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留学,真的已经失去它的价值了吗?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7-06-25
留学这个词语,曾经是中国学生的一个死命想要的追求,但是在现在关于留学生的负面言论越来越多。留学还真的是我们想要的一种升学渠道吗?
 
清末民初,以孙中山,鲁迅等为代表的第一代留学生怀揣“革命救国”的理念,改写了那个年代的历史;抗战时期,杨振宁、邓稼先等二代留学生把先进的科技带回来,成就了我们科技强国的梦想;改革开放之后,李彦宏,杨澜,陈凯歌等第三代留学生虽不必再顾国忧民,却也纷纷实现了自我价值,在各自的领域叱咤风云。然而提起今天的留学生,许多人心中怕只剩一个字“切~”。留学生是否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面对舆论对留学生的黑化,不回应不代表默认,皆因我们做惯了那“沉默的大多数”。
 
“我家孩子要出国留学了。”
 
(切~谁家没几个出国的)
 
“我家孩子学成归国了。”
 
(切~还不是没本事留下)
 
“我家孩子拿了绿卡了。”
 
(切~叛国贼!)
 
新闻标题——留学生飙车,车毁人亡
 
(切~富二代,不学好)
 
——留学生难过英语关,就业前景堪忧
 
(切~我说什么来着~)
 
……
 
留学生被唱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俗话说,“一等毕业生就业,二等考研,三等出国”。而我似乎做了一个更次等的决定,读大二那年,有了出国的打算,为此特地拜托一个曾经游学澳洲的老师推荐合适的学校。得到的回应却是“你疯了吧,现在出国,两年的时间岂不都荒废了,等毕业再来找我。”本作好准备领受醍醐灌顶,不想却迎面接了一盆冷水。许多人都觉得我大概是疯了,以一个理科生的身份转读文科,这就意味着我要在20岁的“高龄”,跟一帮弟弟妹妹重新读一遍大学。
 
瞻前顾后带不来改变,破釜沉舟才行。
 
人生的长度是由时间决定的,而人生的宽度却靠着回忆来丈量。这些回忆里,有的不堪回首,有的却历久弥新,四年的留学生活是同时带给我这两种极端体验的一段经历。六年过去了,任何有关留学生的新闻报道,来自老同学的问候,或者只是图书馆里抱着笔记本码字的一个年轻的剪影,都能轻而易举地把我带回去那段时光。
 
读了一本新书《留学改变我的世界》,书中主要记录改革开放之后那一代留学生的心路历程。看他们如何通过留学改变他们的命运,改变他们所从事的领域,进而改变整个中国,我问自己,新一代的留学生是否除了给自己“镀金”,便一无是处了?
 
“留学是否能改变我的世界”或许是个伪命题,我不曾也不愿设想如果当年选择留下会不会更好,因为这样毫无意义。只是留学这段经历一定带给我什么特别的生命印记,有关成长,无关功利。
 
1. 留学让我学会用简单的方式活出丰富。
 
我对于个别留学生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生活有所耳闻,然而身边的朋友却大多行色匆匆于家—图书馆—打工地点三点一线间。每个人都憧憬着不尽相同的未来,却有着同样回不去的过往。
 
虽然在国内读大学时,也有过坐绿皮火车,站10个小时回家的体验,如今看来不过是作。悠哉悠哉的日子,不作起来总不够精彩。
 
出国后,每天的日子看似更作,却是再真实不过的日常。老板通常不喜欢员工偷懒,每份工作的老板却对我“格外开恩”,允许我在工作的闲暇里看教授指定的书目;即便如此,也还是常常论文写到夜深人静,睡两个小时又去上课或打工。出国后第一次掉眼泪,竟是因为不小心删掉了论文的存档,不得不重新熬夜写到天亮。现在提起,不过蠢事一桩,然而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倘若地震来了,也一定先救电脑。毕业时,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Dean's Merit List(优秀学生榜)上面,第一次觉得快乐可以如此单纯而具体。
 
偶尔也会在喘息的空间里,回忆坐绿皮火车的日子。
 
2.留学让我学会用谦卑的姿态表达骄傲。
 
读语言学校时,同学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一次阅读考试,我得了39分(40满分),老师将试卷递到我手中,夸了几句,同学间起了寥寥的掌声。试卷到手,却发现算错了分数,加来减去,也只得36分。想去找老师改成绩,如此一来,分数减了也罢,却更扫了老师的面子。踟蹰良久,还是去找老师道明缘由。不想她比先前还兴奋,大笔一挥,写了37分,“多一分奖励你的诚实”。同学间又响起掌声,10秒之久。
 
从小受了十几年的爱国主义教育,那一刻起,似才有了用武之地。而此前,爱国主义只对我有过两次“微醺”,一次是香港回归,另一次是申奥成功,似乎有种什么情感在我心中发酵,那大概便是骄傲。而此时的感觉竟与那两次一般无二,却与成绩无关。
 
出了国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国。从以前的我行我素,到现在的谨小慎微,我明白即便做了正确的事,我也没什么立场代表国人,然而无论错误多小,那便是整个中国的缩影。
 
3.留学教会我尊重别人是彰显自我的前提。
 
12年中小学教育,据理力争式的议论文写作模式,让我在初写论文时遇到了很大的障碍。几乎用了一整年的时间,我才习惯于若想言之有理,必先言之有据。
 
爱因斯坦说,“教育就是忘记了学校所学的一切之后剩下的东西。”
 
毕业后,由于工作原因,我时常需要与来自中东地区的穆斯林打交道。还记得有几位初见我颈上的十字架项链,从开始的尴尬转变为事事刁难,不想今天我们甚至可以心平气和地聊聊信仰。我似乎完成了一场仪式,一场与过去那个倔强,执拗,爱钻牛角尖的自己告别的仪式—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我的留学生活虽不似前辈们那般或峥嵘,或辉煌,但至少没任其蹉跎了去。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形容,我想便是“不悔”。虽然一路插曲不断,荆棘丛生,往小了说,至少如今有资可写,不致无病呻吟;往大了说,我收获了拥抱改变的能力。我深信即便当今留学生的影响力不若往昔的广泛深刻,我们依旧继承了前辈们那种改变的力量。
 
杨澜被问及为何在事业如日中天时,辞去《正大综艺》主持,选择留学。她答“人活这一辈子,我不想只做一个喉舌,还是希望对这个世界能有些自己的见解和观点。”
 
与其说留学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不如说留学能带来改变的力量。人若不固步自封,懂得适时走出自己的舒适圈,也便无意间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留学之于我,不乏艰辛,却也收获颇丰;有忐忑,却无迷惘;是“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更是“孤勇之后,世界尽在眼前”。
 
每一个提升自己的方法中,都会有负面的消息和典型。但是我们并不一定会重复这样的事件,在相同的机会与环境面前,坚持、相信自己的人才能够得到成功。
    责任编辑:admin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