他得知郭大爷已经70岁了,态度也非常诚恳,他还是受到了触动,最终也让步了一万余元。
 
训诫子孙:“我70岁从没欠钱不还,你们也要堂堂正正做人”
 
“你们快点去买票,今年回家过年,我已经到法院替你们把那案子了。”案件了结后,郭大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女儿一家打电话。然而双方,在电话中爆发了冲突。
 
听说父亲帮忙给钱了,女儿郭香很生气,认为就不应该给这笔钱。“说实话,我一直认为我并没有撞人,所以心中有不服,所以决定除了之前支付的3万余元外,不再支付了。当初我们在广元开店还不到一个月,生意原本很好,就因为这个事情,只能外出打工。我们学历不高,没挣到多少钱,法院每年年底又打电话又发短信,一家人不敢、也不好意思回家。”郭香说。
 
女儿的反应让郭大爷怒火中烧。“我当了快20年的队长了,也有十几年的党龄,到现在70岁,从来没有欠过别人钱不还。”电话中,他大声怒斥女儿。
 
“从小我就教育你们,要诚信做人,堂堂正正、干干净净做人,就因为这个官司这笔钱,你们5年不回家过年,你们一直在外面,难道看见别人一家团年,就没有想过家中还有父母在等你们?你们心里就好受吗……”电话中,郭大爷狠狠教育了女儿一顿。
 
父亲的话,让郭香心里很不是滋味。事后,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父亲在电话中说,他知道当年的案件和官司,原本以为早了结了,没有想到是这种情况。郭香也坦承,虽然心中不服,但父亲说既然法院判了,就应该相信是公正的,该给的就要给,自己也确实被父亲说服了。
 
或许是卸下了心中的负担和“老赖”的标签,郭香一家轻松了许多。6日下午,当记者电话联系上郭香的老公李旺时,他告诉记者,他们已经购买到7日的火车票,今年要回家过年。根据路程计算,预计2月8日晚或者9日早上就要到家。
 
6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郭大爷家,他正在打扫卫生,还专门把电瓶车擦得干干净净,希望女儿女婿回来还能继续用。他还拿出自己专门置办的新棉被等,把女儿女婿以及外孙的房间铺好,等他们回家过年。
 
女儿醒悟:“终于能堂堂正正回家了 会把垫付的钱还给父亲”
 
这一次,郭大爷终于不用再在门口等候了,也不怕人问起“儿女好久回家过年”了。
 
“我不能当‘老赖’,我的孩子们同样不能,做人应该讲诚信,更应该遵守法律,做人就应该堂堂正正、干干净净做人。这么多年,孩子们都不能回家过年,这不仅对我们,对他们同样是煎熬。”郭大爷说,从1999年开始,他就当上了队长,直到现在已经快20年了。2006年,他又入了党,现在也是10余年党龄的老党员,“替女儿们把钱给了后,轻松了很多。”
 
6日上午,村民黄贵来到郭大爷家,请他帮忙去收取最后一家村民该支付的几百元集资修路款,郭大爷欣然应允。黄贵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郭大爷是老队长,在村里很有威信,以前村里改水、改电等,都是郭大爷出马组织、动员村民。如果哪家要拖大部分人的后腿不愿意给,郭大爷也会不厌其烦地到这户村民家做工作。
 
“现在我们也想通了,父母年纪大了,我们也在外几年了,其实每年过年时都想着回家,也希望和父母团聚,现在好了,能堂堂正正回家过年了。”郭香说,他们会将父亲垫付的钱还给他,“那是他们的老本。”
 
这个女儿还不是很混蛋,虽然出了事情也不愿意承担,但是现在的她也体会到了父亲的不容易,对此也能理解父亲的做法,相信以后会更好的孝顺他。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