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我们需要的是详实的调查报道而不是煽情的刷屏文章

来源: 未知 作者: 中国妇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9-12

  今天朋友圈中一篇《发哨子的人》刷屏了,是《人物》杂志采访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人物采访稿。

  另一篇文章是财新写的《李文亮所在医院,为何医务人员伤亡惨重》。报道的链接可以到我微博上去找,或者点击原文链接

  两篇文章报道的实际是一件事情,就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务人员感染问题。我都仔细看了,两篇的高下一目了然:

  《人物杂志》那篇讲完背景后,进入主题的第四段的关键一句话就是:“悲剧原本有机会可以避免。”。随后讲述了艾芬的陈述。包括她看到SARS冠状病毒的化验单,艾芬把信息告诉呼吸科,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然后发给急诊科医生群中。

  艾芬一开始把信息发的是急诊科医生群,然后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随后第二天医院领导对艾芬进行了非常严厉的斥责。

  艾芬肯定很委屈,因为她是和同学,医院的同事进行的交流,讨论病案。并没有对外散发信息。散发信息的是群里的其他人。

  后面有很多艾芬医生的陈述。整篇新闻稿中,基本上除了前面几段线%的内容都是艾医生的自述。记者自己写的内容,最醒目的一句话就是“悲剧原本有机会可以避免。” 一篇稿子,80-90%都是被采访者说的话.... 做记者也太轻松了吧。好新闻不应该从多方去印证吗。

  然后讲述了一份内部材料《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处置情况说明》里面写出了武汉中心医院从12月29日开始的疫情处置的细节。包括12月29日向疾控中心报告,通知院感办消毒隔离。当天晚上20时,疾控中心和市应急办就抵达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和采样,检测。

  后面的细节大家可以看原文,目前是免费的。非常详细,包括31日,3日中心医院两次询问检测结果。包括4日和5日武汉市卫健委下达的关于传染病上报两次相互矛盾的指示。

  11日对上报程序再度调整,从区级会诊变成区市省。13日的武汉市卫健委到亿元的传达,要求上报必须省卫健委同意。13日江汉区疾控中心传防科长要求把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订正为其他病例。知道16日16时,武汉市疾控中心才再度到中心医院采样。

  这个过程财新报道的极其详细,包括谁打电话的,谁到医院开会的,时间,地点,人物,细节非常详尽。之后,财新又写了传染病上报中的问题,也非常详细。

  下一个部分,财新写的关于基因测序的问题。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请北京博奥医院检验所有限公司做的基因测序。拿回来的检测报告就是艾芬主任发到微信群的。1月3日晚上武汉中心医院会议,要求不得传谣不得透露涉密信息的那个会议的会议记录,财新记者也拿到了。

  随后,财新记者写了两份不同的临床诊断标准。其中武汉卫健委的确诊标准比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的严格很多,武汉卫健委的确诊标准要求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是必须的条件。

  1月12日,省市两级卫健委均要求,疫情上报必须省卫健委统一。这个要求直接违背了国家关于传染病直接上报的规定。

  在文章的最后阶段,财新分析了中心医院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数高的原因。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离疫源地最近,病毒第一代毒性高。大量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人无法送到定点医院,在中心医院收治,很多其他科室的医生中招。最关键的是医院领导都不是专业出身,对医学和传染病了解不够,不重视疫情,卫健委怎么要求就怎么做。

  财新的这篇调查报道,非常值得一看。看起来很干巴巴的,一点不煽情。从传播上肯定远远不如人物杂志那篇。但是,在披露事实方面,不知强了多少倍。

  1. 12月26-27日,张继先医生最早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29日湖北和武汉两级卫计委开始流行病学调查,30日卫计委通知医院提高警惕,31日媒体对社会发布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31日中央专家组到武汉。这个时间段大概也就5天。从反应速度上是无可挑剔的。

  2. 无论是李医生还是艾医生,他们得到消息是12月30日。对外传播大概是30-31日。当时这个传染病还在调查中。对没有调查清楚的传染病公开对外披露,按照我国的法规是违规的。但两位医生并不是公开对外披露,是在微信群中警告同学亲友。公开外传的另有其人。两位医生当时并不想公开外传的。所以说两位医生是吹哨人,他们并不是。他们也没有什么错误。警告一下朋友亲属很正常。

