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一家三口咫尺天涯 相隔12年才能吃一顿年夜饭

来源: 网络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02-02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熟悉铁路行业的人都知道这个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这个行业常常会出现一家人都在铁路系统工作的现象,在全国各条铁路线上,这样铁路家庭比比皆是。为了确保铁路安全畅通,让亿万旅客能平平安安地赶回家,吃到一顿年夜饭,铁路职工常常自己吃不到年夜饭,而在铁路家庭,几代人、全家人都在铁路线上上班,吃团圆饭难,吃年夜饭更难。

  超艰辛!翻山越岭去上班!秦岭之巅艰难爬行取水

  这是90后铁路职工马驰最普通的一天。1月8日上午不到8点钟,他匆匆地赶到了陕西省宝鸡市长途汽车站。他不是要出远门,而是要去上班。马驰工作的地方,在秦岭深处的一个火车小站——青石崖车站。长途车行驶了40多分钟后,在半山坡上,马驰下了车,从这里到青石崖车站还有三公里,这一段路,他不得不爬山了。湿滑的通道,冰冷的石壁,这就是马驰上班的路。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车务段青石崖车站值班员马驰:我们铁路上每天早上有一个七点半的通勤车,今天早上没赶上。因为我姥姥她一直有高血压冠心病,要天天吃药,昨天给她买了药,就只能我去送了,所以说今天就没赶上那慢车。

  由于错过了上山的通勤列车,马驰只能坐完长途汽车再爬山。他小心翼翼地手扶着石壁,缓慢爬坡,防止滑倒。记者注意到,这条路不是普通的山路,而是山上的一条泄洪道。除了上山的通勤火车,这是唯一的通道。

  马驰是青石崖车站值班员,这天要值晚上6点的前夜班,而上山的通勤车只有早上7:30从宝鸡火车站发车的一趟。从他的家到火车站要40分钟,早上7点从家出门就已经赶不上通勤车了。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发现,马驰挎着一个背包,手里还拎着一个手提袋,里面拎着菜。

  马驰:车站原来有个师傅是做饭的,最后人家退休了,由于我们的车站信号不太好找,然后没啥娱乐设施生活特别单调,去找那些人来做饭,没人肯来。现在吃饭的话,职工谁上班回去谁就带点菜,自己做饭自己吃。

  这条艰难的上山路,除了湿滑的泄洪道,还得攀爬乱石堆,穿过灌木和草丛,有些地方还残留着积雪。三公里的路程,马驰用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了他上班的青石崖车站。他把菜拎到厨房放下,拿出一个账本做了登记,然后回到了宿舍。这一天白天该马驰休息,但一进屋子,他就换了工装,拿起手机忙活了起来。

  马驰:过年了给我们团支部的那些青工们做一个新年贺卡,让他们回去发给自己的父母看。

  原来,1992年出生的马驰是青石崖车站的团支部书记,临近春节,他想发挥特长给车站的职工家属们设计一个微信慰问贺卡,跟父母报个平安。除此之外,马驰还策划了一个特别的活动。在青石崖楼门口,记者看到了一张厨艺大赛的通知。

  马驰:举办这个比赛的初衷就是因为咱们车站条件比较艰苦,没人愿意来,所以说我们的职工就自己带菜回来做饭。大家基本上都做过饭,所以说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青石崖车站位于秦岭之巅,冬天寒冷多雪。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进行采访的时候,车站的水管已经被冻住,当天下午,马驰和站长还有一个青工带上工具去取水。

  从青石崖车站到水源地不足1公里,取水之路却异常艰难。青石崖崖车站本来已经地处秦岭的山顶,要想取水还得再爬上一座山头。由于是下雪天,崎岖不平的山路更不好走。从这里到水源地装有两个陡峭的梯子。沈磊站长师徒仨一手拖着大桶一手扶着梯子,艰难地向上爬行。爬上梯子后,还得从水管底下身体紧贴地面钻过去,然后手扶着水管小心翼翼地缓慢爬行。临近水源地要爬第二个梯子,这里的石头被厚厚的冰包住,下面已挂了冰柱。

  这个时候,雪又大了一些。沈磊师徒仨爬上水源地后,移走一块白雪覆盖的水泥板,要从下面的水池里取水。取了一桶水后,把它分成两份。因为下山比刚才上山更难,不能把水装得太满。

