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鲜 >

黄明明的风、沙与星辰

来源: [db:作者]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01-27

  文/ 搜狐财经 陈洋

      黄明明已经记不清这是最近收到的第几轮论坛邀请了。近两个月来,以“人工智能”“硬科技”为主题的会议频繁起来,他一次次地走上台中央,讲述这个自己已涉足两年多的领域。作为业界最早一批专注硬科技领域的投资人,一路略显孤独的他似乎一下感到了热潮涌来的喧嚣。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硬科技称作是当前经济发展的一个风口,黄明明并不喜欢“风口”这个词,在他看来,“风口”背后更多代表的是一种跟风的心态,而一旦某个方向成为大众眼中的“风口”,那么对早期投资而言,就已经失去了价值

  风

  “我们行走在云层与雾气中。”

  ——《风沙星辰》by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在明势资本正式成立的2014年,当时站在“风口”上的是O2O和互联网金融。各种项目如雨后春笋,大小投资机构趋之若鹜,望京著名的O2O扫码一条街成了北京一景,互联网金融更成了很多创业者手中挥舞的颠覆大旗。在双创火热的氛围中,创投基金纷纷下水,一年投100多个项目的基金不在少数,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流向了当红的O2O和互金。

  但这并没有成为黄明明的追逐目标。

  在成为专业基金投资人之前,黄明明是连续创业者,早年间他和蔡文胜一起创办了265网上导航,项目卖给谷歌后,黄明明又投资创建了酷盘。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经历让他在转做个人天使投资时决定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入手,出于兴趣,他看了很多智能硬件方面的项目。作为曾经的创业者,黄明明明白对于初创项目,除了提供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能够给项目提供帮助,“以创始人为核心,帮忙不添乱。”黄明明几乎深度参与了早期的所有项目,他跟创始团队一起跑制造和供应链的环节,通过实地的考察,黄明明对中国的生产、制造业以及供应链的现状有了一定的了解。

  黄明明分析说,制造业一直是中国GDP的重要组成,但我国制造业整体上长期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无论是最早做代工,还是后来做加工和集成,我国的工业制造能力都严重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所以当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供给不足,成本快速提高,又没有太多科技附加值,再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变化,那些从事代工生产、加工制造的企业就必然会大批倒闭。”

  但危机往往也意味着机遇,巨大的差距也意味着同样巨大的市场成长空间。

  黄明明通过实地考察发现,虽然中国工业制造因为人口红利的消失正在逐步丧失竞争力,但中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大国,特别是在3C、轻工业以及消费电子类领域,中国保留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条产业链短时间内无法被迅速迁移;而另一方面,中国的高端人才也在壮大,大批量的工程师团队也在崛起。在黄明明看来,工业4.0、工业自动化及高端制造领域孕育着大量的机会,“这是属于中国的机会。”

  看准了趋势,明势从2014年便开始了在工业自动化4.0领域的布局。“当时其实是比较寂寞的,几乎没有碰见太多的对手。”

  综合IT橘子及明势提供的信息,从2014年正式成立至今,明势资本已经投资了59个项目,其中专注硬件和企业服务领域的就占了31个,包括2014年10月投资的QKM李群自动化、2014年10月投资的小牛电动车、2014年11月投资的石墨、2014年12月投资的好麦云轻、2015年3月投资的Sensors Data神策数据、2015年7月投资的橙子自动化、易税客、2016年7月投资的企名片等。

  其中,神策由明势资本、线性资本和薛蛮子在2015年3月投了种子轮, 11月明势又和红杉资本中国、线性资本LinearVenture合投了A轮。而明势资本2014年10月天使轮投资数百万人民币的QKM李群自动化也分别在2015年4月和2016年4月获得了红杉资本中国和赛富基金的投资。