  3. 两位医生的英雄之处是:虽然被训诫或者被批评。但在抗疫的紧要关头,没有人打退堂鼓,还是英勇冲在第一线. 医院有没有错?肯定有。即使病毒没有调查清楚,医院也应该尽最大努力保护医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武汉有的医院就做得很好,虽然没有政府的统一通知,还是尽自己的努力保护医护人员。

  5. 最大的问题出在1月上旬,为什么20日才得到人传人的结论。这个需要调查深究找责任。现在看地方政府和卫健委专家组都有责任。但12月底那几天,是没啥问题的。

  6. 部分媒体带节奏。要用吹哨人把整个事情带祸,想让中国承担这个病毒全球扩展的责任。“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这句话用得非常不恰当。什么悲剧?李医生的悲剧确实可以避免。医务人员做好防护能少感染。但不训诫这8个人,新冠的疫情就能消失吗?这句话太狠了,就是把黑锅往中国脑袋上扣。

  《人物杂志》的整篇文章,其他都还好,就是这句话写的太过了。至少加个范围限制呀。我第一眼看去的印象就是整个新冠疫情的这个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7. 未来1-2个月,随着病毒全球扩散,境外会掀起一波攻击中国的巨浪。欧美家为了掩盖自己的责任,会找替罪羊。中国就是最自然的替罪羊。我们自己国家的媒体在这个节骨眼,不应该把黑锅往自己国家头上扣呀。

  《人物》的这篇报道看完后,除了煽情外,我对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没有什么新的认识。但后面艾医生讲的部分,应该也是真情流露。对这篇文章我最大的意见,就是“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这句话。这句话放的位置和语气,至少我第一次看自己的理解是,这篇文章又在说,如果没有训诫李医生艾医生,武汉的悲剧就不会发生。这个纯属胡说八道。

  《财新》的这个报道虽然也是单方面的说法,但细节之详实,我认为可信度非常高。看完后,这个事情的责任,清晰很多,基本可以判断了。

  我一直坚定的认为,中国不需要为这次疫情向外国道歉。即使我们没有犯错误,也不可能阻止新冠疫情的在国内的传播,也一定会在海外爆发。海外国家,已经了解了这么多信息,有了这么多经验教训,还是一样在犯错误,一样阻止不了病毒的蔓延,一样在淡化病毒的威胁,一样在用各种方法压确诊人数。这次病毒也不是人祸,换了谁,都只能减轻灾难的危害,无法彻底避免这次灾难的发生。

  华尔街日报的前两天的文章How It All Started: China’s Early Coronavirus Missteps 基本的调子就是中国的应对错误导致了全球新冠肺炎的大流行和对世界经济的重创。一切都是中国的错。文中的很多内容就是我们自己媒体的报道。

  是吧,悲剧本来可以避免,既然可以避免,那全球疫情肯定都是中国政府的罪过了。在部分美国媒体和中国媒体眼里都是中国的错。美国跌掉几万亿美元也是中国的责任。

  如果意大利人都认为他们生病,他们病死的责任都是中国的,会对意大利海外华人造成什么影响。煽情一时爽,不考虑考虑其他人吗?

  再说了,现在看的很清楚了,我们对疫情的应对真的就那么糟糕吗?疫情就算是中国起源,扩散到全球也不是中国的责任。中国相反,至少延缓了一个月,让海外国家有了更长的时间准备。但是结果呢?谁浪费了宝贵的一个月?

  我们不需要向外国道歉。但这不代表我们不应该反思,也不代表不应该追责。责任人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责任人应该向武汉和全国人民道歉。道歉也不够,应该追责追到底。另外,有读者问国家到底有没有在调查。我相信已经调查了。这次,湖北省委,武汉市委均被免职,湖北省卫健委的主任和也都被免职。要知道当年非典是没有免一把手的。

  湖北武汉本地官员是主要责任人。卫健委专家组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更不应该禁止医院找三方机构测序,但是,国家卫健委是次要责任人。

  传染病直报系统和规章制定的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地方行政机关,压迫医院不遵守传染病直报的规定。

    责任编辑:中国妇女新闻网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