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

中国妇女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德云社募捐之后新鲜事频出

来源: 未知 作者: 小琪 发布时间:2019-05-07
德云社现在是火的很,尤其是小岳岳走上舞台以后更是将德云社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最近在募捐事件之后却看到了一些人确实言过其实。
德云社募捐之后新鲜事频出
伴随着德云社演员的筹款事件,筹款平台水滴筹被卷入了舆论漩涡。
 
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突发脑出血经抢救后住院治疗,其家人于5月1日在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的筹款,截至5月3日筹款关闭时,共获得5269次帮助,筹集金额达14.8万元。
 
但这一筹款行为引发了巨大争议,有网友质疑称,吴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有医保,为何还会发起巨额众筹。对此,吴帅的妻子回应称,两套房子是公租房无法出售,而价值13万元的车辆为婚前购置,且因为日常出行麻烦、医院离家远,“车不能卖”。
 
5月4日,德云社发布微博表示,吴帅在北京确实有医保,且公司已在内部展开募捐,公司及郭德纲本人也会给予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德云社同时称,吴帅妻子发起的水滴筹为其私人行为。
 
同日,水滴筹也通过媒体回应称,水滴筹没有资格去审核筹款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只能是要求发起人去公开说明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5月5日,水滴筹再发声明,称当前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有效的核实情况。
 
此言论一出,作为筹款平台,却无法明确发起人真实的经济状况,在只有发起人一面之词的情况下,平台是否会为诈捐、骗捐者提供可乘之机,是否助长了对社会爱心的透支,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其实,自2016年起网络筹款站上风口以来,关于它的争议就从未停止。
 
什么人才有资格筹款
 
在吴帅妻子发布筹款项目之前,关于有房有车有经济实力、却选择号召网友爱心捐助的事件,最为人知的或许应该算2016年发生的罗一笑事件了。
 
2016年底,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中称5岁的小女孩罗一笑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每天需要花费巨额医疗费。文中还称,文章每经过一次转发,就有公司向罗一笑多提供善款1元钱。在引发高度关注的同时,有大量网友通过赞赏罗一笑父亲微信公众号的方式献出爱心,短时间内涌入的巨大流量甚至冲破了微信1天最高赞赏额度5万元的限制,累计善款超过了250万元。
 
但随即有网友爆出,罗一笑的父亲名下在深圳、东莞有三套房产,总价值超过百万;经过医保报销,罗一笑原本20多万元的医疗费,目前个人需要承担的金额仅有3万余元。对此,罗一笑的父亲在接受深圳当地媒体采访时称,三套房子中有一套要留给儿子,一套在妻子名下,一套要留着养老用。
 
至此,原本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的爱心事件落得一地鸡毛,微信也宣布将公众号收到的打赏善款全部退回。
 
2019年3月,武汉一女子在筹款平台轻松筹上称,自己被查出患有鼻咽癌,而本身家庭并不富裕,需要筹钱看病。在一天时间内,这名女子筹集到善款20万元。但随后有网友表示,这名女子名下有房有车,自己开了6家网店,还是一家曾获天使轮投资的公司董事长。
 
不仅如此,当有网友向她提问为何不先向亲戚朋友借款、而选择网络筹款时,她回复称,“借钱需要还”。最终,在舆论的关注下,这名女子将筹集到的20万元全部退回。
 
如何保证爱心被善待
 
除了筹款发起人本身的经济实力得不到确认,对发起人提供信息的有效审核、如何确保筹集到的善款被合理使用,也都是摆在网络筹款平台面前的难题。
 
2018年5月,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经测试,使用虚假的诊断证明及住院证明、真实的身份信息,在水滴筹、爱心筹、轻松筹三大网络筹款平台上均可顺利发起筹款求助,并最终成功提现。
 
而在此之前,几家平台均表示,平台设有专门的信息审核部门,有专人审核筹款发起人提供新的真实性。
 
在此之后,平台又纷纷宣布将会积极整改,如派出志愿者到医院进行视频验证等。但有相关人士指出,这种方法耗用大量的人力成本,且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
 
即便发起筹款的信息真实,也不能保证筹款被妥善使用。2019年3月,水滴筹就曾起诉一名用户要求其返回善款。水滴筹称,平台收到举报,该名用户在平台上筹集到15万余元的善款后,并没有将其全部用于儿子的疾病治疗,而是将部分钱款用于偿还家庭债务。
 
440亿元巨额善款
 
2016年,水滴筹、轻松筹和爱心筹等网络筹款平台集中拿到了多轮融资,除爱心筹未披露具体数字外,截至目前,创始人出身于美团的水滴筹共融资7.1亿元,出身于IDG资本的轻松筹共获融资4.2亿元。
 
在资本的助推下,截至2019年4月,水滴筹的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次;轻松筹的累计筹款金额为320亿元,注册用户6亿人。合计440亿元的巨额善款,数字上约相当于茅台集团在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目标。
 
针对筹款需求大、平台审核难度高等问题,早在2018年10月,这三家筹款平台就曾推出《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旨在加强平台自律、提高风险防范水平、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但即便如此,相关问题仍然存在。知名法律人士唐有讼对AI财经社表示,从现实角度来看,水滴筹等筹款平台确实无权去查证房产等信息,但他建议将这些筹款平台计入个人征信,把那些“钻空子”筹钱的人拉入个人征信黑名单,限制他们的贷款和高消费,从而遏制造假现象。
 
其实我觉得捐款本身是一件善事,但是总有一些人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谋取利益。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爱自己、爱别人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责任编辑:小琪

    本地

    警方打掉编造散布系列“舆情员”

    国内

    资讯排行

    首页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财经 - 摄影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会 - 新鲜 - 民生 - 旅游 - 理财 - 金融 - 政务 - 健康 - 公益 - 生态 - 台湾 - 家居 - 法治 - 时政 - 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国妇女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