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张志超母亲坚持探监,申诉有望成功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2-05
冤案一直都会有,即便是现在的时代技术高了之后也会存在冤案,但毕竟是讲究证据的时候,要是缺少了证据就会被冤枉,或者是被陷害。
 
2005年1月,山东临沭二中分校一高一女生被人奸杀在学校洗漱间内一个废弃的厕所。一个月后,该校16岁高一男生张志超被警方带走。2006年3月,临沂中院一审以强奸罪判处张志超无期徒刑。2011年起,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开始了漫长的申诉之路。2017年5月,最高法立案审查该案。近日,最高法经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张志超强奸致人死亡“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最高法决定指令山东省高院对案件进行再审。昨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马玉萍。
 
谈再审 觉得遇到了好法官好律师
 
华商报:听到最高法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的消息,你很高兴吧!
马玉萍:12年牢狱,7年申诉,一个孩子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就这样度过。这个迟到消息让我看到了希望。我觉得我遇到了对法律负责任、对事实负责任、对当事人负责任的好法官好律师。
 
华商报:大半年来,你为儿子的案子做了哪些工作?最高法立案审查该案以来,张志超的精神状态如何?
 
马玉萍:像往常一样,我不定期给山东省高院或最高法打电话,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我基本每月都去看望儿子。以前看他,他精神压力很大,经常哭;近几个月来,我感觉他的精神状态好多了,不再哭了。
 
华商报:收到再审决定书后,你准备怎么办?
 
马玉萍:拿到再审决定书后,我需要和律师协商,看该怎么做。
 
华商报:如果按目前的刑期算,是不是再有几年张志超就出狱了?
 
马玉萍:2017年5月,我曾问过志超刑期的事,志超说由于表现好,他减了几次刑,再有几年就出狱了。这大半年来,我没有也不想再问刑期的事,因为我觉得志超是冤枉的,这一切都不应该由他承担。
 
华商报:临沂中院一审判决你们赔偿被害女生家属19万余元,你们赔了吗?
 
马玉萍:没有,我们既没有赔偿能力,也不相信案子是志超干的,我们不能稀里糊涂赔偿。
 
谈儿子 称他和遇害女生无交往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为儿子的案子申诉的?
 
马玉萍:2011年三四月间,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申诉之路。临沭到济南有300多公里,我每月坐班车至少去一次,不是到省高院,就是到省检察院。临沭到北京近700公里,我每年最少去一次,往返于最高法和最高检之间。无论酷暑还是严冬,都挡不住我为儿子申诉的脚步,我坚信,儿子是冤枉的。
 
华商报:在你眼里,张志超是个什么样的人?
 
马玉萍:知子莫如父母,我一直不相信志超是凶手,我们的同事、邻居也不相信志超会行凶作案,他们认为,我们教不出那样的孩子。在我眼里,志超是个善良、懂事、上进的孩子。有一年冬天,志超将他的被子借给同学盖,自己被冻得打哆嗦。只要我和他上街,他都会让我走里道,他走外道,他说这样不用为我的安全担心(啜泣)。从小学到高中,志超的学习非常努力,从来不让家人操心。孩子从小知道家里经济不宽裕,从来不乱花钱。
 
华商报:你们和遇害学生熟悉吗?两个孩子之前认识吗?
 
马玉萍:我们两家虽然都住在临沭县城,但两家人之前并不认识,两个孩子虽然同级,但不同班,彼此也无交往。志超被抓后,老师、同学、邻居、朋友都不相信案子是他做的,有的来家里安慰我。
 
谈申诉 每月探监申诉雷打不动
 
华商报:张志超被抓后,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
 
马玉萍:我和志超的爸爸之前都在临沭县百货公司上班。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公司倒闭,我们双双下岗后,志超的爸爸精神一直不太好。2005年志超出事后,他爸爸受到很大打击,健康状况越来越差,2012年带着遗憾撒手而去,临死也没见儿子一面。一想到监狱里儿子无助的眼神,我就告诉自己,我要坚强地活着,为儿子申诉,看到他无罪获释。正是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我才挺到今天。
 
华商报:2006年案子宣判时,你们为什么没有申诉?
 
