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模糊的往事 清晰的情义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5-30
能够用文字表达自己情感,这是一个心思细腻缜密的人,很多作者为什么喜欢写作,是因为她们愿意将自己的情感表现在文字间,让更多的人读懂。
 
岁月长河激流勇进,不停地冲刷着人们脑海里的记忆。
急进的河流汇聚成海,而诗人全林犹如一澈溪中小泉;这澈小泉才入河端便被岁月的烈阳蒸干,而仍在岁月长河流淌的我们,夹杂在这泥沙之中……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的生离死别宛如这深秋的败叶,被秋风风化成了躯壳,惟有不灭的诗心却飘扬入土,期待新春另发新芽。存于世间的人们,既是这深秋的观赏者也是拾零者,而下一轮仲秋沦为落叶,悄然坠落……
 
雨纷清明是个祭悼先人的时节,也让我缅怀起那些英年辞世的道友们,展开搜索的翅膀,逝者生前的点滴往事总是那般飘浮和模糊,给我们留下是支离破碎记忆和几许惆怅,我们无奈的笔端总无法寻到往事完满的回忆,笔触难免总带苦愁和悲切,令文字暗淡,使泪水布满脸庞……
 
旁人看过这伤痛的片语,反倒替逝者赞叹:人虽消亡,却得美誉和追思在人间,殊不知这追思交织的却是悲凉和感伤……
 
这缅怀的文字偶尔触动一个人,那就是纤。纤是从浩如烟海的网文中搜集到的,这缘于她既是逝者全林往昔的诗友又是全林前妻晓云的结拜姐妹。纤,曾经的缪斯恋者,少女时诗心勃发,笔调婉约,诗情激荡,出众的诗才曾受到诗魔洛夫和言情巨匠琼瑶的赞许;然而,许是过早背井离乡,对故里的人和事都两茫茫。
 
网络是桥梁,友情一线牵。QQ加友、网上重逢,加上电话粥一煲,这重续的友情变得异样珍贵。纤是个念旧的人,思来想去总觉得要把往日的诗人、作家们情缘一网打尽。我便把本土所识的作家、诗人通讯一一告诉了她,她还真执迷、专注,给每位作家、诗人一一去电话,先是问候再拉家常。然而岁月流失,且事过境迁,尘封的记忆总是难以打开,也正如我一样,粗略知道有这么个人,但很难与往日的某事牵连一起。
 
纤看过我的照片,不免感慨“岁月苍伤”,而与另些诗人们联系过后,纤得到感触却是“惆怅”。
 
我也曾品味过人世炎凉,也曾遭遇过被旧友遗忘的尴尬。过去的旧友移居他乡,得知后便叫在他乡的好友叩见代向问候,而好友做完后说,人家早把你忘到九霄云外,浑然不知你是谁?好友还调侃我想高攀福贵,因为那旧友在他乡升迁发迹了。曾有一次在本土的网友聚会上,兴趣地遇到一位老友,立马直呼其实名,不想那位仁兄一句“认识我的人太多了”便把我打入冷宫。当众网友纷纷给我这个寒碜的诗人敬酒时,这位健忘的老友嘻笑凑了过来,一时来气,调侃起他来“不信请看宴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而非穷诗人”。
 
当纤与全林的前妻云重续那份难得的姐妹情意时,纤乐欢了,那神态犹如穷家孩子得到开心糖般的心仪,我这才感到,纤是个性情中人,她这骨子里有的只是真情实义。常言道:恩德相识者,谓知己;腹心相照者,谓知心;声气相求者,谓知音。而纤的友情世界里,三“知”她都有,为博友人一份情,甘献湖海一片心……
 
从纤的相册里看到的是她云游世界的倩影,而从我的文字里纤读到的却是苦愁和飘零。尽管各自的人生经历和遭遇不同,但那颗往日的诗心紧连着我们挚朴的友谊。
 
读及古人依山傍水结庐而居的故事,我们有太多的感概,那种令人神往的自然山水息息相拥,促人返朴使人归真,那种心拥纯朴,心地清静是文人最质朴的追求。纤回复,那就圈它一块地,建一处庄园,让腥腥相惜的诗人们隐居林泉,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纤的一番话把我的心里逗得乐滋滋的,虽知这是调侃中的戏言,但脑海里也不免浮现出“夕阳牛背无人卧,带得寒鸦两两归”的美妙景色……
 
偶尔一天,我们相会在网上,纤说已与云相约,清明节她会取道香港、澳门,直往惠州与云会面,然后再跋涉到衡阳与我重逢。这令我既傍徨又兴奋,能通过一篇怀念文章又续一段友情情缘,说来也真是个传奇。伯牙那句“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让我不免有些悲凉,因为如子期样的全林今不在了,我们空对谁唱……
 
清明即将到来,我仿佛听到纤归来的脚步,相见虽不能让我们拾起往事的回忆,但能让我们体会真切的情义。人生一世,只要付出真诚,这清晰的情义就能掬手可得。正所谓: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却为绝妙词。
 
人生的际遇不同,但是一定会有相似经历的人,希望在文字间带领更多人走向一个比较正能量的生活,用自己来总结这些经历改如何不走向迷茫。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