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堕胎究竟是噩梦还是平常之事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10-02
最近娱乐圈可谓是风波不断,闹得最厉害的当属薛之谦的事件了,网友们一直都是吃瓜状态,讨论量甚至达到了上亿,在这件事里,网友们对堕胎的讨论更是精彩。
薛之谦的三角狗血闹剧里,当事人已经逐渐沉默,事件却没有停止继续发酵。
 
光是当事两个女主一人打了一次胎这个细节,就足以让薛之谦成了众矢之的。所以,他个别粉丝的这种观点会被大肆讨伐,也不足为奇——
 
“打胎对普通人来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打胎是普通人的恋爱必经之路?早在前几年,社会就已经有很多声音批评电影里“无堕胎,不青春”的套路了,就是因为这种拿怀孕和堕胎当儿戏的价值观太让普通人反感。
 
可是,现在依然有人拿自己的女性亲属都打过胎来论证,“打胎是这个社会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并以此来论证李雨桐因为打胎而向薛之谦要赔偿的不合理性)
 
而女性广泛打胎的原因,在这位博主看来也很正常——
 
长辈因为年代问题,避孕措施不完善,打胎很正常;
 
身为同龄人的表姐,因为第三胎想要男孩而打掉了女孩,也很正常。
 
这里,我们无意去攻击一个发表观点的个体,只想谈谈这种观点暗藏着的一种价值观:
 
打胎嘛,大家都这样,有什么大不了的?打就打了,值得大惊小怪吗?
 
看似在阐述一个客观存在的、无法回避的社会现象,背后对堕胎这种行为的满不在乎和麻木却让人胆战心惊。
 
如果这样社会上普遍存在这样的价值观叫“正常”,那才是最大的不正常吧。
 
2、堕胎的痛,谁有资格无所谓?
 
可悲的是,关于中国女性堕胎的数据却告诉我们,有多少人的痛在支撑这个所谓的“正常”现象。
 
2014年的媒体公开报道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例,位居世界第一。这其中还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民营医院所做人流的数字。
 
中国育龄妇女的流产率(流产数/育龄妇女人数)高达62%,西欧的数字是平均11%,美国在20%到30%之间波动。
 
中国女性的重复流产率为55.9%,其中3次以上频繁流产比例为13.5%,45%重复流产的时间间隔为0.5-1.5年。
 
流产的确广泛存在,可我们不能因此漠视了女性要为它遭受多大的痛苦。
 
使用药物流产,完全流产率仅90%左右,出血量多,持续时间长(要等到第三天胎盘才脱落),容易引发进一步感染。
 
通过手术流产,胚胎较小时可以先用吸管在宫腔里吸掉胚胎,再用刮匙刮宫;如果胚胎已经形成部分骨骼,就要用钳刮先把大块组织钳夹出来,再进行刮宫。
 
反复吸取宫腔内容物可能造成宫腔及子宫颈管粘连;多次人流后导致子宫内膜的基底层反复损伤,可能造成闭经或不孕。
 
在知乎问题“堕胎是一种什么感受”之下,你更是能看到无数个心碎的匿名女性,身体和心理都因流产受到了巨大的痛苦。她们的经历读来已经让人触目惊心,但她们受到的影响,旁观者也许终究也无法切身体会到万分之一。
 
像有一颗巨石在心里压着。冰冷的器械进入你的身体,会痛,会哭,会后悔,会想妈妈在身边。你似乎会看见你的孩子,他在梦里问你妈妈为什么不要我。
 
我被渣男害得万劫不复。我永远没法原谅我自己,我的孩子就死在我手中。
 
虽然用了麻药,我仍然能感受到某个东西在身体内部搅动,每一次搅动都让我希望时间可以走的快一些,再快一些,想要快点结束这场噩梦般的经历。
 
可是,漠视了这些伤害和痛苦的,不止是只强调轻松、回避副作用的人流广告,更有那些不拿流产当回事儿的态度。
 
他们只拿流产当一个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很容易得到的结果,却不曾想到这可能是一个女性一连串痛苦和折磨的开端。
 
所以,没有人有资格,替那些受到切肤之痛的女性无所谓。
 
3、有时,堕胎是一块本末倒置的遮羞布
 
当然,选择去做人流手术有很多不同的情景,无法一概而论。
 
当女性被强迫发生性行为而怀孕,当胎儿被筛查出有先天疾病,当继续怀孕将危害到产妇的生命安全,当避孕措施失败带来了计划外的生命……不少情况下,流产与否像一个博弈的天秤,是一个足够成熟和理智的决定。
 
