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科技峰会成为关注焦点,赢得各个行业的CEO青睐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11-12
对于这次科技聚会已经不少人都关注了,加上适当的对内容的旋床,给不少的人带来很确信的态度,毕竟在选择的时候能带来很适当的改变。
 
11月16日,2017凤凰网科技峰会将在北京召开。峰会主题为“新征程·敬匠心”——整个互联网行业已从蔓延两年多时间的资本寒冬中逐渐恢复,大公司加速变革、独角兽层出不穷、新机会此起彼伏,科技行业正在踏上全新的征程;与此同时,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加速融合,商业抽丝剥茧、回归本质,企业家重新关注并寻找“匠心精神”。峰会前夕,我们采访了具有代表性的多位互联网企业家,和最优秀的头脑一起畅想未来。本文为第三期,凤凰科技独家对话嘉宾传媒创始人、CEO吴婷。
“我们做内容的其实都有各种各样的洁癖,会对细节有追求,但创业逻辑是相反的,作为一个领导你只能盯着一个大方向,很多事情你要放弃细节,要心怀大志。”这是吴婷创业一年多以来最大的感受。
 
采访吴婷那天是星期天,原计划晚上7点的采访因为她有个重要的会议,被推后到了晚上8点。与《我有嘉宾》视频访谈节目中那个妆容精致,和行业大佬谈笑风生地干练美女主持人不同,面对凤凰科技记者,做回嘉宾传媒创始人、CEO的吴婷更像是个邻家大姐,素颜且带着难以掩饰的倦容。
 
吴婷,原是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等节目主持人,在2013年辞职后,她花了700天深入到完达山脉制作纪录片《黑蜂的群舞》,并获得了2015“金熊猫”国际纪录片节自然及环境类特别评委奖。随后2016年3月,她一头扎进了内容创业,创办嘉宾传媒并主持一档商业访谈节目《我有嘉宾》。
 
吴婷做这个节目的初心很简单,就是想做一点好的东西。在她看来,做视频节目跟写深度的报道是不一样的,视频一般是大众的东西,很难做到深度。而财经节目原本看的人就少,想把视频内容做得既有趣又有深度,更是难上加难。
 
“我们想做的东西就是去发人深思,叫坐并观天,就是挖的很深,看的很远的意思。”吴婷告诉凤凰科技。对话深圳市优必选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周剑那期节目争议很大,让她感触颇深。
 
这期节目在深圳卫视上映的前一周,她邀请了一些媒体人和投资人提前观看。有的人看完之后觉得周剑是一个很会吹泡泡的人,也有投资人当场就说,我特别想投这样的人。“我特别开心这种争执,看到我们塑造的这个形象,在别人心目当中很立体。”吴婷说,节目正式播出之后,有好几个基金想要找到周剑进行投资,这种成就感让她觉得特别开心。
 
媒体人发现问题并报道出去,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但吴婷最近在思考的是媒体人能不能更进一步,直接去解决问题。“当你从只是去发现问题,变成了帮他解决问题的时候,你的成就感是不一样的,你会觉得我们今天媒体人要做2.0版。”
 
吴婷说创业每天都有可能是最坏的时候,也有可能是最让人兴奋的时候。很多机会都是在做的过程中发现的。在采访了300多名商界领袖之后,她同步做了一个线下访学的“嘉宾派”。这是一个实战型商学院,同时也是对《我是嘉宾》的企业CEO和投资人粉丝的一个线下维护,目前正向着更纵深的内容创业进发。
 
以下是凤凰科技专访吴婷的对话实录,在不影响原意的基础上有所删减。
 
创业,要心怀大志
 
凤凰科技:为什么做《我有嘉宾》这个节目?
 
吴婷:我到现在都想不好答案。这应该是天注定,我自己做节目做了得有十年多才创这个业的,知道什么是好的东西,就想做一点好的东西,初心特别简单,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发生和发展。
 
凤凰科技:跟你以前在电视台做主持有区别?
 
吴婷:有区别,我现在还要管公司,事太多了,所以我也没有精力管的太细。我倒是很有热情做内容,我很羡慕像罗振宇、王凯,他们都有自己的CEO,挺羡慕他们的,我要有个CEO我也很开心的,我只要管方向和内容本身就行了。
 
凤凰科技:创业后你觉得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
 
吴婷:我觉得每天都有可能是最坏的时候,每天也有可能都是让人很兴奋的时候。
 
凤凰科技:现在跟以前在电视台有很大的不同,这一年多你最大的感受和收获是什么?
 
吴婷:心态方面就是会看得很开,你每天都会经历一些所谓挺大的事,比如员工的来来走走,比如一次合作的成功或者失败,能看淡一切。我们做内容的其实都有各种各样的洁癖,会对细节有追求,但创业逻辑是反的,作为一个领导你只能盯着一个大方向,很多事情你要放弃细节,要心怀大志。
 
媒体人2.0,重新发掘深度内容的价值
 
凤凰科技:这些年媒体人出来创业的特别多,你觉得《我有嘉宾》跟其他节目的区别和优势在哪?
 
