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家庭 >

豪门婚宴让一个家庭击垮,这样好吗?

来源: 未知 作者: 小琪 发布时间:2019-06-07
到了年龄就要面临结婚,现在是一个女多男少的时代,因此结婚也是被炒的越来越接受不了,买房买车,还要彩礼,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根本支付不起。
豪门婚宴让一个家庭击垮,这样好吗?
1
 
故事要从我结婚时说起。
 
2012年,我与认识三年的女友准备结婚,按当时的彩礼水平,岳父母要了五万元彩礼,外带四金(金戒指、项链、手镯、耳坠)三万元,以及其他需要的开销,总共需要开支十万。
 
父亲几乎每天在我面前念叨:家里很困难,没有存款,去年盖房子花掉了七十几万,给你妈看病花掉十几万,还有家里吃饭、供你弟弟念书,我和你妈一辈子的积蓄连个渣都没剩。
 
其实我知道他在说谎,盖房时我也在场,按当时钢筋水泥算,一个平米的造价就是1000多,我们家的房子是上下两层260平,一楼父母住(将来留给弟弟),二楼做婚房,装修买家具一共花了十万,最多40万足矣。我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去年去了省城看病花了六万多,还报销了四万多呢,弟弟在一所军校读书,不但学费全免,还有补助,家里不用花一分钱,弟弟有时候还往回来打钱,我真不知道父亲为何要在我跟前哭穷。
 
后来我才明白,父亲有自己的小算盘,他知道了我的女友已经怀孕的事,想让我以此为要挟,跟她家里协商一下,少些彩礼。但这话我实在没办法说出口,他们家就一个女儿,再说我的岳父母是很讲道理的人,在谈婚前早已打听好了行市,并没有漫天要价,跟那些动辄十几万二十几万的比起来,算是很讲道理了。
 
我女朋友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催促着我结婚,而我自己的存款只能拿出两万多,急的没办法,我便给弟弟打了电话。
 
弟弟在电话里跟父亲大吵了一架,他嫌父亲这事儿办的丢脸。他又给大伯打了电话,大伯第二天就来家里劝父亲。
 
那天我陪着大伯和父亲喝了许多酒,也聊了许多,大伯喝多了,揽着父亲的肩膀说:“兄弟,自古以来的道理是老子欠儿子一个媳妇,儿子欠老子四片板儿(指棺材),天经地义,这钱你得硬硬朗朗的出。”
 
过了几天,父亲把我从学校叫回来,给了我一张卡,说里头有十二万,全是他贷的,利息由他付,本金我自己还,五年内还清就行。
 
弟弟知道后又打电话和父亲吵了一架,他在电话里哭了,骂父亲做的太过分,给自己刚结婚的儿子背上那么多的债。他又要了我的卡号,给我打过来一万块他攒的生活费。我感激弟弟能为我出头,心中暗下决心,等弟弟结婚,我一定要好好帮他。
 
听大伯说他们小时候都吃过许多苦,尤其是父亲曾在陕西一带讨饭时差点被狼吃掉,导致父亲太爱钱,一生都在收藏钱,即便是后来做生意发了小财,也舍不得乱花一分一毫,他没有多少爱好,至今抽劣质烟喝便宜酒,一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攒钱。
 
大伯在知道父亲强加给我的债务之后劝过父亲几次,但都无果,只好向我暗示:“儿欠老子钱,有就还,没也闲(没关系)!”
 
2
 
婚后,我和妻子精打细算,工资几乎全部用来给“别人”还债,到2015年,终于全部还清了。
 
弟弟军校也毕业了,他放弃了父亲千方百计托关系换来去部队工作的机会,而是去了福建,找了份什么工作也不给我们说,他在微信跟我聊天时说他不想受父亲控制,只要是父亲替他安排的他一概拒绝,而且,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横空出世了……
 
过年放假,他带回来了那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回家前,他打电话要求我们提前做好安排:购买新的床上用品,必须是名牌;家里的餐具水杯锅碗瓢盆全部换新,必须清理掉家中所有的无用杂物,保持内外整洁,茶几上要有果盘,别老是自家种的苹果,得是本地没有的才行。他说他女朋友是富二代,至于有多富,让我们放开想象力尽情的猜。
 