  这个时候,雪下得更大了,山坡也更湿滑,下山变得异常艰难。师徒仨一会抓着树慢慢往下溜,一会用绳子系着水桶搞接力。一步一步,手递手,人换人,用了上山时两倍的时间终于把两桶水传递下了山。天气寒冷冻住水管,虽然只是个意外,但青石崖车站每年冬天总得赶上那么一两回,不得不人工上山取水。再加上职工自己带菜自己做饭,所以,能按时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大家就格外知足。当晚6点,马驰开始值班,到凌晨两点,他将一直地守候在值班室里。

  一家三口咫尺天涯!相隔12年才能吃一顿年夜饭

  马驰一家三口都是铁路人,分别值守在宝成铁路线上的三个小站。大家知道,秦岭淮河一线是我国亚热带和北温带的气候分界线,通俗地说就是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线。马驰一家三口上班车站正好分别位于我国地里和气候上的三个不同区域。儿子马驰所在的青石崖车站位于秦岭之巅既是南北分界线,也是南北连接点。母亲卢玉霞所在的任家湾车站在秦岭北麓,父亲马耀成所在的七里坪车站位于秦岭南麓。他们一家三口相距并不太远,气候却迥然相异。

  马驰的父亲马耀成在秦岭南麓的凤县七里坪车站做值班员。1月9日这一天老马赶上白天休息,但他也没有闲着,一大早就从厨房里端起一筐豆腐干出去晾晒。老马说这是要留着春节吃的,记者看到,车站院子里还挂着几串自制的腊肉。

  老马祖籍河南,出生在陕西,而七里坪车站在秦岭南麓靠近四川,饮食习惯和四川相似。由于当天是中休,老马钻在宿舍里又是削又是磨忙个不停。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车务段七里坪车站值班员马耀成:这是在山里头找了个枣木,做个拐杖。我有痛风,老是脚疼,在线路上中休的时候,上山找了个棍儿,还有几年就退休了,先提前做个拐杖。

  老马乐天知命,但话语间难掩沧桑之感。他还不到55岁,却已经在铁路上工作了36年,多年的熬夜辛劳,让他患了痛风、高血压、冠心病等几种疾病。做了一阵子拐杖后,老马来到食堂,煮起了饺子。

  马耀成:刚一个伙计没吃饭,加夜班没吃饭。

  由于值班员不能离开岗位,老马把做好的饺子亲自端到了值班室。从自制豆腐干和熏腊肉,到切葱花、调饺子汤,老马的厨艺似乎不错。

  马耀成:铁路职工行车工人,只要是和车打交道的没有几个不会做饭的,没办法,因为长期在外。现在说不好听的话,有时候有的站区炊事员也难找,就得自己做饭,没办法。

  老马说,在一家三口中,自己的厨艺最好,遗憾的是,全家都是铁路人,聚少离多,老婆孩子很难尝到他的厨艺。

  马耀成:一家人也没说三口人齐齐地在一块吃过饭。另外我们运转职工,小四班大三班来回倒班,平均就是四年才能在家一次。

  老马说,铁路职工每人平均4年才能在家过一次除夕夜,如果运气不好,他家三口得12年才能赶上一回全家团圆的年夜饭。今年的除夕夜,老马还会值班。

  由于老马要值夜班,下午必须休息。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离开七里坪赶到了秦岭北麓的任家湾车站。作为货运员,老马的爱人卢玉霞此刻要去检查一列即将出站的货车。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车务段任家湾车站货运员卢玉霞:主要是看它这个车的装载符不符合装载方案的要求。

  货运列车要求一票一车,卢玉霞一一检查票上内容与装运货物是否相符,装载措施是否符合方案,车体密封及固定是否牢固等。检查完毕后,她骑上电动车还要跑一趟总站交运费的大票。做了32年的货运员,卢玉霞依然保持初心、一丝不苟,办完所有手续后,装满钢管的货车就要出站。

  机头牵引着货车安全地出站了,卢玉霞的全部工作都是在货车的进站出站之间完成。忙碌完工作回到家中,本来就不大的屋子显得格外空旷,这个三口之家常常是卢玉霞一个人的世界。她对自己的孤单并不在意,更在乎的是儿子马驰。

  卢玉霞:这个孩子我挺亏欠他的,真的。因为他小的时候,别人家都有爷爷奶奶接送上学,他呢有的时候我上班根本顾不上,他就一个人回去。有时候我看他一个人背着书包,有时候回来晚了,我上班特别着急,我一看过点了,我都往学校跑。有的时候我觉得确实挺亏欠孩子的。

  卢玉霞说,自己一家三代铁路人,儿子马驰从小就学会了做饭,现在也做了铁路人,全家就更难团圆了。前几天儿子告诉她,要筹办一个厨艺大赛。

  苦中作乐 边远小站自办厨艺大赛迎新年

  在中国铁路史上,青石崖车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名字,它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用300吨炸药在秦岭之巅炸出一块平地建成的车站,多次获得国家和省市共青团车站称号。但是,车站地处秦岭之巅,吃水买菜都不方便,到底能办成什么样的厨艺大赛呢?

