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她是演艺圈的一股清流 支教经历比当明星更耀眼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2-12
说到江一燕,虽然她娱乐圈说不上是非常大牌的明星,但是却不得不人们非常的推崇。她与其他的明星相比较起来显得非常的不一样。
 
在《我们来了》的八大女神里,除了模特圈的奚梦瑶,32岁的江一燕算是其中(ming)最(qi)低(zui)调(di)的一位了。
 
但看完她的履历后,你绝对会被亮瞎眼的:2015年被央视推荐为《感动中国》候选人;2016年被评为“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崇义友善好青年;今年5月还担任了里约奥运会的火炬手呢,“碉堡”了有木有?!
 
江一燕明显跟娱乐圈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别人都忙着拍戏赚大钱,她却跑去山区当支教老师、开个人摄影展,还一不小心上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也许就是因为江一燕好单纯不做作,所以她在圈内圈外的名声都很好,连出名难搞的陈道明老师都跟她成了忘年交!
 
14岁为完成老师遗愿北漂
 
江一燕原名江燕,是浙江绍兴人。江妈妈是一位女摄影师,在公园负责给游客拍照,“那时的相机是用胶卷的,有时妈妈给游客拍照会剩一两张,拍不完的话冲洗胶卷时也就浪费了,妈妈就会把相机给我,让我自己发挥。”
 
那时候江一燕还叫江燕,小学四年级,她被妈妈送去少年宫,师从摄影大师董建成,“当时董老师在我们那边已经小有名气了,上课用的机器都有赞助的,但学费还是挺贵的,毕竟把胶卷洗出来要花不少钱,出去的交通费也是自己负担,所以我妈妈常说,今天你能这么多才多艺,就是因为那时候我们把除了饭费之外的所有钱都用于兴趣班上了。”
 
除了摄影之外,江一燕还参加了舞蹈班,锻炼“小公举”气质。舞蹈老师叫章燕,对她非常好,“我放学的时候,爸妈因为工作忙没有来接我,她就把我领到她的宿舍,让我跟她一起吃饭,然后骑着自行车把我送到我妈妈工作的公园去。”
 
但很不幸,后来章老师患白血病去世了,给江一燕造成很大的打击,“她走的前一天晚上,我还给她送冰糖炖梨。第二天我们学校组织去看电影,当时我妈妈在电影院里拿着手电筒喊我的名字,当她找到我,跟我说‘章燕老师’几个字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拔腿就往医院冲,冲到那儿跪在老师面前。我妈说她从来没有看到我这么疯狂过。”
 
为了达成老师的遗愿,14岁的江一燕不惜违抗父命,跑去北京舞蹈学院(简称北舞)附中读音乐剧,“章老师曾经想考舞蹈学院,但是一直没机会。如果我去了,等于替她完成了一个愿望。其实我不喜欢跳舞,可是当时北舞附中来招生,我跟妈妈说,我要去跳舞。”
 
唱了一首歌让校长的脸都绿了
 
15岁那年,江一燕独自一人到北京(胆子还真大……)读书。因为人生地不熟,一开始她成了自闭青年,“那时候真是孤独,没有人能融进我的生活。我的日记本永远都会丢掉,每写完一本就没了。不知道哪个同学好奇,拿走了,再没还我。其实我成绩很优秀,当过学生会主席,是历届第一个女主席吧。但做了一年之后,我自己就不想继续了。”
 
自从不当“官”之后,江一燕体内的洪荒之力就开始爆发了,“和弦都没学完就写特别反叛的歌,唱摇滚,把老师都看傻了,想象不到那样的歌词会是从我的嘴里唱出来的!”
 
在一次学校晚会上,江一燕更胆大包天唱了一首批判学校的歌,当时校长的脸都绿了……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当时江一燕居然还早恋,而且是师!生!恋!“在当时那种环境,我是个不能没有爱的人,我很早离开家,生活上很独立,但精神上我确实很弱,需要别人保护我。”真没想到江一燕的青春竟如此狗血……琼瑶一样!
 
在附中就读期间,江一燕曾跟几个女孩组了一个少女演唱组合,叫“漂亮宝贝”。虽然名字不是非一般的老土,但她们当时被日本一家唱片公司看中,差点就出道了。
 
不过,在日本公司培训那一年,江一燕深深感到憋屈,“让我在现场挑气氛,取悦观众,这不是我的长项。我只会安静地唱歌,市场不需要我这样的歌手。”更让江一燕“鸭梨山大”的是,公司竟然要求她在一星期内写出至少三至四首歌。
 
当时身处日本的江一燕,试过花了比国内贵出十几倍的价钱买了一瓶绍兴女儿红,回到家一口气喝光,以为这样灵感就能滚滚而来。最后江一燕实在撑不住了,放弃出道解约走人!
 
