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桐华:我只是一个市井俗人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6-12
现在当我们打开电视可以看到一部又一部由网络小说改编而成的电视剧和电影,而这些小说的作者也不仅仅甘心与写作,许多的人都纷纷做起了导演编剧,有的甚至成为了制片人。
 
“言情天后”桐华是先行者,《步步惊心》创造了网络文学IP的巅峰,紧接着她的《大漠谣》、《云中歌》搬上荧幕,新作《那片星空那片海》也正在酝酿拍成影视作品。
如今的桐华,飘逸长发换成了干练短发,身份不再仅仅是作家,增添了“副总经理兼创意总监”的新身份,“我会自己策划电视剧,也会去购买其他作者的版权,我用另一种方式去讲述故事。”
 
聊意外走红
 
有写作表达的欲望才是最重要
 
现在的桐华很忙,微博更新也不稳定,有时隔上十天也没动静。
 
但“总监”桐华,仍然像十年前一般“调皮”,喜欢在微博上“卖萌”、“抒情”以及“调戏”小助理。
 
如今回头看,桐华称一切都像一场“意外”。高中读理,大学读商,毕业后进军金融业的她,原本应与文学和影视无缘。
 
然而,2005年辞掉工作计划读硕士的她闲来无事,决定写一个故事,于是红极一时的《步步惊心》诞生,“刚开始,我连男主角是谁都没想好”。
 
十年后,《步步惊心》热度依然不减,电影版《步步惊心》上映,韩国也买了该剧版权,准备翻拍。
 
无心插柳,似乎成就了当下不少网络写手的“意外走红”,《琅琊榜》作者海宴是房地产公司职员,《甄嬛传》作者流潋紫是初中语文老师,写作皆为副业,却大红大紫。
 
网络的零门槛,欢迎一切网民参与到这场狂欢,以至于桐华也在微博中“担惊受怕”地写,“公司签了两个16岁的小鲜肉,我对陈健忠老师唏嘘:人家16岁就开始自己的事业了,我16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这种“意外走红”的方式,几乎会让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怀揣着作家梦的人心生嫉妒。然而,桐华认为,“不管是不是有‘作家梦’,有写作表达的欲望才是最重要的。”
 
聊言情主题
 
不相信男神,更愿修炼成女神
 
至今,桐华已出版九部小说,8部小说的海外版权已输出到韩国、日本、泰国、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多个国家。
 
爱情,成为她所有小说中经久不衰的主题,每一部都爱得让人“心疼”。
 
有人也发现,与传统言情小说相比,桐华的言情小说性别模式倒置,常常出现一女多男。
 
男主角高贵、英俊、痴情,是几乎可以满足女孩所有幻想的男神,如《云中歌》中的刘弗陵、《那片星空那片海》中的吴居蓝。
 
然而,桐华却说,“我其实不相信什么男神。相较于去寻找男神,我更愿意去相信努力把自己修炼成女神。”
 
于是,我们发现,从《步步惊心》、《云中歌》到《那片星空那片海》,小说中的女主人公都以智慧、独立、追求自由的形象出现,与以往言情小说中的附属形象大不相同。
 
桐华对爱情的理解,似乎是最好的解释,“女孩子的爱情首先就是应该保持精神独立,但是你要保持精神独立性一定要有经济独立性,双重独立性能保证你的爱情是平等的,而且保鲜期很长。”
 
谈通俗文学
 
能让人放松,这也非常有意义
 
桐华的爱情小说为人们提供了一场爱的盛宴,但能否传承后世成为经典?
 
对此,她看得很清楚,“通俗文学一般不会像严肃文学一样成为传世之作,通俗文学和流行歌曲一样都具有时效性。”
 
在《那片星空那片海》中,桐华甚至会很“调皮”地通过小说中人物自黑说,“你《步步惊心》看多了吧?那些胡编乱造的电视剧还是少看点!”
 
但桐华认为,通俗文学的价值在于“能带给人感动、愉悦、快乐、悲伤……能让人放松,这些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出生于1980年的桐华,是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成长起来的作家。同时期女作家张悦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上一代作家倾向于宏大的叙事、完整的背景、慢摇式写作手法;而我们这一代则更喜欢特写,固执地盯着某个人或某个角落。”
 
张悦然把这种差别归结为成长背景的不同。“我们大多数是独生子女,因此在心里‘我’这个概念是很强大的。”
 
桐华则解读得更为率性,“我是热热闹闹走在路上的市井俗人!我写的是通俗畅销小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做的是言情电视剧,或者情感类商业电影,我和一群热爱这一行业的朋友享受着工作,享受着生活。”
 
对话
 
潇湘晨报:在创作小说过程中,你是否曾被大众的点击率和评论困扰,在迎合与坚持之间挣扎?
 
桐华:我的观点一直是写自己想写的故事,而不要去写读者想看的故事。写自己想写的故事是为自己而写,是发自内心的需求,是自己有强烈的表达欲望。而写读者想看的,却是为了别人,并不是自己有强烈的表达欲望。何况世间读者千千万,每个读者喜欢的东西不一样,该为哪个读者去写呢?写作是寂寞又快乐的事,千万不要为了迎合市场迷失了自己。
 
潇湘晨报:你许多作品的背景都是古代,涉及诸多历史人物,对此,你做了哪些功课?
 
桐华:我的故事是专注于人物情感,历史背景只是一块幕布背景,每个故事里都有很多虚构的人物,每个女主角都是虚构的,可以说每个故事都只是我编造的一个梦,但是,友情、亲情、爱情,传递的情感却是真实的。
 
潇湘晨报:你说自己是一个悲观的人,常先考虑最坏的结果。那么,小说中的完美男性在现实生活中是否真的存在?
 
桐华: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有完美的人,但我相信这世上有完美的爱情,我们因为爱一个人,而更加热爱生活,更加热爱这个世界。最完美的情人也是存在的,因为他的出现,丰盈了你的生命和你的世界。
 
潇湘晨报:《步步惊心》中的张晓穿越到清朝,《那片星空那片海》中的小螺回到几乎与世隔绝的海岛,逃离的都是让人头疼的世俗社会。你是否感到了世俗社会的这种压力?2005年你意外闯入写作,并在此获得成功,是不是也是一次成功的“逃离”?
 
桐华:除非生活在真空中,否则来自生活、社会的压力每个人都会有。就算到了清朝,若曦依然“步步惊心”,就算到了海岛,沈螺依然要面对艰难的选择,写作对我来说也不是“逃离”,而是选择,我选择了我喜欢的职业,也为它付出自己的努力,我自然更享受现在的身份。但学金融做金融,我也觉得很好,四年商管学院的学习,或者说四年大学的学习,它培养了我看问题,分析问题的角度,进而影响了我一生。
 
潇湘晨报:最近是否在酝酿和写作新作品?做影视策划人与当作家有什么样的区别?
 
桐华:新作暂时保密。小说是作者一个人的倾诉和表达,我只要写自己最想写的故事就好,这是我最喜欢的事;作为影视策划人,我会自己策划电视剧,也会去购买其他作者的版权,我用另一种方式去讲述故事,把我想讲述的故事变成画面,也非常的有趣。
 
桐华无论是在写作方面还是编剧方面完成得都是非常出色的,虽然有的时候会因为世俗的眼光让自己停下脚步,但是自己很快又会调整自己的脚步,人无完人,正如桐华所说的自己只是一个市井俗人。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