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这个出名的俏寡妇,死后仍有人惦念她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2-13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女人非常不幸福,因为他们年纪轻轻的丈夫就去世了,有些俏寡妇总是会得到很多人的青睐,然而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寡妇,却因为她的爱情故事,得到了很多人的注意。
 
20世纪50年代,20岁左右的重庆江津中山古镇高滩村村民刘国江爱上了大他10岁的“俏寡妇”徐朝清。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他们携手私奔至海拔1500米的深山老林,自力更生,靠野菜和双手养大7个孩子。为让徐朝清出行安全,刘国江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几十年如一日,凿出了石梯6000多级,被称为“爱情天梯”。二老的爱情故事被媒体曝光后,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强烈的反响,被评为2006年首届感动重庆十大人物,同年又被评为“中国十大经典爱情故事”。2007年12月18日,男主人公刘国江老人去世;2012年10月30日21时58分,徐朝清老人去世,享年87岁。遵照她的意愿,人们把她葬在刘国江老人身边。这场旷世绝恋虽然随着徐朝清老人一起入了土,但留下了一段传奇让后人恒久地追忆。
相恋私奔
 
徐朝清出嫁的那一天,两人首次见面。由于他磕断了门牙。山村有个习俗,掉了门牙的孩子只要让新娘子摸一摸嘴巴,新牙就会长出来,所以他的伯娘抱着他到轿子前,新娘子为他摸一摸嘴巴。
 
那一年,他6岁,她16岁。首次见面给刘国江留下深刻的印象。
 
徐朝清13岁欢喜(订婚),16岁交代(结婚),26岁却因丈夫患急性脑膜炎去世而成了寡妇。婆家说她克夫,于是她独自带着4个孩子,没吃的 ,就背着孩子到山上拾野生菌,一斤3分钱的盐买不起,她就编草鞋卖,一双卖5分钱。
 
有一次,她和孩子掉进河里,16岁的他跳进河里救起了她们母子,第一次正眼看她。之后就经常主动的帮她担水,砍柴,照应家务。如此4年,培养了感情。
 
但是她不但比他大整整10岁,还是个带着4个孩子的寡妇,为了避开村民的闲言细语,1956年8月一天早上,村里人发现她和4个孩子突然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19岁的他。
 
偶然入世
 
2001年的中秋,一队户外旅行社在原始森林探险时发现罕无人迹的高山深处竟然住着两位老人。他们仿佛生活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点的是他亲手做的煤油灯,住的是简陋的泥房。而以前没有泥房子时住的是山洞。在自己开垦的田地上耕种,自给自足。他们就是几十年前失踪的他和她。
 
有一家电视台想邀请他们参加七夕晚会,他担心妻子的身体,独自下山参加晚会,当主持人介绍完爱情天梯的故事后,请他上台讲话,当主持人问,你现在想跟观众朋友们说什么的时候,他脱口而出的是:"我想回家”,顿时全场数千观众都愣住了,然后又说了一句:“我怕猴子来偷我的包谷”。事后刘国江说,其实他回家的真实原因是,他担心老妈子,而不是猴子,只不过当时不好意思说。
 
开凿石梯
 
拿着铁榔头带着几个煮熟的洋芋一早出门,悬崖峭壁上凿路——他怕她出门摔跟头。
 
整整50年,铁铣凿烂了20多把,这都是他一手一手凿出了6000多级的阶梯,每一级的台阶都不会长出青苔,因为只要下雨过后他都会用手搽过,这样一来就不会滑……这6000多级的石阶被人们称为“爱情天梯”。而他,也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了一个白发老翁。
 
“我心疼,可他总是说,路修好了,我出山就方便了。其实,我一辈子也没出过几次山。”摸摸老伴手上的老茧,她流着泪对山外来采访的“凡人”说着。
 
横生变故
 
2007年12月7日凌晨3时许,刘国江像往常一样起床去地里看庄稼。约一个小时后,刘国江回到家,刚在床头坐下,突然栽倒下去!
 
“小伙子,啷个了?快起来!”徐朝清惊慌扑上去拼命摇动老伴,刘国江毫无声息。
 
“刘三(指三儿子刘明生),快来,你老汉不行了!”黑暗中,徐朝清冲到半坡山顶,也是“爱情天梯”最顶端,对着山下凄厉地喊。之后徐朝清踉跄着跑回屋,奋力将体重是自己近两倍的老伴扛上床,盖上铺盖———海拔1500米的山顶半夜很冷。
 
“下山找儿子。”这是徐朝清惟一能想起要做的。她拿起电筒,在夜雨中冲下山去。和“小伙子”上山半个世纪以来,这是徐朝清第一次一个人走这6000级天梯——“都是他牵着我的手,扶我下山。要不,他下山办事,我在家里等他。他从不放心我一个人走山路。”徐朝清对记者说。
 
刘明生叫上妻子陈洪治和家里所有人,飞奔上山。“母亲非要和我们一起上山,但她的肩、背和腰已经摔伤了,我们没准她跟来。”
 