回国后她心血来潮想学表演,于是去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去北影面试那天,江一燕骑着自行车穿过学校门口时,刚好被主考老师,也是她后来的班主任看到了。
 
老师果然是老师,一眼就看中江一燕身上的气质,立刻把她叫住说:“不管你文化课过不过,我都会招你!”这是主动开后门的节奏呀!当然,作为学霸,江一燕不需要这种特殊待遇,最后她是以北舞史上最好成绩考进北影表演系的,跟刘亦菲成了同班同学。
 
让陈道明对她另眼相待
 
上了大学后,一位同学跟江一燕说,她的名字(指原名江燕)少了一些笔画,最好改一改,“朋友说我的名字要加六七画,才会红得比较快;加一画,则一直会顺顺利利。”江一燕当时想,加六七画整个名字都改了,还是加一画、顺顺利利比较好,于是就改名为“江一燕”,“叫快了不还是江燕嘛!”
 
从改名这事就可以看出江一燕没什么野心,事实也是如此。本来大一时她有机会主演顾长卫导演的《孔雀》,跟张静初一起成为女主角候选人。
 
两人一起接受技能培训,学拉手风琴、打乒乓球,结果人家张静初每次都提前半个小时候,不知道多积极,而江一燕呢,经常迟到早退,原因是忙着谈恋爱。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的,张静初演了《孔雀》的女主角,并凭此片一举成名,江一燕就这样白白错过了抱名导演大腿的机会。一直到2007年大学毕业,江一燕才再次遇到好机会——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的导演沈严邀请她演女一号“周蒙”。
 
她连微博介绍都用这部剧的角色,十分低调。
 
一出道就当女主角,对手还是影帝陈道明,换了其他人早就开心得上天了!谁知江一燕竟然嫌女一号的角色太像自己,主动要求降级演女二号,你说她是不是傻?!
 
结果连陈道明都看不下去了,把她骂了一顿,“你长得就是一副女一号的模样,为什么要演女二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一燕也不好意思再扭捏,只能“勉为其难”接下“周蒙”这个角色。
 
吃瓜群众都知道,道明大叔自带“圣人勿进”气场,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尿”,当时还是新人的江一燕,却胆敢在片场跟他吵架,相当有种。
 
“拍戏前我就知道,陈老师的祖籍是绍兴。我们绍兴人的骨子里有一种清高的劲儿,特拧,特倔强。陈老师就是这样。我也把自己架起来,他叫我怎样演,我偏不,所以刚开始拍戏,我俩经常争吵。”
 
吵得最严重那次,江一燕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最后还是陈道明过来“求”她:“小老乡,给我点面子,别哭了,拍戏吧!”不吵不相识,从那时开始江一燕就跟陈道明成了“忘年交”。
 
“虽然平时不是经常联系,但他会一直关注我,看到我有做不好的地方也会打电话过来‘骂’我一顿。有一次我接受采访时画了很红的唇彩,陈老师就打电话把我说了一通,他说在采访场合还是要庄重大方,这样的唇彩拍杂志可以,但是不适合在采访场合出现。”
 
陈老师真的是爱才,对江一燕也算是操碎了心。
 
任何经纪人对着她都会崩溃
 
在娱乐圈混久了,理应沾染一点“俗气”,但江一燕还是那样“不思进取”。她试过为了去澳洲游学推掉一部大制作电视剧,“那个时候经纪人给我写了几万字的信,希望能让我改变主意。他觉得我接了那部戏可以挣很多钱,完全可以拍完再去留学,但我已经想好要走了,谁也阻拦不了我。”
 
后来,那部戏的男女主角都红了,能想象江一燕经纪人的内心是崩溃的……江一燕还曾有机会跟获得柏林电影节终身成就奖的老编剧一起走红毯,结果她想都不想就放弃了,理由是“回家陪妈妈过年”。
 
“导演都要疯了,他不理解,你随时都有机会陪妈妈过年,但跟终身成就奖编剧走红毯,人生可能只此一次。”当时所有人都来给江一燕做思想工作,各种苦口婆心、声情并茂,结果呢,她索性关掉手机,直接坐飞机回家。
 