吴婷:比如说你看优必选这一集,我们其实讨论的是你到底是一个玩具公司还是一个人工智能公司,我们在节目里就想问他,做个机器人公司有什么不好的。做人工智能公司,这个题材是在风口上,价值会显得大一点,好处是公司在融资过程中可能会获得更多,从而你能够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奔着那个更远的目标去。我们都很理解他这个过程当中的心路历程,然后尽可能的把我们深入的思考体现在一档节目里。
 
做节目跟写一篇深度的报道是不一样的,节目很难做到深度,节目一般是大众的东西,视频就是大众的。如果要看一个深度大家多半会选择去看图文,那里面有图表有分析,会看着比较方便。所以你看做财经节目的人就是很少,因为看的人就少,难点就在于你怎么样做到又有趣还有深度,你也可以做到有趣但是会浅一点。我们想做的东西就是去发人深思,叫坐并观天,就是挖的很深,看的很远的意思。有趣就是我们用的一些表达方式,比如说好几条线索,比如说一些冲突。当时这一集节目在上卫视之前一周我们做了一次媒体看片会,然后邀请了一些媒体人跟投资人一起来看,是优必选周剑这一集大家争议很大。
 
有的人看完之后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很会吹泡泡的人,也有投资人当场就说,我特别想投这样的人。我特别开心这种争执,看到我们塑造的这个形象,在别人心目当中很立体。而且事实也证明播完之后好几个基金想要找到周剑投资他们,我觉得特别开心。
 
我最近就在思考,我们媒体人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个时候是不是能够更进一步,干脆直接去解决问题。当你从只是去发现问题,变成了帮他解决问题的时候,你的成就感是不一样的,你会觉得我们今天媒体人要做2.0版。
 
凤凰科技:现在传播渠道特别多,你们是怎么选的?
 
吴婷:上卫视是我们的一个选择,包括未来也是,因为电视台它是影响力和权威的一个输出,它给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我又是从电视台出来的。你说我有这样的情结也好,说我们的节目更适合这种属性的也好,我觉得如果是做这一档商业即时访谈的话,是一定要在卫视上的。除了电视台,还有机场。海航集团的一万多块屏上有我们的节目,也是因为很精准很匹配。另外,我们第一期在PPTV有170多万,在财经节目里很好了。
 
凤凰科技:怎么看待这两年内容渠道的变化?
 
吴婷:就是看你创始人能不能跟上时代和技术的变化了,现在创业都是这样,变化太快了。我怎么看?这由不得我,我只能迎合它,我只能跟它而上。
 
凤凰科技:你们目前有为内容定价吗?
 
吴婷:目前都没有为内容定价,当然如果是他想定制一个纪录片,那是很正常的。我们的盈利方式其实是靠传统的广告模式,而这个广告模式是完全不影响内容的独立性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制作公司都活的很好,但是媒体公司他们是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去盈利的。
 
凤凰科技:如何看待短视频这个风口?
 
吴婷:我们的长项和壁垒是做长视频。跟短视频不同,长视频需要你有更好的故事讲述能力和逻辑能力,我们的长视频剪短就是短视频,但是短视频公司不是都能做长视频的。我们都是很资深的导演,都会讲故事。
 
凤凰科技:很多人说纸媒已死,传统电视媒体也都在走下坡路,你怎么看的?
 
吴婷:我觉得内容本质都是一样的,我是从传统媒体出来的,今天在做有一半是新媒体的事情。我特别不爽很多传统媒体出来的人回来骂传统媒体,其实我们这么多年在传统媒体受到很正规的这些训练跟你直接工作是不一样的,这个行业存在了这么多年一定是有它的规律。我们在传统媒体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所以今天才能生产我们想要的内容。你说那个“死”我觉得应该指的是渠道,其实本质上就是技术的变化。
 
今天有了像今日头条这种机器推荐的模式,导致大家走不出自己的认知牢笼,我关心明星可能就愈发的只能关心到明星。我其实挺不喜欢这种机器推荐的,我觉得人的学习一定是要突破自己的认知,那这个设置就让人很难突破自己的认知。在这种技术的推动下,民智在下降。认识到这一点不只是我,我身边很多人其实都跟我有相同的观点,有一天应该会回归,深度东西的价值一定会被别人挖掘出来,重新认识到。
 
商业化尝试:线下访学嘉宾派
 
凤凰科技:怎么去衡量某家公司值不值得报道?
 
吴婷:选题都要受歧异,有争议的人或事,比如说像一些大炮级的人物,然后就是成长特别快的企业。它能有这么快的进步,所以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我们去探索,它能进步这么快,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个行业风口和风向。我也在给我们公司不断的更新这个目标和愿景。就是期望能做一个价值风向标,把发展特别快的公司,能代表一个新型方向的东西能够提前的去展望和发掘出来,放大他们的价值。
 
凤凰科技:传统公司呢?
 
