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来源: 网络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03-25

  本想早起去拍然乌湖的朝霞日出,但五点多扒开窗户一看,完全是阴天,没戏了,起床写游记。七点多收拾行李准备出发边走边拍。但过检查站时一个穿睡衣的女警察说前面泥石流了,已经堵了一夜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通。我们说先去里面拍照,什么时路通不重要,被放行了。

  都说然乌湖很美,但由于没有阳光整个湖面没有什么特点,我们边走边拍,过多的是关注山间的白云。

  不时有道路被冲毁,山水很清澈的流下来,冲毁路基,但对于行车则很难,无论是骑车还是开车不得不小心翼翼。

  终于我们来到坍塌处,上面冲下来的泥石流很多,对面有一台铲车在工作,但量太大了,显然力不从心。这面几个武警战士在架设电台,三个警察在堆积的泥石流上面拍照似乎寻找什么,但愿没有人员、车辆遇难。这时看出徒步者、骑行者的优势。先是徒步者小心翼翼的两脚泥过去了,接着骑行者卸掉包裹,扛自行过去了,再返回取行囊,几次倒腾就又上路了,而同是骑行的摩托车就只能眼巴巴了,开车呢,更只能听天由命了。问维持的武警什么时候能抢通,回答很专业:“请退后慢慢等候,修好后会通知你们通过的”。

  就怎么大工作量实在让人泄气,我看不会短时间能通过了,就先返回找地方拍照吧,刚好不远就是著名的“米堆冰川”,50元门票开车进去了。景区的人很少,我们边走边拍,一直到观景台。我今天早上起来状态就不好,很疲惫也很困,走路也不如前几天,身体疲惫了。这里海拔是3900米,有些气喘,实在不想向前走了,干脆在木地板上趟起来,晒太阳实在舒服。而小曹说都到了这里一定要触摸到冰岩,结果他自己下去向里面走了。我同晓夫留原地拍照、歇息。

  景区有个藏族小姑娘再卖饮料,晓夫买了两瓶可乐,每瓶十元,不算便宜。这时景区只有我们两个游客在闲聊,小姑娘过来递给我一瓶红牛饮料,说“送给你”,我说不爱喝这个,她又递给晓夫,晓夫也没要,我说你给别人吧,并一指过来的人,小姑娘则说:“我不喜欢他”,结果打开自己喝了。这饮料是她卖的最贵的,要15元。

  她问我们来自哪里,去哪里?闲聊中她说最远到过成都,听说我们去过色达、亚青后,说她们这里很多人人都去过,她有三个哥哥在色达出家。她问我有没有色达照片,我把手机里拍的给他看,结果她拿过去就仔细的翻找,有游客来买饮料也不管了。

  又过来一些给游客牵马本地小伙子也围拢过来看我的手机,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手机都不知道传到谁的手里。我看一个小孩也来闹腾就把兜里的气球给他,又给这些年轻人抢去了,吹大后玩起了排球。

  小曹去了很久也不回来,看来距离是不短啊,这时又来一批上海的游客,一个姑娘一直用手机做各种姿势的自拍吸引了我们的镜头,而我的那台富士617被晓夫扛下来用,也很吸引游客的眼球。

  小曹终于回来了,远远的看见他还多了一个徒步的伙伴,他说距离太远了,翻了好几个山坡,还险些迷路。里面非常的危险,融化的冰咔咔的响,不知道哪里会崩塌。同他一起的小伙子闲聊,说出来两个月了,都是蹭车或徒步前行。一共才花费2000多元。他说很羡慕那些骑行者:“这帮家伙都有钱,可以喝红牛和啤酒,一天也不少花”,最后也得意自己的步行,说骑行者“时间长了,他们蛋疼!”

  两点在景区吃过面条我们再次来到坍塌处,听到好的消息,今天可以修通。我在汽车里整理照片和游记,两个小时后路通了,大家欢呼前进,向抢修的武警战士致敬!

  天渐渐晚了,路边的风光虽然好看,但我们不敢停留,只是在车内拍几张照片。今天我们要赶到林芝下榻,很快就到了波密,给汽车加油后快六点了。这里距离林芝还有两百多公里,其中就有著名的险路“通麦天险”。我迟疑了一下,是否就此停住呢?但因为已经提前预定了林芝的酒店,是由拉萨的摄影导游小黄帮助定的,而在拉萨的一些行程需要小黄帮忙,不想头一次合作就落空不守信用。头脑一热上路了。

  开始的路还是很好走的,随着进入山路开始困难,好在车不多,来往都很随意。这里的天亮到九点左右。也没有觉得怎么样。特别是这几天进藏后觉得道路比川西好多了,通麦天险就是差又能差到哪去呢?我们不是没有遇到过。接近山顶时遇到了正在进行的大工程项目,是在挖隧道。路开始颠簸的厉害,加上天下起小雨,也湿滑起来。这时我终于明白路差的原因,除了这里道路狭窄,山势险要,滑石泥流不断外,就是因为在修穿越的隧道,而原有的道路要被废弃,现在不重视不做大的维修,各种车辆压来碾去。非常的差劲了。

