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非物质遗产与法规冲突,老人被起诉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12-31
现在已经有不少的手艺都要断传承了,这对于老辈人来说是一种很痛心的现状,却又改变不了这样的现状,而且如今很多手艺并不合法。
 
“79岁非遗传承人获刑之后”追踪
 
石家庄市中院昨日二审宣判,撤销对79岁的非遗传承人杨风申的一审判决,同时终审判决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杨风申是河北省“五道古火会”非遗传承人。2016年2月19日,杨风申在制作古火会所需的烟花时被警方刑拘,今年4月20日因非法制造爆炸物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杨风申后以量刑过重上诉(新京报6月29日报道)。
7旬非遗传承人因制造烟花获刑
 
河北赵县的“五道古火会”,是以燃放烟火庆祝丰收的民俗活动,2011年被列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五道古火会”会头,79岁的杨风申主持操办五道古火会活动已有20余年,并成为省、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16年2月19日,距“五道古火会”开始时间正月十五还有三天,制作“五道古火会”所需烟花的杨风申,被赵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刑拘。3月9日,杨风申被取保候审。今年1月4日,赵县人民检察院以杨风申涉嫌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向赵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据河北省赵县法院今年4月20日一审判决书显示,赵县检察院指控,2016年2月19日,被告人杨风申因村里办庙会,组织部分村民在杨广伟旧家非法制造烟花,当场查获用于制造“梨花瓶”的烟火药15千克,“梨花瓶”成品200个以及其他原料和工具,经鉴定,该火药具有爆燃性。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杨风申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辩护律师杨昱对公诉机关指控杨风申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事实及定性无异议;但提出200个成品礼花瓶内的烟火药,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被告人制作烟火药是为了举办“五道古火会”时燃放,不是为了出售或者其他违法目的,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
 
法院认为,杨风申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情节严重,应予惩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法院予以采纳。判处杨风申有期徒刑四年半。
 
今年夏天,身体不好的杨风申在自家院内散步。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宋超摄
 
上诉称“量刑过重”二审采纳
 
一审判决后,杨风申不服,向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判决书显示,杨风申称,查获的礼花药等物品是正月十五过会时用的,加工“梨花瓶”的工人都是义务干的,没有工资。礼花药按照10斤硝、2斤硫磺、5斤木炭,加入适量铁粉的比例配制。
 
“我指挥工人配的,硝是碳铵和尿素炒出来的,硫磺是三年前从县城门市找的,木炭是木头自己烧的”,杨风申称,做“梨花瓶”的火药配方,只有他自己知道。”
 
石家庄中院认为,上诉人杨风申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在杨家庄村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程序合法。
 
对于杨风申提出的一审量刑过重等上诉理由,石家庄中院经审理后认为,考虑到杨风申作为非遗传承人,其制造烟火药的目的是为了履行法定传承义务,为在庙会进行烟火表演,制造烟火药行为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犯罪时已年满75周岁以上等特殊情况,故对杨风申的上诉理由予以采纳。
 
石家庄中院终审决定撤销一审判决,同时判决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对话 杨风申之子:不愿再让他担惊受怕
 
“悬着的心也落地了”,昨日二审判决后,杨风申儿子杨现坡告诉新京报记者,杨风申已回到赵县家中,此事时隔两年后终于告一段落。杨现坡同时表示,如果允许,老父亲还想继续做烟花。
 
新京报:你和家人如何看待这个判决结果?
 
杨现坡:看到免予刑事处罚,悬着的心落地了。这件事前后快两年,我们都身心疲惫,父亲年龄也不小了,经不起折腾了。我们只希望老人能快快乐乐度过他的晚年,不愿意再让他担惊受怕了。
 
新京报:老人这段时间状态如何,他之前知道做烟花是违法犯罪吗?
 
杨现坡:他做这个事儿已经20多年,连我都不知道这是违法的。连县领导、乡领导都来视察、参观这个项目,电视台也来录节目,制作现场他们也录,我怎么知道这是违法呢?父亲现在比较封闭,也有些生气。
 
新京报:村里人怎么议论这件事?
 
杨现坡:了解这件事的村民都很不理解,要是违法早点说,允许他放(烟花)的时候不违法,后来咋就违法了。
 
新京报:现在“五道古火会”还在继续举办吗?
 
杨现坡:出了这个事情后,烟花表演没有了,取代的是歌舞表演,来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以前,这个活动主要是以放烟花为主,到了那天,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会来看。
 
新京报:老人还会继续做烟花吗?
 
杨现坡:他特别想做,如果允许,他会继续做,如果不允许,他绝对不做了。
 
新京报:今后有什么打算?
 
杨现坡:老爷子开开心心就行了,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观点 不应机械执法影响非遗传承
 
“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是机械执法”,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就此案认为,当地庙会期间制作烟花已有历史悠久,而之前没有人告诉非遗传承人会涉及违法犯罪。其实根据案件情况,公检法完全可以按照刑法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王永杰认为,非遗项目传承人必须制作烟花,这又与现行的法律冲突,而这种情与法的冲突,仅在于欠缺一个资质或许可,如果杨风申取得制作烟花爆竹的资质,或事先找相关部门备案后得到制作许可,或者非遗部门告知杨风申注意事项,就不存在牵涉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这一问题。因此,为杨风申颁发非遗证书的政府部门,与公检法之间也需加强沟通,减小对“非遗”传承的影响。
 
手艺凋零是中国现在最让人痛心的事情,这种手艺东西已经不再被人使用,可是这份历史遗传却不能丢失,祖辈传至下来的东西该受到保护。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