  1月11日早晨7点30分,从陕西宝鸡开往四川广元的通勤车上,坐着参加青石崖厨艺大赛的几个选手和家属。沈磊的父亲沈建民作为退休铁路人受到邀请担任厨艺大赛的评委,也算是提前来吃新年的团圆饭。

  沈磊父亲沈建民:铁路人就这种特性,到过年的时候,轮你值班你就得值班,根本就不能考虑过年的事,所以在一块过年很少。

  来自秦岭车站的张鑫也是参赛选手,他自带着调料、食材和炒锅一整套,对进入决赛胸有成竹。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车务段秦岭车站值班员张鑫:我自己这一次准备了三个菜:土豆丝、烧鱼,还准备了一个辣椒小炒肉。

  张鑫说,他在家里还模拟比赛,让父母做评委打分。他还给土豆丝取了一个很有寓意的名字。

  张鑫:我给这道土豆丝起了一个名字叫豆蔻年华,为啥叫豆蔻年华?因为青石崖这个站比较艰苦一些,大家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这里。因为这道菜本来就很普通,就像我们的职工一样,他就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了这里。

  1月11日上午9点30分,偏远寂寞的青石崖车站一下子热闹起来。从唯一停靠的通勤车上下来了选手、评委和家属十几号人。上午十点,主持人杨陵车站客运主任张曼曼宣布厨艺大赛开始。

  本次厨艺大赛参赛选手共6位,四位来自青石崖车站,两位来自兄弟车站。比赛共分三轮,前两轮自由选菜,每轮淘汰两位,两人进入决赛后,现场抽取比赛菜品。

  由于条件有限,6位选手只能分批炒菜。大家把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自选菜炒好之后,由主持人把炒菜人的名字贴在盘子底下,以匿名打分确保公正。6盘菜逐一亮相后,五个评委品尝打分。

  主持人 张曼曼:很遗憾,我们的张燕姜师傅,还有我们的刘卓川就淘汰了,止步于此。

  赛前信心满满的沈磊站长和张鑫选手以及大赛发起人马驰都晋级第二轮。这一轮,四位选手献上了四盘硬菜。杨威的可乐鸡翅和沈磊的海带排骨汤晋级决赛。

  决赛菜品当场随机抽签决定,两位选手将比拼同一道菜。

  主持人 张曼曼:使出你们的杀手锏,洪荒之力来做这个西红柿炒鸡蛋吧,看看能不能做出不同寻常的味道来。

  青石崖车站迎新春厨艺大赛到了最关键的段落,但是沈磊站长和杨威的西红柿炒鸡蛋居然都得了13分,按照规定,接下来不再加题炒菜,而是抽取扑克牌按点数决定胜者。

  结果杨威以一点的优势险胜站长沈磊,夺得了厨艺大赛的冠军,成为最大黑马。尘埃落定后,所有选手、评委和家属一起拿起筷子,提前吃了一顿特殊的团圆饭。青石崖车站地处偏远,吃水不便、买 菜困难,职工们自己带菜自己做饭,却能办成这样一个厨艺大赛,让现场一位评委感慨不已。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车务段工会副主席曹治华:这个青石崖车站在我们段上管内是一个很艰苦的车站,而且这地方年轻人比较多,他们当时提出来要搞这个厨艺大赛的时候,我们感觉到很震惊。年轻人热爱生活,在艰苦的站区有这种想法,所以说我们也感到很欣慰,所以我们给予大力的支持。

  马驰发起和筹办了这次厨艺大赛,他的母亲作为评委和儿子一起吃了团圆饭,可他的父亲并不知道儿子策划了这么大的一场活动,也没有吃到这顿特殊的团圆饭。他对同样做值班员的儿子只赠送过这样的几个字。

  马耀成:整个铁路工人秉承的就是四个字:安全畅通,就是你自己坚守的底线。

  1月13日零点,2017年春运正式开始;凌晨2点,老马和往常一样进入值班室值班;凌晨四点多,老马由于困倦不得不想办法来保持清醒。36年来,有无数个夜晚,老马都是这样度过。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像父辈一样,耐得住寂寞,守护铁路的安全。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片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本地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企业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