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IT >

单车市场遭遇监管挫折,小鸣单车CEO失联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11-25
单车出事已经逐渐成为现在话题之中的焦点,我们都知道,不少从事单车的人都开始动摇,甚至出现了破产之后无法回复的状况。
 
11月23日晚,有小鸣单车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称,小鸣单车已裁员99%,CEO陈宇莹已经离职,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失联。
当天晚间,陈宇莹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其已离职,“10月份我们分两批进行了裁员,裁员计划之后,我就跟员工一起离职了,帮员工办了离职的手续。”
 
陈宇莹透露,公司经历了前期的风波,她一直希望可以通过顺利裁员,缩小运营范围,后续看是否能缓过劲儿。而近期因为资金压力,为了缩减成本,杭州的产品技术部门也并入小鸣单车在广州的电子围栏公司,不愿意离开杭州的她选择辞职。
 
“现在的纠纷其实是因为10月份的薪资,我已经离开了,他们的手续是我办的,员工问我怎么弄,但财务和公章在广州,我也没有办法控制,我就反复催广州那边。”陈宇莹说,但广州那边一直保持沉默,员工打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
 
陈宇莹表示,这中间完全是沟通问题,“我以为可以顺利交接,过渡下去,才刚刚弄完没多久,就出现这么大的沟通障碍。”
 
陈宇莹在2017年初,由邓永豪引入出任小鸣单车CEO,其先后供职于阿里、腾讯,曾任腾讯电商战略投资中心总监,还曾任途家网COO。
 
小鸣单车员工爆料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经失联,电话不接、短信不回、钉钉退出、微信不理;公司目前已裁员99%,公司CEO陈宇莹已经离职。上述员工指出,小鸣单车全体员工欠薪未付,“CEO在为大家奔走无果后黯然离场。”
 
“最近也是运气不大好,本来还陆陆续续有小的投资进来,但是酷骑、小蓝倒下,造成的挤兑非常严重,也给整个资金带来非常大的压力。”陈宇莹透露,因为看到进入一二线城市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当时就决定,把一二线城市的人员缩减,只保持有独家合作的城市。一二线城市只放很少的人,负责日常维护。并且,将产品技术部门与电子围栏公司合并,这样可节约大部分成本。
 
据悉,当初为了争取不愿意离开杭州的陈宇莹,邓永豪专门在杭州也成立了一个总部,所以小鸣是双总部管理,供应链和财务等部门在广州,手机客户端开发等部门在杭州。此外,电子围栏技术是一个独立的公司,由董事长邓永豪直接控制,也在广州。
 
“因为我们独家合作的城市全在华南,产品技术部门并入广州的电子围栏公司后,我选择了离职。”陈宇莹说,“小城市都很有需求啊,我们之前真的非常好签,都有刚需的。”
 
“现在的纠纷其实是因为10月份的薪资,我已经离开了,他们的手续是我办的,员工问我怎么弄,但是财务不在我手里,我也没有办法控制,我就反复催广州那边。”陈宇莹说,但广州一直保持沉默,员工怎么打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员工就觉得是不是不管我们了。
 
11月21日的一条消息激怒了员工。
 
据证券时报报道,邓永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已于今年6月份退出了小鸣单车项目。邓永豪同时也是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其于2016年10月8日,领投了小鸣单车的1亿元A轮融资。
 
上述爆料员工表示,邓永豪声称自己退出纯属无稽之谈,小鸣单车的所有单车均出自凯路仕,没有任何招投标,供应商对比没有验收程序,纯属内部关联交易。
 
在工商信息的股东变更中,澎湃新闻注意到,直到8月23日,小鸣单车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等职位,才从邓永豪变为关斌,公司监事变更为徐蓓。
 
陈宇莹透露,不知道关斌是谁,但徐蓓为邓永豪的助理,“关于该变更,此前公司上下都知道,凯路仕是上市公司,做定增、融资等,都可能会受到与小鸣单车的关联关系影响。”
 
官网资料显示,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14年5月30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2015年2月16日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做市转让,是惟一一家已经挂牌的中国大陆运动休闲自行车企业。
 
陈宇莹表示,这中间完全是沟通问题。“我以为可以顺利交接,过渡下去,才刚刚弄完没多久,就出现这么大的沟通障碍。我找他也不理我,我也很无语,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根据员工提供的号码联系邓永豪,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10月份未退押金几千万”
 
关于备受关注的押金问题,陈宇莹透露,财务一直由广州总部在管,小鸣单车前期押金一直陆续在退,10月她离开时,未退的押金还剩下几千万。
 
据深圳新闻网11月7日报道,由于“小鸣单车的押金退不回来了”这个消息,在共享单车用户群体中流传甚广,造成部分用户的担忧。对此,广东省消委会启动了专项调查,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鸣单车运营方)进行约谈,了解相关情况。在广东省消委会的介入下,截至10月下旬,小鸣单车已成功处理退押要求近九成,但仍有部分用户的押金没有到账。甚至有用户提交退还押金的申请已数月,至今还没有取回押金。
 
陈宇莹表示,邓永豪一开始涉足共享单车领域时太乐观,觉得这个是一个现金流项目,但传统企业的上升下降可能都是递进式的,而互联网企业的下跌却可能就是断崖式的。缺乏足够的认知,在预判上肯定会出错,“虽然后来对共享单车项目已经没有兴趣,但也没有退路了。”
 
公开资料显示,小鸣单车成立于2016年9月,由原宅米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金超慧创办,核心团队来自滴滴出行和Uber,智能硬件团队由有30多年自行车研发经验的自行车工程师组成。
 
小鸣单车曾在1个月内,宣布了3次融资:2016年9月27日,小鸣单车公布了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投资方包括联创永宣冯涛和多位上市公司背景股东;2016年10月8日,小鸣单车再次公布了由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领投,部分上市公司背景股东跟投的1亿元A轮融资;2016年10月21日,小鸣单车又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不过融资额和投资方都未透露。
 
公开资料显示,在A轮投资中,邓永豪同时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全面参与小鸣单车的经营战略、产品研发和供应链整合等业务。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人金超慧等则逐渐退出了小鸣单车的管理。
 
不过,到了2017年7月底,小鸣单车开始爆发退押金难的问题爆发。
 
对此,陈宇莹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小鸣单车正在将发展区域从一二线城市转移到三四五线城市,广州、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车辆正在陆续被转移至其他城市,导致这些区域的用户发现无车可用,出现集中退押金的情况。陈宇莹当时承诺,“希望在一个月内清除积累的异常押金状况。”
 
谈及将业务转移至三四线城市的考量,陈宇莹介绍,这是为了避免共享单车带来的乱停放问题,小鸣单车正在推进电子围栏项目,“但在上海、广州等共享单车竞争激烈的城市,我们要求用户必须将车辆停在指定区域内,用户会立刻选择别的共享单车品牌。而在中小城市,政府更倾向于只跟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合作,这样更便于管理。”
 
但这条转型之路,陈宇莹未能继续参与,她在10月离职小鸣。
 
这个单车想要做好不容易,加上现在监管的强度加大,就造成不少人对这个单车失望,开拓新路也变得不简单了,前景似乎是一片迷茫。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