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自由的舞动是她的享受 也是对我们灵魂的冲击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01-02
舞蹈者是在用身体语言来表现人生,用她们的舞姿来来向社会展现生活的美好。我们知道很多有名的舞蹈家,有一位我们一定要记得,那就是伊莎多拉邓肯。
 
诗人欧西尔曾经说过:“人类身体的美是一则神话,需要一位女祭司指引迷津。”这位祭司就是邓肯,她以身体示谕,解谶。她创造了她的神话,而她就是那位女神。
虽然以前就听说过邓肯,可仅仅知道她是一位伟大的舞蹈家,一位现代舞蹈的先驱。在读《邓肯自传》的时候,特别是描写到她在天蓝布幕下,身着希腊式白沙,赤足在舞台上跳舞的场景,我仿佛闻到了自由和智慧的味道,如果自由和智慧能用一种味道描述的话,我能感受到,那些白纱似乎震撼着我的毛孔触觉。美国《艺术》杂志的评论说::“看邓肯小姐跳舞,你的思绪和精神会回到那个混沌初开的远古时代,回到这个世界的黎明时刻,那时人类的伟大灵魂在美丽的身体上找到了自己的自由表达;那时动作的韵和声音的律和谐一体;那时人体的动作与海合二为一;那时女子的胳膊美妙一摆是玫瑰花瓣的开放,而她落在芳草地上的脚则是落叶在地球上轻盈的漂浮。”我仿佛看到一个青春的躯体,赤足,不戴任何珠宝,携一股英雄的刚毅,理想政治家的正义,仁慈和纯洁以及母亲发自内心的爱和温柔,在林间,在山涧舞蹈着,她的手臂柔软,双腿匀称,她如同音乐家跳动的音符,她不去想可是就在这种舞蹈中,凭着一种直觉,一种非凡的感受力,表达了所要表达的一切,而这一切又是那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然而当时的媒体却批评邓肯穿着透明的白纱,赤着双脚跳舞,那些贵妇们惊慌的送来白衣请她穿在纱衣下面,但是邓肯只是微微而笑,并不理睬。直到美国总统罗斯福观看了她的舞蹈后,说:“我看她孩子一样天真无邪就想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在花园里蹦蹦跳跳,在摘拾着自己美丽的花朵一样。”那些舆论才渐渐消失。
 
最轻灵的舞蹈于我熟悉的只有杨丽萍的《雀之灵》了,柔弱无骨的纤臂抖动着时而平铺伸展时而聚拢上升,整套动作活着真的像一只孔雀轻柔着它的羽毛在溪边汲水。不自觉地,常常拿杨丽萍与书中的的邓肯做比较,她们对舞蹈的追求是一样的,都崇尚自由,飘逸,用最原始的身体语言去重现诗歌和乐曲中的情景。但是她们对于女性这个名词的解读便大相径庭了,杨丽萍曾说: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实现某种使命,她的使命就是让人感受舞蹈的自然美。因此,她为了舞蹈放弃了做母亲的权利,并为之为光荣。而邓肯,在没有成为一名女人之前,她为自己的艺术事业奋斗了一切,但当她遇到爱情的时候,他心里女性的一面复苏了,邓肯无心专注于事业,这让她很痛苦很矛盾,可是依旧不顾朋友的劝阻为了爱情放弃自己追求的艺术,她忍受着身体的臃肿不堪,痛苦地生下孩子。那一段自述让我深切感受到一位母亲的伟大,诞下生命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使命,和她的事业一样重要。(忽然间,我觉得母亲是一项多么神圣的称号,孕育着生命。后天,便是母亲节了,一定要为自己伟大的母亲送上祝福),她和孩子相亲相伴,让她们自由在地毯上扭动躯体,然而,传奇的人生总是有无数个悲剧重叠,她的女儿黛尔蒂和儿子派区克与保姆所乘的汽车冲入塞纳河,3人不幸溺死。邓肯也因此得了神经性衰弱,许久无法从悲伤中解脱。她写到:“”在人的一生中,母亲的哭声只有两次是听不到的———一次在出生前,一次在死亡后。当我握住他们冰凉的小手时,他们却再也不会握我的手了。我哭了,这哭声与生他们时的哭声一模一样。一个是极度喜悦时的哭声,一个是极度悲伤时的哭声,为什么会一样呢?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我清楚这哭声真的是一样的。在茫茫人世间,是不是只有一种伟大的哭声,孕育生命的母亲的哭声,既能包含忧伤、悲痛,又能包含欢乐、狂喜呢?”当可爱活泼的黛尔蒂和派区克躺在冰冷的棺木里再也醒不过来时,我也悲伤酸楚,她的两个孩子同样遗传了她母亲的舞蹈天分并聪慧异常。
 