江一燕没有大红大紫,也许都怪她自己太懒,一年也就拍一两部戏,不过,她愿意上《奔跑吧兄弟》和《我们来了》这类综艺节目已经算是突破了好么?!其余时间,她都是“不务正业”,不是跑到非洲拍照,就是下乡支教,果然是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
 
明星做慈善的很多,通常就是捐点钱、运点物资神马的,愿意几个月不拍戏、待在深山乡村里做老师的,那就只有江一燕了。
 
她的支教生涯是从2006年开始的,当时导演请她去广西拍《宝贵的秘密》,“当时他还忽悠我,说那里风景特别好,去了肯定就美得不想走了。”结果江一燕去到才发现那里穷得不像话,连洗澡都成问题。
 
当时剧组在一所简陋的小学拍戏,很多小孩都是走近两个小时的山路来上课的,还有一些学生,因为学校太偏、家里太穷辍学了。回到北京后,江一燕开始给那所小学寄送物资,后来一次回去,学生们从天亮就开始等,有的还从别的山头连夜赶来。他们拉起横幅欢迎,用的还是去年一块布的另一面。从此,江一燕每年都会去跟孩子们同吃同住,带上很多志愿者一起入山支教。
 
早几年支教时,江一燕通常都是熬一个礼拜,趁学生周末回家才下山找家小旅馆洗个澡再上山。老师宿舍条件有限,连风扇都没有,一屋子四个人,只能轮流使用江一燕带来的一个小风扇。
 
冬天,宿舍窗户上没有玻璃,几个人就用毛巾或毯子把窗口封住,但这并没什么卵用。对于江一燕来说,最头痛的还是夜晚上厕所的问题。
 
“茅厕在校舍对面,没灯没人,孤零零地立在山的另一边。有一晚,我在痛苦挣扎一番后,一鼓作气往茅厕狂奔而去,内心狂喊:‘我叫不害怕,我叫江不怕……’到了厕所用手电一照,我差点没晕过去,最怕这种老式的茅厕了,抬头蜘蛛网,低头蛆满坑。正在努力让自己挺住的时候,草丛里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一时间寒意四起,‘毛孔倒竖’,往回一阵疯跑,直把躲在草丛里的大黄狗吓得魂飞魄散。”真不容易,佩服,致敬!
 
男友既有钱又跟她一样爱好摄影
 
在娱乐圈消失的日子,江一燕如果不下乡送温暖,那她一定是周游世界,到处拍照去了。作为摄影师里最会演戏的,演员里最会拍照的,江一燕到底有多牛?
 
在去年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颁奖礼上,唯一女摄影师奖,被她捧走了;连续几年举办个人摄影展,价格最高的作品卖到20万元;黄渤曾高价买下她的两张作品,尔冬升的老婆罗晓文也花了3万多元买下她一张照片……
 
摄影除了令江一燕逼格瞬间提升了好几个等级外,还当了一把“红娘”——圈内盛传她的男友是国内知名糕点品牌“好利来”的老总罗红,罗红也是摄影爱好者,曾是第一个航拍非洲的中国人;2011年,还曾被肯尼亚总统齐贝吉授予“武士勋章”。显然,两人爱好一致。
 
罗红与江一燕相差16岁。
 
据知,罗红在江一燕之前,有过一段婚姻,妻子和他都是四川人,有两个小孩,早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及自己决心投身蛋糕事业,感谢妻子给予了很大支持。
 
后来罗红将好利来品牌成功开拓至北京,乃至全国,他也举家搬到北京定居。至于罗红是何时离婚,江一燕是不是小三,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她在2013年5月接受媒体访问时,正式承认了这段恋情,并表示两人有相同的价值观。
 
在罗红之前,江一燕曾跟邓超传过绯闻。那是2012年,两人合作《四大名捕》期间,因为妈妈从老家带来很多家乡特产,江一燕便邀请了剧组的人去自己家里做客。
 
聚会结束时,江一燕送邓超出门,结果被狗仔队偷拍,因此传出绯闻,当时还传孙俪知道后,气得带儿子回了娘家。其实,他们三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孙俪在怀儿子的时候,邓超就带着她去看过江一燕的话剧;江一燕做支教,邓超和孙俪也寄去自己的旧衣服,给予支持。
 
总而言之,暂时而言,还没有在江一燕身上看到什么黑材料,这孩子果然跟娱乐圈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在网上一搜江一燕,不像其他明星都是绯闻,而她却是非常正能量的东西。她的那段支教经历值得所有人佩服称赞,期望她能继续的纯洁下去。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