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IT >

谈论科技对自己的影响,韩坤态度从容有度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11-12
很多人为了研究一份热爱的东西,很多都是急需有耐心的,甚至是会彻底的带来对科技的混乱感,这是没有办法能改变的东西,也是最需要用实际做出的。
 
11月16日,2017凤凰网科技峰会将在北京召开。峰会主题为“新征程·敬匠心”——整个互联网行业已从蔓延两年多时间的资本寒冬中逐渐恢复,大公司加速变革、独角兽层出不穷、新机会此起彼伏,科技行业正在踏上全新的征程;与此同时,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加速融合,商业抽丝剥茧、回归本质,企业家重新关注并寻找“匠心精神”。峰会前夕,我们采访了具有代表性的多位互联网企业家,和最优秀的头脑一起畅想未来。本文为第一期,凤凰科技独家对话一下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韩坤。
从一个睡办公室的夜班编辑,到联合创办酷6并推动上市,如今又二次创业、用六年时间把公司做到估值超30亿美金,1978年出生的一下科技CEO韩坤,十多年的北漂生涯可谓精彩又成功。
 
在创立一下科技之前,韩坤还是酷6网的联合创始人。在酷6上市之后,他曾歇了大半年时间,那段不用为工作发愁但整天无所事事的日子却让他感觉很焦虑,没有安全感。于是就有了一下科技。这是韩坤的第二次创业,他选择了自己所擅长的视频领域;这是他理想中的最后一次创业,同时也是对此前酷6未竟理想的再次出发。
 
很多写韩坤的文章会形容他是最接近娱乐圈的科技公司CEO,因为一下科技拥有赵丽颖、贾乃亮、TFBOYS等当红明星高管,还有任泉、李冰冰这样的明星投资人。靠着一下科技旗下的秒拍、一直播、小咖秀等移动视频产品,韩坤成了明星在中国必须要联系的那个人。
 
实际上,韩坤的父母都是农民,在采访过程中你会很直接的感受到他话里的朴实。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他甚至还会像个孩子一样,时而把双手压在大腿下面。韩坤说自己是一个性格很内向的人,但很多时候为了公司和产品,即便自己不是特别喜欢站在聚光灯下面,但还是不得不出去走一走。
 
很多产品在推广的时候,通常是花钱请明星站台,站完台之后,明星就走了,并不会留下什么。一下科技的玩法不同,韩坤会把明星当成平台重要的一个用户,通过一直播、秒拍等产品提供一个明星和粉丝互动的平台,如根据某位明星的粉丝量给他不同程度的推广资源,二者是一种价值互补。
 
一下科技目前主要是两个产品,一个是短视频,以秒拍为主;另一个是直播的产品,以一直播为主。但是在这两个产品当中,一下科技还会做出来能够对现有产品进行补充,同时又能够跟得上目前年轻用户的延伸性产品,小咖秀、晃咖就是在秒拍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产品。
 
很多CEO在使用自家产品的时候大都奔着挑错去的,韩坤不一样,他是真的把自己当做用户去体验。白天上班没时间,韩坤会在每天下班回到家的时候花5、6个小时去体验,光在一直播打赏他就花了十几万元。
 
其实6年前一下科技刚成立的时候,短视频、直播还没有成为风口,那个时候的传播内容还是以图文为主。在这6年的坚持当中,一下科技认准了视频这个领域并一头扎进去猛干,这两年直播和短视频兴起之后,一下科技也顺理成章地被推到了风口之上。
 
以下是凤凰科技专访韩坤的对话实录,在不影响原意的基础上有所删减。
 
凤凰科技:北漂这么多年,你会把自己的经历分成几个阶段?每个阶段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韩坤:刚来北京的时候二十几岁,那个时候钱非常紧张,比如说房租,季付的还要押一付三,我只能付一个月的。想请客吃饭什么的都觉得挺为难的,有时候还挺害怕老家朋友来,还得给他弄酒店什么的。
 
但是那段时间我有一个想法——我是属于学习的阶段,哪怕什么都没有,只要能学习、能有一个非常好的氛围,我就会一直坚持往下做。
 
一开始在搜狐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夜班编辑,每天早上7点多下班,回家睡觉,然后一睡睡到下午,晚上八九点钟又去公司上班。每天都愿意加班,因为在家里没有网。工资也不高,但是我觉得这种规范化的公司迅速的让自己成长了起来。
 