马玉萍:由于案件涉及到未成年人,2006年,临沂中院不公开审理。法院既未通知我们参加庭审,也未给我们送达判决书。我们根本不知道判决情况,所以也就没办法申诉。直到当年的一天,法院通知我们去探监,我们才知道案子判了。加之此后,志超一直没给我说案子不是他做的,我也就未申诉。
 
华商报:张志超什么时候对你说,案子不是他干的,你当时怎么想?
 
马玉萍:记得是2011年三四月间的一天,我去监狱看他时,志超哭着对我说,妈妈,这件事不是我干的,你给我请律师(申诉)吧。我至今记得,儿子说这话时,眼神里充满了无助,但语气相当坚定。我当时就想,儿子要是被冤枉了,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为儿子请律师申诉。
 
华商报:张志超入狱后,你们经常会面吗,一般说些什么?
 
马玉萍:2011年后,到省高院、省检察院申诉,到临沂监狱探望志超是我每个月雷打不动的事情。申诉时,我会给两院的接待人员说,我儿子是冤枉的;探监时,我会告诉儿子,申诉取得了哪些进展,鼓励他别放弃对生活的希望。
 
华商报:张志超知道你这么多年为他申诉所做的努力吗?
 
马玉萍:志超知道我一直为他的案子在奔波。监狱会面时他会反复提醒我注意安全,注意身体。这几年,看着我一天天为他操劳,日渐苍老和憔悴,他总是心疼地说,妈妈,申诉的事不用太急。等我出去了,我自己去申诉。我明显感到,志超长大了,会关心体贴妈妈了。
 
谈艰辛 为申诉曾打工当保姆
 
华商报:张志超知道最高法立案审查该案时是什么反应?
 
马玉萍:去年5月,我探监时告诉了他这个消息,他很期待,希望早日洗清冤屈,和家人团聚。
 
华商报:李逊和王殿学律师说免费代理这个案子,是这样吗?
 
马玉萍:是的,两位律师不仅免费,每次会面,他们还会时不时地给我一些资助,让我贴补家用,真要感谢这些好心的律师。
 
华商报:最高法指令案件再审,意味着案子可能会出现转机,接下来,你会做什么?有没有想过儿子会无罪释放?会申请国家赔偿吗?
 
马玉萍:当然希望先收到省高院的再审通知,然后改判无罪,还志超清白(王殿学律师称,再审决定书下发后,一般6个月内会再审)。
 
每天都盼着儿子无罪释放,我坚信志超无罪,也坚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法律会还无辜者一个清白。
 
华商报:你现在靠什么生活?
 
马玉萍:我的退休金很少,很难维持正常的生活,更不用说花钱去临沂、去济南、去北京申诉了。这些年,政府为我办了低保,亲朋好友也时常接济我。生活实在难以为继时,我也会出去打工,给别人当保姆,洗衣、做饭、看孩子,扫地、洗碗、刷盘子,能干的活我都干。
 
华商报:你身体怎么样?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过,不累吗?有没有想过放弃?
 
马玉萍:我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经常头疼,睡不好,可能是情绪不稳定、焦虑造成的吧。
 
每一天都生活在煎熬之中,不累是假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你想想,孩子含冤坐牢,有哪位母亲能忍心坐视不管呢?
 
华商报:无论是呼格案、陈满案、还是聂树斌案,这几个案子背后,都有一个坚强的母亲。为了儿子的申诉,你和这些母亲有过联系吗?
 
马玉萍:你说的这些案件,我都听过,但我和她们并没有联系。我觉得我们都是普通的母亲,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我相信,所有母亲遇到类似情况,都会挺身而出,这是母亲的本能反应。
 
但愿这位母亲能为孩子还清白,毕竟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看着就让人觉得心酸,好好的孩子竟然被这样的毁掉了,这无疑成为母亲最大的痛苦。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