无论什么人,只要能够如实地写下自己的生活经历,都会成为一部杰作的。但是没有多少人敢写出自己生活的本来面目。许多著名女士的自传,讲的只是她们生活的表象及琐事和趣闻,都没有触及到她们真实的情感和生活。每当行文到欢乐或痛苦的关键时刻,她们都奇怪地顾左右而言他了———邓肯说。
 
在邓肯自传的这本书里,她真诚的袒露自己的喜悦与痛苦。作为一个现代艺术舞蹈的领导者,她实在是一个为理想在所不惜的人。文中有很多很多描写令我印象深刻:其一:在早期,她与母亲来到芝加哥发展,但是她的舞蹈并不为当时人所欣赏,那时的人们还沉迷于绷紧机械的芭蕾舞的畸形双脚下,她们每日只能靠西红柿度日,她的母亲饿得昏倒在家里,而她们还要面临被赶出房子的危险。这时小小的邓肯一次一次的去各种剧场找经理面谈,只要有工作就做的地步,她为了那份薪水抛弃了现在的舞蹈方式,而改跳自己憎恨的传统舞步。当她们暂时脱离了饥饿后,邓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和经理的续聘也放弃了巡回演出,她厌恶这种以违反自己理想的舞蹈讨好观众的日子。邓肯说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做”。其二:邓肯携一家人来到心往的雅典,希腊的多斯特式建筑以及爱情海的宽阔都是邓肯创作舞蹈的源泉,她爱这座城市,穿越两千年的历史,只是为了祭拜帕多纳神庙的台阶,她们穿着古希腊式的及膝短袖束腰外衣,斗篷和细腰狭裙,再套上宽松的外袍。她们买了一块拒雅典卫城的四百里的荒地,建造属于自己的克帕诺神庙,只因为在那块荒地上视野能与雅典卫城平齐。文中写道:“这种做法与柏拉图的《理想国》有异曲同工之妙,每天日出而作,快乐的唱歌跳舞迎接太阳的升起,然后用一碗羊奶振奋精神。”当时的希腊人虽然无法理解她们行为,却被他们的快乐传染着。后来由于支出巨大,邓肯不得不结束在希腊的生活,重新回答布达佩斯寻找她的经理人筹划世界巡演,只留下她的哥哥雷蒙继续建造着那个承载信仰和自由的克帕诺神庙。其三:邓肯说,天才对她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她崇拜那些天才的敏锐和智慧,虽然自己也是一位天才。但是她却多次拒绝邓南遮的追求,只因为邓南遮抛弃过她最敬佩和有好的女伴:艾利诺拉·杜丝。邓南遮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文中描写他个子很小,实在不能算是英俊,但是他却攫取了许多当代才女和角色美人的爱慕。当邓南遮爱上一个女子时,他便将她的灵魂从地上拖至碧翠丝(但丁神曲中的女主人翁),他使每一个女子都觉得在不同的领域里是一个女神,具有碧翠丝一样的神性,每个人都喜欢被赞美,更何况一个女子被一位才子充满魅惑力的赞美,更难抵挡,邓肯曾和他有一次美妙的森林漫步经历,邓南遮感慨地说:“噢!伊莎多拉,只有有才配与我共享大自然。其他女人只会糟蹋了这美景,唯独你却能与它融为一体。”“你就是绿树,就是天空的一部分,你是自然之神。”有哪个女人能不为这样的赞美而飘飘然呢,邓肯自然不能幸免,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则,为了杜丝,尽管当时她已面红耳赤,仍然赶紧逃离森林,并在早上赶着头班火车远离邓南遮的追求。天才,的确有着如深渊的诱惑。其四,其五,,,,还有好多,都是很精彩的描述,只是后面的事件有些悲哀,我也无法详尽,每一句话都不舍得割舍。很难想象一位没有受过正统教育的女子能写出这样的一本自传,她的智慧超越了前人,她的舞蹈超越了自我。
 
几十年前,林语堂读邓肯的这本自传(英文原本)时,说了这样的话:“我们读这本书,如看见一位天才女子的兴奋,热诚,沮丧,悲哀,苦笑,血泪。这是邓肯晚年的哀歌,也就是一切理想家的哀歌。”我读伊莎多拉·邓肯时,看到的是一位自由的精灵,一位慈祥的母亲,一位追求自我的女性。如果你想做,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客观因素只是借口,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邓肯一个人都能为了自己未知的舞蹈事业拼搏,更何况有着坚强倚靠的我们呢?
 
练习舞蹈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要从小就一直培养。伊莎多拉是现代舞蹈的先驱,她对于现代舞蹈界是意义重大的,她的舞姿让人沉醉其中。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