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本土文化名人心中的书

来源: 未知 作者: 中国妇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0-11

  马尔克斯在这部“爱情百科书”中,告诉我们,爱情攻克漫长“疫情”的方式,男女主人公在二十岁时没能结婚,是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历了人生种种曲折,到了七十多岁也没有结婚,是因为太老了,小说中人物的社会孤独感,折射出人类心灵的痛苦。

  马尔克斯小说中人物“爱情方舟”抵达彼岸传递的信息是:并非对社会绝望、对人生悲观,才将人生看作奔向死亡的过程,而是体现了对生命浓烈的爱。

  起初,读了几页朋友推荐给我的《有我无我之境》,觉得很别扭,都是干巴巴的思想碎片,想罢手。强打精神再读,就不能自持,恍惚间进入了禅,一种空灵,如阳光之剑,仿佛开启了一扇门:外面晖光璀璨,门里阴翳混蒙,我处在临界线上,窥视似曾相识的大限。

  我们想说,但没有说出;我们熟悉,但浑然未觉,多像“一语道破天机的孩子”、真似“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生活离我们远了,是因为我们的幻想超出了事件本身,正像“正常是一种例外”;生活离我们近了,我们安分守己,众生求解未知,人为陷入神秘,哪怕歧路彷徨,哪怕彼岸无边;我们在“牌局”中,可全盘接受,也可取其精华,因为我们都有思想,谁和谁都有“误差”。

  (红雪,本名秦斧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散落民间的阳光》《碑不语》、散文集《最近处是远方》和法制新闻集《见证》。)

  这是一本“小”书。说它“小”,一是因为本书副标题为“元朝征伐日本小史”;二是它确实不厚,只有区区256页,与它阐释的宏大题材和历史容量不符;三是这本书作者周思成年纪小(1984年生人)。除此之外,它什么都大:作家的宏阔视野,史家的驾轻就熟,学者的好整以暇……在我一次性拿到的十本新书中它最薄,但它最先吸引我打开。

  作为北大历史学系博士,周思成主要研究蒙元史,他通晓英法德语,能通读蒙藏维日俄意西拉丁波斯阿拉伯文。在他的解析和评判当中,作为成吉思汗的孙子,1260年自称蒙古帝国“薛禅汗”的孛儿只斤·忽必烈(1271年成为元朝开国皇帝,庙号世祖),多次遣使,两度东征日本,全书融合多方视角,揭秘了“元日战争”中鲜为人知的野心、阴谋与闹剧,以及历史的偶然,是值得深思细究反复赏读的历史学枕边书。

  2020年1月4日,福建泉州晋江东石镇,一座名为“母亲的房子”的图书馆落成开放。这座传统闽南石头建筑,便是蔡崇达《皮囊》一书中那篇《母亲的房子》所记,图书馆正是他送给母亲的礼物,他说“母亲盖的不是房子,是父亲与她空地上画地而起的爱情”。

  文学的确是人内心纹路的学问。作者蔡崇达80后,硬核媒体人出身,《皮囊》一书文字传达精准,浅近的人间烟火中,世事明达,故事别致,笔墨绰约,一隅宁静依然令人驰魂夺魄,各种材质的心灵皆于此间触及温暖,得以慰藉,自然而然回归到人的生存之界。

  《山鬼》是屈原的组诗《九歌》中的一首,这首除了具有古今中外优秀爱情诗的特点、风貌外,还具有自己的特质。

  诗歌的第一个字“若”,就把读者带入了缥缈、虚幻之境:好像有人、到底有没有人,继而在这似真似假、似梦似幻中展开。女神正值“怀春”芳龄,所以她的情感表达不是直白和热烈,而是通过一系列心理活动反映出来,具有含蓄之美。

  这首诗还有一种自然美,仿佛能闻到田野青翠、芳香的味道。女神活动的空间、穿的衣服、坐的车、喝的泉水。

  屈原典型的“香草美人”的艺术手法,不仅塑造了“山中人”“自然之女”的抒情主人公形象,而且成就了文学史上,不多见的具有山林鲜花味道的诗。

  《渺小一生》中,四个年轻人,四段经历不同却同样悲伤的人生故事。人生凄苦,生活悲凉,他们曾经那么紧紧地拉着彼此的手,想要陪着他或他共同飞升或跌落。然而,一个已经千疮百孔的内心,要如何才能修复如初?

  终日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惶惑惊恐、纠结反复、悲伤忧郁,那个内心世界相对于他们所处的外部世界,有时更是他们无力抗争的,是他们奋力挣扎却最终不得不陷落沉沦的,从这一意义上说,每一个渺小的人生,又都是繁复浩大的人生。

  这是一部关于友情、爱情以及人生的作品,让你在阅读时总会不自觉地内心一热、再热,让你看到黑暗中细微却耀眼的光芒。

  如果失明,无异于末世降临。《失明症漫记》便描摹了这一末世景象。失明症在城市蔓延,仅仅与患者对视即会失明,眼科医生亦未幸免,与几十个患者被送到废弃的精神病院隔离,医生的妻子不离不弃,与之同往。她是唯一的幸存者,幸也不幸,极力照顾丈夫及每一个失明者。失明者源源不断,精神病院人满为患,数千年来的道德秩序与精神文明土崩瓦解,代之以动物本性。

  把守的士兵冷血残忍,任意射杀,失明者互相残杀,其中有一伙土匪,强占资源,怀恶不悛,命女人来换事物。医生的妻子忍辱负重,饱经蹂躏,经过谋划,手刃匪首,最后带领一群失明者逃出精神病院,一如当初的摩西。此时所有人都失明了,城市沦为地狱,惨不忍睹。医生妻子一如既往照顾大家。忽然一天,上帝之光重新降临,大家又恢复视力,而医生的妻子却失明了。萨拉马戈这篇作品意象丰富,细品必叹之。

  《小王子》以一位飞行员作为故事叙述者,讲述了一个满头金发、身着长袍,永远不知道几岁的小王子,从自己星球出发前往地球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各种历险。作者以孩子式的眼光,透视出世界的空虚、盲目、孤独寂寞、死板教条,同时也表达出作者对社会金钱关系的批判,对的讴歌。

  几乎每一页都可以读出一点“言外之意”;今天读和明天读,你的感受会有很大的变化;你读和他读,解读和领悟永远不一样;这是一本常读常新的书,这是一本你读了还想读的书。《小王子》是童话,又不是。

  (曹立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29届高研班学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著有诗集《北纬47°》《山葡萄熟了》。)

    责任编辑:中国妇女新闻网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