天未亮,刘明生等人已赶到山顶。此时,刘国江已无法开口说话。“我们准备抬他下山时,他艰难地举起手,颤抖着指了指橱柜上的全国十大经典爱情证书和一日本友人为他和妈妈画的像。”刘明生明白,父亲是要他将这些东西一起带下山——那都是父母绝世爱情的见证。
 
“抬着父亲下山后,老远,就看到冷风中,母亲抱着双肩站在院坝上,向山上张望。天刚亮,我们就把医生请到了家里。”刘明生说。医生诊断,刘国江是脑血管破裂,导致脑淤血。
 
生死诀别
 
此后6天里,刘国江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刘明生说,父亲临走前几天,母亲一直守在他身边,几乎没吃过什么东西。
 
6天里,刘国江能做的,只是让“老妈子”拉着自己的手,听她回忆半个世纪以来,在深山老林里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当看到那些带下山来的证书、画像,躺在床上的刘国江就会眼神发亮。那幅画像,是2007年3月,一位日本友人专程上山看他们时带去的。“我在网上看到你们的爱情故事,太感人了,这是我在日本凭感觉为你们画的年轻时的画像。”当时,听了翻译的话,徐朝清笑着说:“不像,不像。”但此刻,徐朝清却笑不出来:“我说不像,‘小伙子’一个劲劝我‘收下嘛,别人一片心意’。”
 
两年来,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上山看他们,也给这对与世隔绝的恋人带去很多山外的东西。一开始,他们害怕,也不习惯“凡人”打扰他们。在经历了惶恐、逃避、好奇之后,已能坦然尝试接受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生活因此而变得逐渐“文明”起来,不变的依旧是那份质朴,那份不染尘垢的爱情以及那条“爱情天梯”。
 
“我们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政府给我们送来电视,你还没看够,却要丢下我走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啥意思!”徐朝清的语气幽怨:经典爱情故事颁奖时,你去过湖南,还坐过飞机。重庆十大感动人物,你又去了重庆,见过那么大的场面。每次,你都说我身体不好,不让我去。你说过哪天要带我坐飞机,坐火车。你还说你身体比我好,比我年轻,要给我送终。你说话不算话……徐朝清旁若无人地对着棺材埋怨“小伙子”,语气中,带着往常惯有的嗲声。
 
12日下午,刘国江突然有些烦躁,他用颤抖的手指示意“老妈子”将证书和画像放到他身边。“我给他拿来了,他还在那儿指。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是一把放在墙角的铁锤。”徐朝清突然明白了,她将铁锤拿来,又找来一根铁钎,放在老伴身边,刘国江终于安静下来。
 
当天下午4时40分,刘国江在儿子家里永远闭上了眼睛。“父亲去世时,他俩的手一直紧紧握着,我拖了好久都没拖开。”刘明生说不下去了。
 
刘国江过世后,家人经过协商,决定了下葬日期。“他们跟我商量了的,日子定的初九(18日)。”徐朝清明白,她和小伙子只有最后6个昼夜可以厮守。
 
日子一天天过去,徐朝清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妈一般不上床睡,说她一个人睡不着。我们半夜起床,经常见她半个身子趴在棺材上,有时候听她在说话,有时候又在流眼泪。”刘明生称,家人都企盼着下葬日子快点到来,“怕她拖不过去。”
 
“以前一起在山上好安逸哦。怕庄稼被偷,他经常去撵野猪,赶猴子。有一回飞了只老鹰来,把唯一一只下蛋的母鸡叼走了。他怄得很,担心我没得鸡蛋吃了。”回想起当年的生活,徐朝清难掩喜悦的心情。[1] 
 
但这个经典的爱情故事残酷地出现了“断层”。徐朝清说,“小伙子”的去世,带走了她的一切,她不知如何应对今后的生活。
 
刘明生说,他们会把父亲葬在山顶,“爱情天梯”的尽头,再接妈妈在自己家住下。但徐朝清不高兴了:“不行,你爸葬在哪,我就要住在哪,我要一直陪在他身边。没有我,他也会不习惯的。”
 
“你走了,哪个叫我‘老妈子’,哪个来陪我唱《十七望郎》?”徐朝清趴在黑色棺材上,和“小伙子”说着自己的心里话。凄婉的哀乐中,徐朝清又哽咽着轻声唱起那首她以前和老伴最喜欢唱的山歌——《十七望郎》:
 
初一早起噻去望郎
 
我郎得病睡牙床
 
衣兜兜米去望郎
 
左手牵郎郎不应
 
右手牵郎郎不尝
 
我又问郎想哪样吃
 
郎答应:百般美味都不想
 
只想握手到天亮
 
见证爱情的天梯
 
初二说噻去望郎……
 
17日8点,徐朝清老人如雕塑般坐在三儿子的堂屋门口。门外下着稠密的小雨,漆黑一片。屋内,灯光昏暗,“小伙子”刘国江静静地躺在那口黑漆棺材里,已经整整5天了。
 
徐朝清心里很清楚,12个小时之后,她将再也看不到这个为自己开凿了6000级“爱情天梯”,发誓要照顾自己一辈子,并为她驱赶黑暗,带来温暖的“小伙子”了。她要陪“小伙子”最后12个小时。
 