我和很多同事不一样,他们可能做着做着就走了,但是我始终还在坚持,慢慢的我成为有经验的人,开始成为领导。后来各种领导被挖走了,我还是不走,因为我不走,所以我肯定还是最有经验的。我特别喜欢这个公司,那我就愿意百分之百去付出。
 
从搜狐夜班编辑一直做到了总编辑,虽然说只有五年时间,但是是我整个人生的一个大转折。
 
有了这些积累之后,我肯定还是想去创业,去做属于自己的事情。然后就是做酷6,那个时候20多岁不到30岁,什么东西也不懂,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后来公司也上市了,但其实远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好在我做现在这个公司,发现酷6给我带来的经验使得我们能够成长得更快。一下科技可以说是我人生的第三个阶段,是实现我理想的一个阶段,如果这一次再不去实现理想,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凤凰科技:搜狐的经历给你带来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韩坤:我本人是一个农民的孩子,我父母都是农民。我觉得农民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怕吃苦,有什么活就愿意干。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是想躲活儿,因为干得多了可能会犯错,但是我就喜欢自己多干,抢着干,我不会挑。这样的话,我干的活就越来越多,我影响的人也越来越多,我所负责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在搜狐给我最重要的一个影响是,我不停的劳动能够获得价值的呈现,被认可了。不然你拼命地干、拼命地干,却始终得不到认可的话,也挺郁闷的。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拼命地干、拼命地干,慢慢慢慢、一步一步都会呈现出来。
 
凤凰科技:第一次来北京是什么情景?
 
韩坤:我第一次来北京跟大家都一样,坐绿皮火车,大包小包的。到了北京也是第一次坐公交车,因为我们小县城当时公交车都没有。我先买了一个北京地图,然后知道应该去坐多少路车,坐上后一开始非常兴奋,觉得我到大城市来了。但是一路走下去,你会发现北京比我们小县城还破呢。
 
当时我住在办公室里边,白天有几个人在那儿办公,晚上他们走了,我在沙发上睡,腿伸不开,就把显示器搬到地上在桌上睡。那个时候员工上班都比较早,所以我每天必须7点钟起来把它恢复成原样。比较好的一点是北京有暖气、很暖和,在安徽老家没有暖气。
 
凤凰科技:在你的规划里,过去三个比较成熟的产品和像晃咖一样未来比较创新的产品,分别处于什么位置?
 
韩坤:我们整个公司其实主要是两个产品,一个是短视频,一个是直播。
 
但是在这两个产品当中,我们会做出能对现有产品有补充,又能够跟得上整个年轻用户去做更多延伸的产品。比如像秒拍,大家可以把内容发上来,原来没有内容可以发的一个原因是创意不足。
 
我们推出小咖秀,就是来降低它的创意成本,比如参考我们上面的一些画面、一些音频,包括现有的一些段子,很快就能出一个短视频的作品来。这样就把秒拍的内容丰富了,就是说也降低了生产内容的成本。
 
再过一个阶段之后,直播里面我们可能也会做一些产品的延伸。像刚才说的晃咖,它其实是我们小咖秀的一个升级版。经过将近一年半、两年的时间,用户对这样的产品会有一种疲劳感,我们通过晃咖这样的产品再去让他在玩法上更接近潮流。
 
凤凰科技:接下来一下科技要想保持自己的竞争力,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得更好?
 
韩坤:技术创新是基础,然后是团队的执行力。我们做短视频,别人说我们一做就做到风口上去了,其实并不是因为它是风口我们才去做,我们做的时候它根本还不是一个风口。
 
2011年创业的时候,智能手机刚刚起步,所有的条件都不成熟,当时有很多同行都慢慢的放弃了,但是我们始终看好这个方向。后来移动视频爆发了,我们就被推上了这个风口。
 
凤凰科技:短视频和直播都是比较烧钱的行业,一下科技的盈利前景如何?
 