  黄明明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大的中晚期投资机构开始关注到了明势在前两年投的科技项目,“大家看了一圈,O2O的不敢再投了,很多可能已经阵亡了或者正在阵亡,互联网金融的有一批,但看明白了其实是线下的小贷、次贷的产品网上包装一下,大量的跑路,也不敢投。”越来越多机构都趋势的认同让明势系的项目在寒冬季依然保持了较高的融资频率。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家都在经历所谓的‘资本寒冬’,但是明势系的已投项目,初步的统计下,在第四季度和今年前两个季度,大概有10-15个项目到下一轮。”根据明势提供的资料,目前其一期美元基金已有80%的项目顺利获得了下一轮融资,6个项目实现了天使轮到过亿美元估值的飞跃,其中2家公司今年将会进入独角兽俱乐部,估值超过10亿美元。

  黄明明认为所谓的资本寒冬实际上是一种是市场的自我调节,“在一些本身不应该热的地方过热了就会有一个自然冷却或者是调节的过程,但是在真正有核心价值的领域,是绝不会有所谓寒冬之说的。”他认为“寒冬季”更准确的说法实际是优质资产的资产荒,真正优秀的投资机构会有自己的投资逻辑,无论在什么时期,投资速度不会有太大的波动。

  

  “只是他依然记得撒哈拉每一个沙堆褶皱处隐藏着的危险;他记得深夜里每一次枕着沙粒,躺在帐篷中的情景……”

  ——《风沙星辰》by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投了那么多好的科技创新公司,鬼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调皮脸)。” 一个以科技创新为主题的峰会开幕前,黄明明在自己的朋友圈写道,配图是大会的官方宣传照,照片里,黄明明目光灼灼,两手交握,下方是九个明势投资公司的logo,除了上文提到的李群自动化、智鼎,还有李想的新项目车和家和李一男担任CEO的牛电科技,等等。

  虽然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布局硬科技,但硬科技的投资自有其门槛,困难也不一而足。

  知名投资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在接收媒体采访时就提到,峰瑞在成立之初就将科技作为一个重要的投资方向,一年以后科技项目的投资已占到其总投资量的19%,但整个过程困难重重。从一开始遭遇LP(有限合伙人)的质疑,“大家并不买这个故事”,后来即便劝服了LP,如何发现优质的科技项目同样困难,“又费柴火又费人”。

  正如李丰所说,投资科技类项目要求投资人非常专业,不仅自己要懂还要有专家顾问作为外脑;深科技投资项目也不好找,找了以后不好论证。既要在学术上论证它是否可行,又要在工业上论证它能规模化和工业化。

  李丰说的问题普遍存在。对黄明明来说,明势的一个优势在于LP层面给予了很大的理解和支持。

  黄明明觉得对于一个基金而言,LP的构成至关重要,明势的LP主要来自一线的高科技公司。根据明势的官方介绍,其有限合伙人主要由腾讯、阿里、人人、汽车之家、猎豹、心动游戏等中国顶尖互联网企业创始人组成。“他们带兵打过仗的,真的是从零做到一,做到一百的企业家。”黄明明认为最重要的是大家的理念和看问题的高度和远度是一致的,“比如我不用跟李想解释为什么我这周期要做得长一点,因为他自己的公司就做了十年才上市的,他太清楚做一个高科技的公司需要足够的时间和耐心。”

  另一方面,高质量的LP也帮助明势获得了很多好的项目和资源,“因为很多项目的创始人正是来自这些一线科技公司,甚至是跟着他们开疆破土的元老、功臣或者是高管、中层。”黄明明说明势这两年投资的项目里有30%是来自于LP推荐,这些高质量的项目和资源也帮助明势资本在短期内能够打造出一个良性的创业生态圈。

  获得高质量的项目源是一方面,如何判断什么项目值得投,在什么时点应该投资什么项目,更是考验投资人的能力。“技术上的判断仅仅是你能够投到或者产生一个好项目的第一步,技术后面还有对行业和商业上的判断,这个可能是更难。