吴婷:传统公司也有新做法,像三一重工它最近做了一些海外并购,像科大讯飞它也18年了。只不过风口突然起来了,其实它是一个老公司了,然后再比如像美的,美的它从一个传统的制造业企业变成了一个高科技集团。而且收了库卡这么大的一个制造业的巨头,就是他们这些老牌的劲旅,其实有一些新做法也是我们都很关注的。
 
凤凰科技:嘉宾又是怎么挑选的?
 
吴婷:都是创始人,其实我们做的还是人,我们只聊一个话题,把它聊深聊透。你看《十三·邀》我很喜欢,喜欢它做的马东那一集。它也不是每一集都那么出彩,但这一集它的可取之处就是他聊的很深入,它始终在围绕着一个话题,就是马东他在迎合时代,而许知远拒绝迎合。它始终围绕这个在做,会给这一期节目打上一个标签,让大家怎么看都知道在探讨这个话题。
 
凤凰科技:那你采访的这些嘉宾当中,谁对你来说是挑战比较大的呢?
 
吴婷:周航,太难弄了!我之前采访过他一次,那一次他就很难弄,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就说他很难弄这件事。那时候和他不熟,那次采访做完之后,他其实已经被易到架空了,但是他还没有对易到死心。
 
他还在节目里说,乐视像一个白衣骑士一样救了他,如果说乐视是一个人的话,易到就是乐视的腿等等的。当天是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了,就在那么一个情形下去采了他,问他你这个时候你发布你是行业第二,你是无奈之举还是怎么样?
 
他就特别抗拒,什么问题都不回答我,最后做的所有采访提纲都白做了,最后我也不看提纲了,我就跟他瞎聊,聊了半小时,然后就走了。当然这个片子我们最后还是做的很漂亮,然后我还写了一些心得手记。然后他看完之后,他跟我道歉,他说我不应该这样对你,我觉得你们片子做的蛮好的,而且文章写的也很真诚,就跟他交朋友了。
 
后来我们做嘉宾派他还当了我们第一期的学员,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然后他在现在的这个状态下,他会比较放松一点,我前几天还一起在他家喝酒,就说采访一下,聊聊最近的心得。他说好啊,然后我们就安排了一个日子去采,我说这一次肯定就是能聊的比较开了,大家都这么熟了,结果摄像机一架,我就开始问他在当时易到的一些问题,他什么都不说,都崩溃了。
 
凤凰科技:他是不是对镜头有恐惧?
 
吴婷:对,他后来说,不是你和我的问题,是我对镜头的问题。后来我就反着问他,你现在在家有没有反思当时的一些事情,如果你再创业,你这次会怎么做。七绕八绕最后问出了一些信息,反正我就什么招都使尽了。从周五一直问到晚上,还是问出一些东西,他的反思很有价值。可能比直接去问易到和乐视发生的那些事是更有价值的,只不过我们做节目期望有很多落地的东西,聊的也挺好,但他真的好难搞,他永远不配合你。
 
凤凰科技:你们这些粉丝都是比较高知的一些人群,你们是怎么维护这些粉丝用户呢?
 
吴婷:我觉得我还没有很好去维护,这是发展空间。我们现在在用心维护的就是我们自己教育产品所服务的这一群人,非常精心地维护,就我们的嘉宾派这个访学的课程,满意度是100%的,这一群杰出的创业者接近一百个人。
 
嘉宾派就是去各个公司访学,我们公司愿景叫遍访天下公司,记录时代商业。其实我们做的事情挺笨挺重的,视频也是个很重的活,它比写一篇文章和录个音频要麻烦多了。我们这种访学的课程,也是比任何的课程都要难做的,它很难去标准化。你进的每一个企业情况都不一样,你甚至还要一个一个去敲定对方创始人的时间,不断设置你的课程,因为热点总在变等等。我们访学的时候签保密协议、收手机、关摄像机,大家在屋里能够聊的很透,在我们议程设置下能收获到很大的价值,这我就觉得特别好,后面会有价值收割的时候的。
 
凤凰科技:今年你们重点关注哪些领域?
 
吴婷: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这两个都是未来必然趋势。我们今年年初去CES,在那里和从中国过去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碰了头,做了十几期报道。其中有三期纪录片,第一集就是专门说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的,文字也还写了一篇观察。当时采访了很多国际领先的一些技术,觉得很疯狂,很具有未来感,这是我们未来也会一直关注的。
 
11月16日,与吴婷相约2017凤凰网科技峰会,不见不散。
 
虽然是一次不小的聚会,但是对科技上的一些内容会让引导更趋成熟,也许在这个时代,能改变一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不管是哪一种都需要保持基本的兴趣。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