可是我们现在不成熟的生育环境又是怎样对待堕胎的呢?——避孕极不到位,用堕胎为不避孕的恶果亡羊补牢。
 
未婚青少年群体里,根据“中国儿童和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状况监测项目”,有13%的受访女性和48%的受访男性青少年报告怀孕过/使他人怀孕过。
 
可怕的不是年轻人完全不懂性知识,而是对性知识一知半解,抱着侥幸心理不做避孕措施。
 
对性态度很开放,必要的举措却很草率,这也是一种无知。到头来,怀孕这个结果,无论是他们年轻的人生还是社会的舆论非议都容不得,最终的后果还要自己承受。
 
庞大的婚内流产的人群也离不开对避孕措施的无知。在全国妇联最近的一次调查中,20-40岁的已婚人士里有74%的人存在对避孕的误解。
 
体外射精避孕,选安全期避孕,经期性行为绝对不会怀孕……五花八门的避孕方法他们都相信并践行,就是不肯用安全系数最高的安全套和短效口服避孕药。
 
为什么?不是懒,就是蠢,并且对生育这件事没有一点基本的责任心。
 
如果生活中不能承受一个孩子的到来,从趋利避害的角度来讲,流产本应是最后万不得已的手段。可是在太多人眼中,流产就算是避孕了,这岂不本末倒置?
 
说白了,在自以为是地忽视了避孕的前提下,看似放弃一个计划外的孩子是对孩子和大人的人生负责,其实它依然不过是无知的遮羞布罢了。
 
而女性宝贵的生育自主权,不该是这样的慌张儿戏。
 
4、谁在“教”人堕胎?
 
我们的社会对胎儿生与死的认知之所以不够成熟,背后的原因也不能视而不见。
 
性教育和生育知识科普的匮乏,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但是对它的呼吁依然一天都不能停下。如果知识和警惕性跟不上性开放的速度,那么只会有更多的少男少女重蹈覆辙。
 
对怀孕这件事的道德判断似乎也是一个因素。有分析认为,婚内流产比婚外流产更稀松平常,因为怀孕和流产在已婚人士眼中是一件没有任何道德成本的事情。
 
婚前怀孕能让年轻人遭到非议和白眼,婚后的怀孕却再天经地义不过。于是,婚内流产在缺乏相关知识的人们的意识里,就像拔牙一样普通,因而助长了人们忽视避孕、选择堕胎的勇气。
 
除此之外,我们也应该反思,人们那么轻易地用堕胎买单,是不是也和大环境里的生育观有关?
 
不得不承认,在从前的政策的影响下,几十年以来的几代人都不免带着极强的目的性,去看待生还是不生这件事。
 
在曾经的压力中,堕胎就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是结果超出预期后必须指望的救命稻草。因为那时在普通人的观念里,比起其他,流产一个不能出生的孩子是你的人生能遭受的最小损失。
 
在更长久的时间里,出于重男轻女的观念,农村落后地区随意地扼杀女婴,很多人想尽办法用各种渠道提前得知胎儿性别,然后把不想要的直接抹杀掉。
 
近两年的一些事实已经证明,决定流产掉哪个孩子的可能不是性别,而是ta给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粗暴的节育,和随需求扼杀婴儿的糟粕观念,也许至今都在默默地荼毒着很多人的思维:孩子这种生物,如果不符合/超出预期,带来不想要的结果,直接抹掉就好了。
 
这样一个绵延许久的生育观里,没有对女性身体的尊重,没有对生命的尊重。无知且懒惰的人却乐于坐享其成,习惯了用这个残忍的方式去为自己买单。
 
这些共同的原因造就了今天我们的社会对堕胎“习以为常”,可是这样的现状就健康吗?
 
当我们的社会对生命的——无论是大人的还是小孩的——尊重远远没有成熟,当泛滥的堕胎背后反映出令人心痛的无知,应当自欺欺人地被表象麻痹,还是对它保持警醒?
 
我想,答案不言自明。
 
希望我们的女性朋友们能把生育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在成熟和理智的情况下使用这个权利,先爱自己,才能更好的去爱护别人,希望我们的女性朋友们不要再受到这方面的伤害。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