  黄明明认为,技术领域的投资,投得早了可能就成了先烈,投得晚了,就会错过这波市场。“你需要去判断这个技术是不是处于商业应用和商业爆发的临界点,对时点的判断可能是对投资人功力最难的一个要求和考验。”

  黄明明举了两个例子。

  “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如果你再去做机器视觉、人脸识别或者语音识别的创业公司我认为就晚了。因为行业的领头羊已经出现了,比如人脸识别有Face++,语音这块有科大讯飞;国际上,Facebook、Google、微软,亚马逊都有在未来开放其人工智能核心领域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计划。当巨头都已经布局完成,甚至有可能在未来用免费、开源的方式去做,那即便你在算法上能够有一定的领先,商业模式上已经很难去构建你自己的核心壁垒。”黄明明认为这种商业模式在如今这个时点就是“晚了”。

  而对于要做医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公司,黄明明认为这个模式又偏早了些。“偏早的核心原因就是中国整个的医疗系统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系统,所以很多数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每个医院、研究机构会保留自己的信息孤岛,不太愿意把这个数据拿出来,你拿不到数据你的机器就没办法训练得很好,要做成医疗的大数据研究就不太可能做到很好。除非你能证明你有一些特别的渠道和一些特别的方法,你能拿到真正有效的有价值的数据。否则,就算算法很牛,商业模式也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闭环。”

  这仍然是一个需要不断摸索和学习的领域,也有失败的案例,“但在一个新的领域,兴趣和学习能力是最重要的。”黄明明说。

  星辰

  “我们做的是一种凡人的工作,面对的也是平凡人的烦恼。与我们相伴的,是风、沙、星辰、黑夜和大海。我们等待黎明的到来,如同园丁期盼春天的降临。我们渴望下一个停靠站是一片安全的土地,在星云中探索着真相。”

  ——《风沙星辰》by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在创投最火的2014、2015年,明势资本一共投了40多个项目,而同期大量的基金一年投出了100来个项目。但进入到所谓的寒冬期后,明势开始聚焦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速度反而在加快,仅在2016年7月,明势就投了7个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

  “人工智能是从数据的采集开始,首先是感知层,然后再到认知层,把收集来的数据用于深度学习,然后帮助更好地决策。”黄明明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就是沿着这个思路展开的。

  黄明明介绍了最近投的几个项目,在前端数据端,明势投资了两个做光纤传感器的公司,分别是做医疗大数据领域和在工业远程的监控领域收集数据的;在上层的数据处理方面投了一家,这家公司是把网络上关于企业的非结构化的数据变成结构化数据的一家公司;下游明势刚刚投了一家做机器学习方面开源系统的公司。

  “我们认为未来在基础服务方面,人工智能会变成了一个基础服务,所以这个依然是巨头的菜。但是在很多专业的领域,包括医疗等专项领域,它能够自生成和闭环生成自己数据的领域,那可能是创业公司的一些机会。”黄明明说。

  六点半了,黄明明在一个电话会议后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访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八点,依然没有吃晚饭的黄明明在匆匆塞下一个面包后再次投入到电话会议中。“我们也累,但是会定期锻炼身体充电,毕竟光靠精神可赢不了仗。”黄明明笑笑。

  黄明明的办公室在17层,朝南是整面落地窗,透过玻璃,夜色初降,墨兰般层叠沉淀的云间穿行着金黄灿烂的晚霞,几颗星辰已经按耐不住闪烁在层云间,话停时黄明明不禁掏出手机,定格下这份这精彩。

  “投资人其是连接未来和当下的一座桥梁,去预见和发现未来,我们手上的资金可能会为那些撬动未来的杠杆提供一个完美的支点,没有比这件事情更有意义或者更刺激的了。”放下手机,黄明明说道。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始链接。如需联系作者,可发送邮件至499471474@qq.com。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片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本地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企业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