父亲小声抱怨:“就是接待国家领导人也没这么大的排场,这得花多少钱啊。”
 
母亲倒是很高兴,毕竟是儿子讨媳妇的事,她和我妻子忙出忙进好多天,终于在弟弟回来前按要求做好了一切准备。妻子忍不住偷偷向我抱怨,都是儿媳妇,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我只好多说好话哄哄她。
 
腊月二十九,我和妻子去汽车站接站,弟弟下车就招手,热情如火,给我们互相做了介绍,弟媳叫小涵。我打量了她,并不像弟弟说的那么天生丽质,个子不足一米五,圆脸,长的很普通,属于扔在人群中找不出来那种。而我弟弟一米八五,体态健硕,长相帅气,酷似李易峰,两人站一起感觉很不搭。
 
回到家,母亲做了许多家乡菜,她却没怎么动筷子,母亲再三劝她多吃点,她笑笑说车上吃过了,还不饿。倒是她谈吐很得体,像个大家闺秀。
 
晚上,她说要让我弟弟带她出去县城里转转,熟悉熟悉他从小生活的地方。一直到夜里十点多也没回家。我很诧异,他们只在家呆三天,不该多陪陪父母吗?我偷偷给他发了短信,他没回。
 
我们一家人坐在客厅等,弟弟两年多没回家,我们都有点想他,想知道这两年他的工作、生活,关于他的一切,但他快到午夜了也没有出现。母亲等得不耐烦,给他打了个电话,弟弟在电话里说他们在L酒店定了房,晚上不回来了,因为小涵水土不服,身体不舒服,已经休息了。母亲没有说话就挂上了电话,父亲很生气,大骂说:“什么儿媳妇,就这么看不起我们吗?看她那德行,长得还没有我的摩托车高,还挑三拣四,L酒店一晚上七百多……”
 
大年初三的下午,弟弟和他媳妇要走了,临行前父亲问了这几天他们的开销,弟弟说不多,就一万过一点。父亲惊得合不上嘴,骂他败家混蛋,弟弟向父亲透了个底儿,他媳妇家是当地有名的建筑商,资产过亿,名下有多少企业,多少酒店,多少豪车,说他们婚后岳父直接给他一个企业经营。
 
弟弟口若悬河,说的就跟女富豪重金求子的广告一样玄乎,但我还是支持他,希望他过上幸福富足的好日子。我还为此劝过父亲,他也就接受了,毕竟儿子入赘豪门,将来衣食无忧,说不上我们也能沾上点光,要真如弟弟所说,人家随便掉点骨头渣也能让我们锅满钵盈。
 
3
 
半年后,弟弟说他岳父母要来我们家商讨结婚事宜。他说的如临大敌,我们必须举全家之力做好这次接待工作,毕竟人家是富豪,太寒酸了被人看不起。
 
他们来了五个人:岳父母、小姨、小两口,我找同事借了辆七座的面的去接站,弟弟一路黑脸,批评我说怎么找了个这车,他岳父倒很大度,说没事没事,车就是个工具,好坏都能拉到地方,弟弟却一路向他们家人道歉。他的岳父很儒雅,谈吐也很得体,不像一般的暴发户那么飞扬跋扈,岳母就是个阔太太,长髻盘起,说话温柔,显得温良恭俭让。
 
我的感觉是这一家人很有修养,并不像网上流传的富人那样难以接近,他们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种大度。倒是弟弟太过于谨小慎微。
 
父亲因为吃过一次亏,再没有摆家宴,那天也难得大气了一次,在我们县最好的四星级酒店摆了一桌酒席,还请了德高望重的大伯作陪,大伯虽是小生意人出身,讲的话却都很得体,所以那顿饭吃的很融洽,我们都喝了不少酒,弟弟长舒了一口气,吃完饭,我去吧台结账,酒店房间是提前订好的,弟弟跟过来问我,我告诉他本来定了一个单间两个标间,弟弟强行换了,换成总统套房和两个豪标。
 
