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水滴筹,我们现在该如何来面对

来源: 未知 作者: 小琪 发布时间:2019-05-08
不知从什么时候水滴筹出现在社会上,通过平台来收集社会的爱心,来帮助那些实际需要帮助的人。可是时间久了总有人心怀叵测,谋取私利。
水滴筹,我们现在该如何来面对
陈毛川称,要实现众筹平台的规范,首先监管政策要跟上,在准入、退出、惩治、操作规范上要有一定的规定,但监管政策往往是滞后于创新。
 
“朋友的家人,希望大家能帮一帮。”5月6日,姜强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水滴筹爱心接力的链接,并附上前述这段话。
 
在微信朋友圈里,水滴筹并不陌生。然而,这一被许多人视为“救命稻草”的新兴事物,却一再陷入舆论漩涡。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突发脑溢血,在拥有车辆、房产的条件下,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这遭到部分网友质疑,被指“骗捐”,甚至登榜微博热搜。
 
在德云社和吴帅的妻子张泓艺相继释疑后,网友又将矛头指向水滴筹,质疑为何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如何为爱心保驾护航?
 
这件事也凸显了商业保险的重要性。一位保险业人士坦言,吴帅患的“脑溢血”所致“失语、偏瘫”,恰恰就是在商业重疾保险中的“脑中风后遗症”的理赔范围内。基本医疗保险是对大病发生的医疗费用进一步做保障的制度安排,而商业重疾保险则会解决因大病产生的高额医疗费用给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和负担。“商业保险,一定得有!”
 
平台“没有资格审核车产和房产”?
 
面对网友的质疑,5月4日,卷入其中的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吴帅系德云社签约演员,具有北京医保,且德云社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之前吴帅之妻发起的水滴筹众筹系其私人行为,对于吴帅之前受捐的款项,家属表示将按照平台规则由平台方直接划入医院账户,用于吴帅后续的治疗,且相关花费的明细将由家属自行公开。
 
吴帅的妻子张泓艺在网络上解释称:“100万元是众筹的上限额度,截至5月3日晚已经筹到148184元,筹集费用暂时够用,水滴筹已经关闭。两套房子都是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均无法出售。车为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日常出行很是麻烦,何况家中还有两个老人,从昌平南口到天坛医院六十公里,车不能卖。自己并不存在骗捐、逼捐的行为。”
 
对此,北京工商大学保险专业副主任宋占军表示,德云社演员患病众筹引起的社会质疑,反映了患者家属与社会公众对网络慈善筹款认识的显著差异。网络慈善筹款不同于一般的网络众筹,而是基于扶贫济困自愿开展的公益活动,是社会公众对陷入灾难家庭的救助。水滴筹由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并非民政部认定的慈善组织,仅为发起人与赠与人提供技术服务的网络渠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滴筹对外回应时表示:审核信息没有界定“有车有房就完全不能发起筹款”,但前提是“要按照平台的规定,去提交这些相应的证明材料”。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只能要求发起人公开说明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去做公示”,“社会人士可以根据自己判断,选择去帮助他或是不帮助他”。勾选“贫困户”系发起人误操作,已进行了修改。平台曾与医院联系,但由于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医院没有办法给出确切花费。
 
其中,“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的解释再度引发网友质疑。一位网友表示:“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资产,如何保证爱心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这并非水滴筹等网络众筹平台第一次出现类似争议。此前,经过一系列争议后,水滴筹也曾通过规范审核流程、上线客服团队、发展线下团队等方式审核求助者的真实性。
 
易观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陈毛川表示:“如果平台对个人资产进行审核,运营成本将会大幅上升,需要到金融机构核查,以及专业机构资产调查等。这些工作成本是很高的。”
 
不过,一位网络众筹从业者认为:“平台只能要求发起人最大化、真实地公示患者相关信息,大家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帮助与否,很多都是在熟人圈子里传递,大家是互相了解的。”
 