韩坤:盈利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要有用户,就一定有商业模式,一定有盈利,就看规模能做到多大。短视频和文字不一样,它承载的信息量更大,我们再去做盈利的探索,机会也就更多。最主要的一定是先有用户,然后商业化自然就来了。如果商业化不够好,那说明用户规模不够大。
 
凤凰科技:内部有什么样的机制能保证我们不错过下一个风口、热点?
 
韩坤:一个公司不停的去做新产品会分散它的核心竞争力,但是如果不去做创新的产品,就只能看着别人超过你。一个是投资,一个是加大我们创新部门的投入。
 
凤凰科技:有很多人会说你是离娱乐圈最近的企业家,你喜欢娱乐圈吗?
 
韩坤:好玩的事情大家都喜欢。另外一方面,我和他们(明星)也是价值的互补,他们把我当成一个平台,我把他们当成重要的用户。比如他们粉丝全都在我们这儿,他和他的粉丝互动,就要通过这个平台。我们给他提供一个好的服务的话,他就会对我们产生依赖。
 
你看明星和媒体的主要沟通方式,就是电视和互联网两个方面,我们就做好互联网。
 
凤凰科技:你个人习惯站在聚光灯下吗?
 
韩坤:说实话,有很多时候其实自己不是特别的喜欢。因为我是一个性格很内向的人,但是为了我们的公司、为了我们的产品还是要出去走一走。
 
凤凰科技:希望自己把时间放在哪些事情上?
 
韩坤:我还是希望偏公司内部的管理、日常、会议、投资人维护等事情,包括创新,但是有时候也不得已而要去做偏外部的事情。
 
凤凰科技:95后、00后成为主流的娱乐消费群体,你会觉得自己跟他们有距离感吗?
 
韩坤:我还好,因为我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嘛。换位思考,我们做所有的事情,都喜欢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想。我们没想到TFboys他们会这么火,8·27那个活动,一天给我们带来200万的客户端下载。当然我这么一说,大家可能就都去找他们了,但他们现在是我们一下科技的TFO——未来指挥官,因为他们本来就年轻。
 
凤凰科技:你会做什么事情让你保持对新的年轻群体的了解?
 
韩坤:主要是敢于去用年轻人,让年轻人冲在前面,给他信任、给他机会,他往往会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表现。大家都说90后没有责任心什么的,其实现在90后跟过去我那个年代相比较,整体素质提高很多,他们的责任心各个方面也都培养出来了。我们公司很多核心的岗位全部都是90后,去用年轻人,让他去创新。
 
凤凰科技:在你成长的过程中,除了曹国伟,还有没有谁对你的影响特别大?
 
韩坤:我觉得可能就是张朝阳吧。他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是很乐观的,不管是遇到多大的困难、压力,他该干嘛还是干嘛,有自己的抱负、理想,我现在看他老是在朋友圈发游泳、野游。
 
凤凰科技:在一下科技的发展过程中,除了曹国伟之外,你可能会特别感谢哪些人?
 
韩坤:我觉得有这样几个朋友很重要,就是我那几个投资人,比如说周炜,他真的为我们公司付出很多,时间、精力、战略各个方面;包括我们的Star VC的几个明星,黄晓明、任泉、李冰冰,我们做第一次冰桶挑战就是他们一起策划的,不然的话真的没有今天的秒拍。当时微视等等都特别火的时候,我们通过冰桶挑战一下子迅速崛起,这个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之前感觉明星都会有很多的架子、偶像包袱,但是他们投资我们之后,基本上是手把手的把我们带到娱乐圈了。
 
凤凰科技:这些年有没有做过比较为难或者说痛苦的选择?
 
韩坤:主要还是人的方面吧。创业跟发射火箭一样,一节一节地去推,这个时候就会遇到一些老员工,他们可能不一定能够跟上。这是最痛苦的一个事情,因为人们会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我自己这是第二次创业了。第一次创业做酷6的时候,我是创始人也是老员工,但可能新来的人比我还有能耐。
 
往往一等的人招二等的人,二等的人招三等的人,三等的人招不如自己的人。我们只要他能力比我们强,我们就要引进来,但是会保证老人的荣誉、收入和收益,这个时候才能够让他们稳定的引进比自己强的人。
 
凤凰科技:你觉得自己的心态怎么样?有什么事情会让你感到焦虑吗?
 