第二天,我又借了一辆好点的车拉他们去附近几个旅游景点转了转,几个景点离城比较远,坐车来回三个小时,景点又没有开发好,我看得出来大家都有点扫兴,好在他们不计较,只是说坐车有点累,在我们家看了看房子就要回酒店休息。
 
按我们这里的规矩,女方到男方家看房子基本是同意了婚姻的,看房需要封红包,这红包怎么封又成了问题。我们这里一般是给双亲封八百,其他人四百,有的小户人家封二百也是常事,但人家是富豪,资产过亿,能瞧上几百块钱的事吗?弟弟直接下了指标,他媳妇20000,岳父母每人10000,小姨8888,我们直接傻了眼,家里哪儿有这么多现金。弟弟跟父亲发了火,他知道这钱拿的出来,只是父亲舍不得拿,今天要是给他丢了人现了眼,黄了他的婚姻,他一辈子没完。
 
母亲很宠弟弟,忙去大伯家借了钱,家里凑了凑,才封好了红包,父亲那晚心疼的一夜没睡。隔几分钟叹口气,对母亲喊一声:“婚姻还是要门当户对呀!”
 
呆了两天,小涵的父母急着回去,说最近一个大项目在投标,离不得人,我们准备了许多礼品,他们都不带,说来已经很打扰了,东西实在不好带,如果一定要带,那就请我们快递一箱土特产——浆水,回去吃浆水面,并邀请我们过段时间务必去一趟他们那里,商定大婚日期,这也是他们的习俗,我们自然满口答应。
 
4
 
2016年国庆节,弟弟再次打电话来,邀请我们去福建,正好赶上放假,我们便去了他们所在的K城。
 
那次我和妻子、父母四人真正感受到无限荣耀。
 
下了飞机,弟弟和小涵开着奔驰越野来接我们,说在某个五星级酒店定了房间,让我们先吃饭休息,然后带我们去城里玩玩。
 
我们到酒店时,小涵的父母已经等在那里,寒暄了几句,他父亲说在这里随便吃,随便玩,这酒店是他的。我们暗自惊叹,弟弟指着对面的一座大厦,说这大厦也是“爸爸”的。他已经提前改了口。
 
小涵的父母陪我们吃了顿饭,定了结婚的日子,决定办两场婚宴,第一场在K城办,算嫁女宴,由女方出资办,第二场在我们县办,才是我们家娶媳妇。饭后,他让我们休息休息,第二天带我们去玩。
 
晚上,弟弟给我们一人一张房卡,告诉我都是豪华间。和弟弟在外面抽烟聊天时他才告诉我,本来岳父给父母要的是总统套房,但今晚有别的客人要,他给换了,因为酒店已经给他小两口入了股了,赚的钱有他一份,父母没见过世面,住豪华间已经挺满足了。
 
我听后心里很不舒服,父母辛苦一辈子,做什么都精打细算的,错过这个机会,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花钱住这么贵的酒店,人一生能享受几回。但我没说出口,弟弟从小各样都比我优秀,拿第一,上名校,比我更听话,给父母长足了脸,他应该比我更懂得孝敬父母,而且从现在来看,他也比我更有能力让父母享受生活。
 
第二天,弟弟和他岳母陪我们玩了一天。走到一个景点,弟弟会指着一座山说这也是爸爸承包的,路过一个小区,弟弟会说这是爸爸旗下某个公司建设的,路过某个大厦,弟弟说这也是爸爸旗下的。我们暗自咂舌,以前只是听说人家富,没什么概念,现在亲眼见到了才知道到底有多富,我们便为弟弟高兴。
 
回去的飞机上,父亲咬咬牙说:“就是拆房卖院,也要把老二的婚礼办的体体面面,不给老二丢人。”
 