2007年12月18日上午,“爱情天梯”的缔造者刘国江老人下葬。从中山古镇前往锅厂坪的泥泞山路上,数百市民自发为他送行。他们有的来自中山镇,有的来自更远的江津或者重庆主城,他们虽然互不相识,却有一个共同的心愿,祝“小伙子”一路走好,愿“老妈子”长命百岁。
 
18日,整晚未睡的徐朝清精神很好。凌晨5点,她让孙女打来洗脸水,把脸仔细擦了擦,“把脸洗干净,好送送他。”因为下葬地点距离三儿子的家有20多分钟的路程,而且山路陡峭泥泞,经过家人劝说,徐朝清同意不去送葬。
 
上午8点左右,刘国江的棺木被8个村民抬起。一想到跟自己朝夕相处了
 
50多年的“小伙子”就要永远离开自己,徐朝清难忍悲痛,扑上去伤心地哭了起来,久久不愿松手。
 
在8个村民的吆喝声中,“小伙子”的棺木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桫椤林中。离家几里路外的桫椤林,将是“小伙子”最后的栖身之地。
 
屋檐下,徐朝清捋了捋垂下的白发。至此,她才真的相信,“小伙子”已经离她而去。
 
经过选址,刘国江的下葬地点就在三儿子家附近,大木桥旁一个叫桫椤嘴的地方,而大木桥就是当年徐朝清等“小伙子”回家的守候地。
 
由于道路陡峭,路面全是稀泥,出殡队伍走得很慢。为了将棺木顺利送达,原本曲折的小路进行了扩宽,陡峭的地方还临时搭建了木梯。
 
刘国江的后人们,披麻戴孝,跟在棺木后面。沿途乐队敲敲打打,惊飞了林中的小鸟,也驱散了山中的薄雾。
 
10点,进行完各种仪式后,刘国江的棺木被平稳地安放在墓穴中。中山镇党委程书记带头填土,“他老人家是我们中山的财富和骄傲。今天前来送行的都是有心人,来!大家都来填一把土。”现场的村民纷纷上前,或用铲子或用手,洒下一捧黄土。
 
“初一早起噻去望郎,我郎得病睡牙床……”有当地村民悲伤地哼起了这首《十七望郎》,没有音乐的陪衬,歌声依旧婉转,余音绕林。[1] 
 
落叶归根
 
2012年10月30日21时58分,在江津区中山古镇高滩村三儿子刘明生家中,徐朝清逝世。高滩村村长在获悉老人逝世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中山镇政府。
 
2012年9月,徐朝清的精神状态就大不如前了,饮食也不振。中山镇政府曾多次派医生前去给老人看病,发现老人因年事已高,消化功能逐渐衰退,情绪也总是郁郁寡欢。
 
老人逝世的当天中午没有吃饭,情绪一直十分低落,直到晚上才勉强吃了些水果。家人看到她的精神状况感到很不安,随即电话通知了其他兄弟姐妹。老人的大儿子一家和女儿一家都赶到了三儿子刘明生家中,共同陪伴母亲。晚上9时58分,老人落气了。
 
“妈妈老是反复念叨说爸爸要来接她了,说爸爸比她年纪小,为何要先走。边说边抹眼泪。”和徐朝清一起生活的儿子刘明生说,自从2007年刘国江去世,徐朝清一直在想念他,常常说“小伙子”为她操劳了一辈子,还先她而去,她很过意不去,希望“小伙子”把她接走。
 
中山镇镇长梁翀说,刘明生家就住在爱情天梯的山脚下,公路还在改造中,路况十分不好。“2012年10月31日中午12点,和组织的工作人员一起到了老人家里,为家属做了安抚工作,还为家属送去了花圈、米、酒等丧事物资。他们到达现场时,老人的遗体已经陈列在堂屋,家属为其穿好了寿衣、寿帽、寿鞋,并设置了简单的灵堂。“老人是感动中国的知名人物,她的逝世是我们中山镇的遗憾和损失”。梁翀表示,虽然两位老人相继去世,这一段爱情故事成为绝唱,但爱情天梯依然在,当今社会对纯真爱情的追求依然是永恒的话题。
 
“下一步我们政府还会继续保存、发掘爱情文化,并会对爱情天梯周边的道路、交通作进一步规划,以便于很多游人来悼念、追忆。”
 
徐朝清老人的葬礼订于2012年11月4日上午10时举行,遵照她的遗愿,她将永远沉睡在相爱了一辈子的老伴刘国江的身旁。
 
这个故事在2006年曝光并经媒体报道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两位老人被评为2006年首届感动重庆十大人物。同年被评为“中国十大经典爱情故事”。这段位于深山密林的6000多级“爱情天梯”一度成为情侣朝拜的“圣地”。
 
真的十分羡慕徐朝清和他爱人的故事。他们的爱情才是真正的更古绵长的爱,跟现在那些小年轻三天两头换对象比起来,他们的爱才能够被称为爱情。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