韩坤:无论何时都是焦虑的,只有不停的去让自己的产品做到更好,把各方面去做好,然后才能缓解。比如说不知道哪个产品就突然冒出来了,他们可能正在会议室里讨论怎么超过我们。
 
凤凰科技:你怎么看最近比较热的一个话题,35岁左右的人在企业里的中年危机?
 
韩坤:我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我是希望公司能够给大家安全感。有了安全感,做事情才能够更加的专心、专注,才能更加的去拼。我说的安全感,并不是指KPI,它是从基础上给员工保障。如果说拼出来的成绩够好,就能获得更大的保障。
 
凤凰科技:其实人有中年危机,公司也有中年危机。产品与产品之间、团队和团队之间可能也会有一些竞争的问题,你会怎么处理内部的这种矛盾?
 
韩坤:首先我们的目标是不是一致、志同道合,这是一个。其次,往往一个产品硬往一起结合的时候,是很难融合的,两边都会很痛苦。
 
我们现在整个公司虽然说是几个产品,但是我们想要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说怎么能够让用户在我们这个地方停留的时间长,比如我在这看短视频,短视频看完以后又走了,那我是不是直播和这个东西结合,停留的时间就长了?
 
商业模式方面,说现在的短视频也不好放广告,是因为它内容少,但是直播打赏、变现效率又很快,是不是可以把用户一部分往直播上面去倒,然后产生变现?变现之后双方能够都来记业绩。这个时候大家会更加的往一起去使力,这是我们现在的一个做法。
 
凤凰科技:你每天花多少时间在这些产品上?
 
韩坤:我白天很少有时间看产品,基本上都是开各种产品会议,晚上会花五六个小时去用我们的产品。
 
凤凰科技:主要是找问题呢?还是说也会看一些娱乐性的东西?
 
韩坤:主要是参与进去,找问题只是一方面,如果说只是纯粹为了找问题而找问题,那么测试就去干了。我觉得我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用户,深度的参与一下,比如说在一直播上送礼,我感觉我自己也得花个十几万了。
 
凤凰科技:你自己比较喜欢看哪方面的视频内容?
 
韩坤:可能还是喜欢看这种偏娱乐八卦的、搞笑的。有的产品我每天都乐得不行了,就不停的看,不停的看。我都限制自己一天不能看太多。
 
凤凰科技:你觉得十年之后的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韩坤:本来是想酷6完成之后,我就退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后来酷6也上市了,可以说使命也完成了,当自己真的闲下来的时候,玩了半年之后还是很空虚,然后就非常的焦虑,觉得自己是不是好像一下子就变老很多,吃什么也不香了,喝什么也不香了。早晨原来还需要被闹钟吵醒,这也不用闹钟吵了,心里面就非常的慌张,就感觉天马上就塌了,掉下来了,就是这种感受。
 
后来又去做了一下科技,虽然说做这个公司非常难、坎非常多,一步一步都会遇到问题,但是每解决一个问题就有一种成就感、喜悦感,带来的这样一种感觉就完全和那个不一样了。
 
每一天都会有很多事情去做,这个时候安全感就来了,所以如果说要这么讲的话,我在想十年以后,如果有更好的人选我也愿意把CEO交给他们,但是可能最紧急的最重要的一些事情我还是愿意去冲到前面,去突破它。
 
可能还想要去创新一些新的产品,但是可能不会再去做一个一下科技之外的公司了,我觉得可能没有这个力气了,所以这一次一定是要把这个干成。十年后的自己,我在想自己能不能在视频行业成为这样的一个专家。
 
凤凰科技:你希望在别人眼中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希望别人说起你的时候会怎么评价你?
 
韩坤:其实一个人的资源各方面都非常有限的,我觉得很难和每一个人都成为朋友。我肯定不会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主要是自己开心。如果每天都特别在意评价,那我就要做个老好人,就要对每个人都好。另外,我希望在他们看来,我能够给他们带来一定的价值。
 
不在意任何的念头和影响,甚至是不管以后即将有多大的威胁,这些东西都是最需要即刻做好应对的,在这种时候也需要保持对科技的感受不变。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