  险情终于出现了,一辆超过我们皮卡在一处即弯道又狭窄又有坡度的山脊处停了下来,山水裹挟着泥浆堆积了很大的面积。皮卡车停住了,试着冲了一下开始后退了,我们也赶紧后退让路,但皮卡向前又走了一定点点就停住,再次后退,师傅下来示意我们先走。

  这时对面来了一辆十一座面包车,下来几个人看了一下,开始冲,由于他们的车下坡路占多,车子摇晃着过来了,在最高处车尾滑甩了一下,好险!但通过了。小曹说“这虎东西,真敢冲啊”,要知道这个弯道的一侧是山沟,上面是不断的流水泥沙,而另一侧则是深渊,这里是通麦山口的最高点了。一旦发生侧滑他们将无法控制车,而一旦车子误在里面也将很难处理,山水或泥石流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小曹说这两台都是后驱动,走这种路不好把握。我说我们车可以吗,他说:“没有问题”。但他没有贸然通过,而是把车子的坡度四驱、防侧滑等都用上,然后缓慢匀速的通过。应该说我们车子的性能走这样的路还没有问题,小曹是两眼看前面的路,不敢走是神。我则盯住山沟上面的情况,我惊恐的发现一大团泥石流正缓缓的向下涌来。我喊“不好,泥石流下来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凭想象泥石流应该是像洪水一样涌来的,而实际情况是它滚动的很慢,是缓缓的逼了下来。

  我们虽然车子没有费什么劲通过了,但还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如果慢了或误车或侧滑后果都是不敢想象的。我们不敢停留,径直向前走,小曹说估计没有人再敢过了,也过不来了。

  继续向下走,路好了一些,前面有个镇子,看标示是“通麦镇”,这时八点了。通过危险区我们仍心有余悸,决定找家饭店吃点东西,镇定一下,路边有个川菜馆,进去一问这里就是所说的通麦天险,但我们刚才经过的却不是,真正的通麦天险是在前面,还有二十多公里的险路呢。前几天出现的大面积泥石流就是前面三公里处,死伤十几人,其中有四名骑行者!抢修了三天才开通。

  我们过的这么险的路竟然不是“天险”?我们要昏过去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吃饭吧,要了三个毛菜米饭,我们吃的不太踏实,心有余悸啊!这期间再也没有看到我们的后面有车子过来,看来路是断了。当我们吃完饭时一辆警车呼啸着上去了,小曹说:“肯定是上面出事了”。果然饭后我们走到检查站,一个小警察告诉我,上面有人报警了,具体情况他不知道,“出事了”。

  出了通麦镇就是通麦桥,这个桥对于走318线的人都会印象深刻。由武警把守,单项放行。也不巧,我们到来前对面来了车队,都是在当地做建筑的工程车,值守战士要我们耐心等待,不能拍照。这一等就是四十分钟,这期间后面排了两辆丰田越野车子。放行后不久小曹就放过一台本地牌照的4500,然后紧随他的车子,由他来带路,沿着他的车辙走。

  这时我后悔了,如果让我现在选择肯定不会晚上来走这条路了,不管是同宾馆的毁约同小黄的不好交代,就是刚才吃饭是店家的留宿我都会同意的。这是什么路啊,都是挖开在维修的,被车子碾成凸凹不平,起伏非常大的土丘,里面都是泥水和石块。就是专门的越野车也是左拐右拧,上下不断的颠簸起伏。最可怕的一侧是不断有流石和泥流的山崖,另一侧就是深渊,道路又是非常的狭窄,一旦对面有车过来,就要远远地找地方避让,如果发现晚了就需要有车退到宽敞地方错车。有几次我们都是退回重新调整方向再前行的,由于有太多的弯道、急弯以及坡度起伏太大,无法看清前面的路况,如果不熟悉再开快,随时有冲下去的危险。

  好在有台当地车带路,小曹说刚才我们在通麦桥被堵就是等他来给我们带路,他们是上帝派来的!

  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们没有一点的睡意,大气都不敢出。眼睛挣得大大的,好在是夜里我们看不见两侧的险情,只是看前面的起伏道路,害怕随时可能出现的落石。刚才饭店人说这条路那次出事后抢修了三天。而今天又断了,到晚上才开通的,我们如果到的早会看到等待的车辆。二十多公里通麦天险我们跑了一个半小时,直到走上好路我们才松口气不再跟前面的车,也放掉后面的车。小曹说:“下次可不能这样走了,这是玩命啊”!他说多亏了车子的性能好啊,这样也刮了几次底盘,但都是泥土,没有什么事。

  后半夜一点我们赶到林芝的大峡谷酒店,这时什么都不想考虑了,太疲乏太累了,睡觉!明天不做安排。可以完全的放松一天!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片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本地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企业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