陈毛川续称,要实现众筹平台的规范,首先监管政策要跟上,在准入、退出、惩治、操作规范上要有一定的规定,但监管政策往往是滞后于创新。网络众筹本身属于一种创新模式,并且网络众筹涉及面众多,有基于各种目的的众筹,所以监管困难,目前来看规范比较依赖于平台自身。
 
宋占军指出:“在网络慈善筹款市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网络筹款平台放松了对筹款人个人资产等信息的审核。下一步,应逐渐推动网络筹款平台转型成为《慈善法》认定的慈善组织,建立健全内部治理结构,明确决策、执行、监督等方面的职责权限,推动我国慈善事业的规范发展。”
 
主动购买商业保险人数大增
 
值得一提的是,德云社在回应中称:经沟通,家属表示对于现行医疗保险的相关政策了解不足,但现在其已经进一步了解了相关政策的内容,并对后续治疗抱有信心。
 
不仅是医疗保险,不少保险业人士指出,这件事也凸显了商业保险的重要性。太平人寿市场总监乔宁解释称:“很多人觉得有了基本医疗保险就不用再购买商业重疾保险,其实两者是有很大的区别,并不矛盾。”
 
具体而言,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这两种保险目的不同。医疗保险和新农合是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是对基本医疗保险的一种补充。但无论是哪种,实际上都是对城乡居民大病发生的医疗费用进一步做保障的制度安排,主要目的是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商业重疾保险不同,商业重疾保险主要是要解决因大病产生的高额医疗费用给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和负担,确保生活质量和水平不因大病而受到严重影响。
 
另一方面,这两类保险保障的内容和赔付条件不同。无论是医疗保险包括新农合,还是大病保险,主要是对个人承担的合规的医疗费用给予保障,通俗来说是一种报销型的,即在医院医疗之后可以报销。商业重疾保险不同,商业重疾保险是要按照保险条款的约定,当被保险人发生重疾以后诊断了即可赔付。“假如说一个人购买了50万元保额的商业重疾保险,只要发生的重疾是在条款规定之内,确诊之后,保险公司就会把50万元赔款直接给你。”乔宁解释称。
 
商业保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位互联网保险人士表示,在其网站购买商业重疾保险的行为往往发生在晚上,“可能是大家加班的过程中,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份商业保险。”
 
以心血管疾病和癌症为例,呈现出患病概率呈年轻化趋势。《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显示,我国心血管病死亡率居首位,高于癌症及其他疾病,平均每年有260万人死于心脑血管疾病,每13秒死亡1人。北京市急性心肌梗死发病监测信息平台显示,心肌梗塞的发病率呈年轻化趋势,上升幅度主要集中在25岁以上人群,特别是35岁-44岁之间,3年增加了31.8%。
 
《2018全球癌症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预计有1810万癌症新发病例和960万癌症死亡病例,其中我国新增病例数占380.4万例,死亡病例数占229.6万例。这意味着,我国每天有超过1万人确诊癌症,平均每分钟有7个人得癌症。
 
慧择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副总裁蒋力表示,商业保险在整个社会的需求越来越多。令人欣慰的是,“二十年前,我还在航空行业工作,当销售机票的同事向旅客推荐航意险时,旅客嗤之以鼻;前几年,我去维修电子产品时,把微信留给店员方便通知维修好后来取,他在我微信朋友圈看见一条重疾险购买链接,咨询我是否可以为他朋友购买一份保险;前几天,一位90后告诉我,他身边的朋友都是主动购买的重疾险和健康险。”
 
深圳华博精算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王晓波坦言,老百姓一直都是非常有保险意识的,但实际上最大的原因是“真没钱”或“不想多花钱”。近年来,保险公司在商业重疾保险上也颇下功夫。“重疾险责任越来越多,保障范围越来越广,费率却越来越低,主动购买保险的人也多了起来,如果能保持创新步伐,覆盖更多的人群,特别是加大小额保险发展力度,我国的保险密度和保险深度提升至国际平均水平,指日可待。”
 
群众的爱心是相当的春节而且不可玷污的,不管事情经过究竟如何,但是以自己利益为目的的事情千万不可做。希望水滴筹可以帮助到越来越多的人。
    责任编辑:小琪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