5
 
K城的婚期定于十二月份,因为是女方的嫁女婚宴,我们这边只有父母代表男方去参加。
 
我在家里筹备这边的婚礼,弟弟电话里通知我,女方到时候会来二十个人左右,让我安排好食宿,不能丢人。我便问他怎么才算不丢人,他给我列了一长串清单,订客房时每人一个豪华单间,就订在唯一的那家星级酒店里。每个房间里要提前放置水果盘、干果盘、香烟(中华)、茶叶(小罐龙井)等;婚礼前的一日三餐都按最好的标准订;要到租车公司包五辆二十万以上的车负责婚礼前后的出行问题,能千里迢迢来到咱们甘肃的山沟里参加婚礼的都是至亲,也都是集团的重要人物,马虎不得;婚礼当天的酒席,要按最贵的标准,各个菜系、海鲜河鲜搭配好,当然小地方最贵的酒席也贵不到哪里去;还有婚庆公司,他们在K城订的婚庆全套38万,怎么也不能比那边差太多。
 
我说弟呀,咱们这边最贵的婚庆也就3800,哪里找那么高端的呀。
 
他说那就去市里找,要不省里找,总之不能太丢人。
 
我暗自算了个账,住店算两天,房费及其他配套费用每天算2000,二十人呆两天就得四万,酒席我问了最贵的一桌两千过一些,若包含烟酒,算全套2500,办30桌就得75000。这里搭份子行情人均100左右,根本收不回本,包车和省城请的婚庆下来最便宜也得七八万,合计一下这场婚礼办下来怎么也得近二十万。
 
我把这事跟父亲打电话说了,他叫苦不迭,抱怨了一阵,他才感叹:“我们这些穷人家,怎么敢去高攀人家豪门哟。”
 
而我弟弟,他竟没有打来一分钱,他说他的钱全部入股到他爸爸的集团公司了。他告诉父亲,婚礼的钱必须家里出,将来他发达了,一定还给我们,加算利息。
 
父母回家后,问我的意见,当年我结婚时他们勒掯过我,现在弟弟结婚却掏空了家底,担心我有意见。我记得当年弟弟为了我和父亲吵架的情景,让我感动至今,投桃报李,只能支持父亲将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弟弟办婚礼。但因为付了十几万元的彩礼、压箱钱以及看房红包,已经将家里掏了个底朝天,现在根本拿不出多少,我们只好去借,能借的亲戚都借了,我又从我的岳父母跟前借了五万,为此老婆跟我翻了脸,她没有忘记我们结婚时父母的刁难。实在没有办法,父亲到小额贷款公司二分利贷了十万元,才给弟弟凑够了办婚礼的钱。
 
婚礼前,女方父母又提出要求,他们给女儿女婿封十万元的红包,但要求兑换成金币,这是他们那边的习俗。
 
父亲没有领会人家的意思,跑来和我商量,是兑换成硬币么?我说不像吧,十万元兑换硬币那得挑好几框啊,是兑换成金条吧。
 
就这样,婚礼办的很别扭,跟他们女方的豪门宴比起来寒酸太多,小涵一直黑面,即便是主持人让她笑她也没笑。女方父母倒没有说什么,但我从他们亲戚的表情上看到些许的讥笑与不屑。
 
我们这边的亲戚朋友却都觉得这是他们参加过的最顶尖的婚礼了,一路惊叹不已。
 
亲戚中有个表哥,那天喝醉了酒,揽着我的胳膊说:“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你们兄弟俩结婚,你是娶媳妇,老二是嫁姑爷呢,哈哈哈哈……”
 
我从那一刻起才实实在在感受到门不当户不对所带来的精神压力,我相信父母也很懊恼,但他们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弟弟婚后第三天就离开了家,他的婚房基本没有动,现在一年也回不了一两次家,电话也很少打来,今年到目前为止一次也没回来过。
 
我们家从弟弟的婚礼结束后就陷入困境,贷款一时半会还不上,亲戚和信贷公司的催债电话不断打来,我们每天活在惶恐之中。
 
我们算是彻底破产了,父亲本来已经五十好几,不得不又出来做生意,闲下来出去跑黑车。母亲也放弃了清闲日子,在中学门口支了个摊卖菜夹饼。我实在没有办法,又业余办了个英语补习学校,苍天保佑,学生挺多,收入全部用来还债,生活从此暗无天日。
 
现在的在这种结婚现状其实四很不健康的,父母辛苦了一辈子,上了年纪还要因为儿子的结婚背上欠债,而年轻人一结婚就开始有存款,一个婚宴击垮一个家庭实在不应该。
    责任编辑:小琪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